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逆转
    这个声音响起的一瞬间,楚泽和敖蟒均是面色一变,对视一眼,眼中闪过骇然。

    而本来准备暂退的敖蟒,也不再退避,而是站在一旁,眼中充满了戏谑。

    守护者,那可是保护妖族血脉,妖兽中皇者的乐土,妖兽界震慑修炼界的强大势力。

    那才是真正,可以撼动修炼界的势力,至于北元宗,看似在很大一片区域内,作威作福。

    但与守护者比起来,只不过是,荧光之于皓月而已。

    守护者中,也不尽是妖兽,因为守护者,看重的是血脉,哪怕是其他族群。

    只要拥有妖兽的皇族血脉,也可以成为守护者庇护的对象。

    本来楚泽,齐成二人听说守护者后,都还对守护者存了一份敬意。

    但听完这位守护者的话后,楚泽和齐成对视一眼,他们均是听出了,这位守护者的不善之意。

    身为修士,跪天,跪地,跪父母祖辈,跪师门恩师,但却从未听过,需要强制让别人下跪的。

    一般来说,强大的势力间,相见拱手一拜,便是大礼,跪拜之礼,根本不会被用到。

    而这位守护者,开口便是如此,楚泽和齐成再度对视一眼,看出了对方眼中的不屑。

    楚泽前世身为元尊,不敬天地,不信鬼神,又何曾向别人下跪。

    而这齐成,虽然看起来平凡,但也是一宗天才,心性自然高傲。

    现在这守护者,明显偏颇敖蟒,齐成又怎会对着守护者下跪。

    即便是不知多么强大的,一位守护者,也无法压下二人的狂傲!

    压下此事,二人心间,又有隐忧,这敖蟒的血脉,现在居然已经得到了,守护者的认可。

    若是放任其成长,只怕必是大患,现在的敖蟒,修为已在二人之上,若今日任其离开……

    况且,此刻的敖蟒,还没有得到守护者的守护,并非是龙族真正一员,现在还尚可出手。

    将其灭杀后,那守护者碍于,各派规矩,定不会直接灭杀二人。

    活着的敖蟒,是龙族血脉,死了的,就是一具尸体。

    齐成在内门中,自有关系,而楚泽,对于这敖蟒,心中也已经遍是杀意了。

    敌人已经太多,又何必在乎多一个呢……

    敖蟒不可留!

    万里外,中年男子面色巨震,从怀中取出一物,往内注入一道白光。

    这件物事,猛然一动,冲入虚空……

    楚泽,齐成二人没有交流,但却同时出手,现在的二人,也不会在乎什么守护者了。

    那守护者,看似声音已至,但以二人目光,又怎会不知,

    这守护者实则极远,还在不知距离的地方,向此处赶来。

    但是距离真正的降临,还是有一定的时间。

    反正今日将这敖蟒,已经伤成此般模样,与守护者没有见面,便已交恶,杀又何妨!

    敖蟒距二人,本就不远,刚才在二人展露气息后,往后稍退,准备逃开。

    但在守护者,声音响起后,敖蟒心下大定,又向二人走了数步,现在距离二人,并非太远。

    楚泽明白,现在的自己,虽然攻击足够,但防御不够。

    只是有速度优势,所以楚泽也没有妄想,一剑封喉,解决战斗。

    而是执剑而上,一招风雷至,逼开敖蟒,率先冲到敖蟒背后。

    狂风引瞬间用出,封住敖蟒的一切退路。

    烈火灵气一动,一道火圈,瞬间包围了敖蟒。

    烈火中的一丝紫气,更是将敖蟒的活动范围,再次缩小

    而且经脉被强化后,楚泽的轻身速度,又提升了约一成。

    而所有剑招,不管是释放速度,还是威力,在经脉得到强化后,都隐约提示两成半左右。

    现在只是拖住敖蟒,并非要击杀,倒也游刃有余,清风剑法下,身形愈加飘逸。

    剑气横扫间,倒也有三分出尘之相,步履连闪,也不与敖蟒缠斗。

    不让其离开即可,渐渐的,人剑相辅相成,以乱云剑的锋锐。

    往往就在敖蟒妖形下,划上一道剑痕,一击得手,即刻闪开,也不逡巡。

    齐成虽慢了三分,但枪影横扫,冲向敖蟒时,运起枪势。

    那杆看似普通的长枪,此刻在齐成手中,爆出了层层枪芒,枪助人势,人震枪威。

    在楚泽之后即将到来。

    而敖蟒也是心下暗悔,听到守护者声音后,一时大意,居然陷入包围中。

    而在楚泽的剑法下,虽然性命无虞,但是每次都会受到轻伤,体内鲜血也在慢慢流失。

    敖蟒也不在突破,眼中也渐渐血红一片。

    怒啸一声,敖蟒不再左冲右突,想着攻击楚泽,而是将目标对准了火圈之外。

    因为敖蟒已经感受到了,对自己威胁最大的,并非是眼前,这些夺目的剑光。

    而是稍远一些,即将到来的枪影,刚刚吃过枪影大亏,敖蟒此刻也不敢等待。

    看着剩余不多的龙气,敖蟒心下一狠,抽出一部分,覆盖在周身上。

    看着周围的烈焰,敖蟒闭上双眼,克制住对火焰的恐惧,猛然撞出火焰的包围。

    楚泽见势不妙,明白这敖蟒,也是动了必走之决心,也不强行阻拦。

    而是剑气一扫,通过剑气的伤害,激怒敖蟒,尽量阻挡敖蟒离开的脚步。

    敖蟒也就在龙气包裹下,一路冲出火圈,舒了口气。

    一声长啸传来:“横岳枪法!”

    运势已成,枪影化为山岳的齐成手持长枪,在万钧一刻,赶到此地。

    枪影化岳,一座巨山为虚影,以长枪为实体,砸向了敖蟒。

    在接连的战斗中,敖蟒虽然履受重伤,却从未有过生死之感。

    但此刻的敖蟒,已经是强弩之末,虽然实力在龙气之下,与巅峰相差不远。

    但此刻,敖蟒的防御,却已经大幅度下降。

    面对齐成这一招,敖蟒居然第一次,有了生死之危的感觉。

    不敢停留,敖蟒速度再快三分,为了逃出枪影覆盖,居然再次化作半人形,开始逃遁。

    楚泽看着齐成的枪影,感受到其间威能,暗叹一声,果然是内门弟子,当真不凡。

    心下暗叹,楚泽也早已离开枪影范围。

    但敖蟒就没有那么好运了,齐成出枪,自然是为了一击必杀,又怎会如此就被敖蟒逃开。

    枪影早已遥遥锁定敖蟒,任凭敖蟒奔袭,也是无济于事。

    在敖蟒最后一声,绝望的呼喊下,枪影狠狠的砸中了敖蟒。

    一击之下,整座山谷,都开始震颤,烟尘四起,身处半空,楚泽都感到了气血翻涌。

    敖蟒的气息,顿时衰弱到了极点。

    齐成喘了口气,到了楚泽身边,一招之下,齐成也是丹田空空。

    楚泽轻笑一声:“应该是结束了吧!”

    齐成耸了耸肩膀,没有回话,但看起来,也是松了口气。

    二人的目光看向谷中,烟尘渐散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