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一战
    剑气一点,出现在谷中,一把长剑闪过,一道身着北元宗内门宗服的人影,

    显现在金袍人之前,喃喃道:“还是你出来了,要不然,这件事情,可不会如此结束的。”

    楚泽听到这个声音,瞳孔猛然一缩,怪不得这声音如此熟悉,原来是林惊澜。

    而这时楚泽的耳边,响起了林惊澜平静,却不容拒绝的声音:“准备接受一个挑战吧!”

    楚泽眉头一皱,还想再问什么,但齐成听到林惊澜的话后,看向楚泽的目光中,遍是哀悯。

    而金袍人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阴霾,轻声道:“那你还想如何呢?”

    林惊澜无动于衷,似是没有听出,金袍人的不喜,剑指一动,指向了谷中敖蟒。

    “我用这个飞天蟒,磨下我北元宗的剑,你没有意见吧?反正你们守护者,要的,只是一些血脉而已,一刻钟后,正式开始。”

    金袍人闻言,心中一跳,只说磨兵器,却未说这飞天蟒的境界,若是提到结丹……

    而林惊澜也自然明白金袍人的想法,冷哼一声:“记住了,给这飞天蟒恢复到筑基中期巅峰即可,若是多一丝,我就宰了这飞天蟒。”

    林惊澜似是在征求金袍人意见,但话语中,却是坚定。

    金袍人闻言苦笑,与林惊澜相熟这么多年,自然明白,这林惊澜是什么意思,

    可北元宗这兵器,也并不是这么好磨的啊,金袍人看了一眼谷中的,楚泽,齐成二人。

    再看了看谷中,看似龙精虎猛,实则却已是油尽灯枯,嘴角一抽。

    对林惊澜的最后一句话,虽心有不喜,但金袍人也明白,这的确是实情。

    守护者在乎的,并非是血脉拥有者的身份,守护者在意的,只是血脉罢了。

    而且也没有必要,因此得罪了林惊澜,金袍人一念至此,也没有在意,林惊澜的最后一句话。

    手一挥,将隐风带到身后,看着隐风身上的剑伤,金袍人叹了口气。

    一道金芒打入隐风体内,然后将隐风送入了虚空。

    金袍人心念一动,又往敖蟒体内,打入一道金芒,冷冷的说:“你只有这一次机会,杀了一会挑战你的人,回到龙族后,我许你大道,杀不了的话,就交出你的血脉,我可以保你一命!”

    敖蟒听着空中,那大人物的对话,心中早有预感,现在预感变成现实,心中也是一寒。

    听着金袍人给出的选择,敖蟒眼中遍是阴霾,金袍人虽然说的是交出血脉,保敖蟒一命。

    但敖蟒又何尝不知,若是此刻交出血脉,只怕片刻后,就会变成这天地间的,一捧尘土。

    而且,即便是死,敖蟒也不想一个兽去死,看了一眼,谷中另一侧的楚泽,敖蟒阴笑一声。

    眼中一寒,敖蟒看着体内慢慢爬升的修为,以及神魂的舒适,慢慢站起,压下心中寒意。

    敖蟒闭上双眼,片刻后缓缓睁开,对着天空中的金袍人一拜:“大人,我愿意接受挑战!不过请大人助我化形成功!”

    金袍人眉头一挑,想了想,觉得也并不违规,而且若能胜出,又有谁希望失败呢。

    手上金芒再动,轻轻打入敖蟒体内。

    敖蟒痛呼一声,化形本就是妖兽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候,现在体内伤势未好。

    又遭此大痛,更是难以忍受,不得不转作妖形,忍受痛苦。

    而另一旁,林惊澜对着楚泽,只说了一句:“我给你个一劳永逸的机会,一刻钟后,你可以去挑战敖蟒,直接下杀手,抹了那条筑基中期巅峰的飞天蟒,守护者不会说什么的……”

    楚泽闻言,眉头一挑,并没有立刻答言,而是陷入了沉默,却并非是畏惧,而是在计算此事是否可行。

    林惊澜看着楚泽陷入沉默,淡淡的说:“机会只有这一次,若是飞天蟒回到妖兽界,收到龙族青睐,你再出手就是与龙族为敌了!”

    楚泽闻言,点了点头,正如林惊澜所说,现在只好如此了。

    若让这敖蟒,回到妖兽中去,必成大患。

    心下一狠,抛去所有顾虑,楚泽明白了,林惊澜所说磨剑的意思。

    看来是把楚泽当成剑,把那敖蟒当成磨刀石了,楚泽心底暗叹一声。

    用筑基中期,给练气者磨剑,倒也算奢侈。

    不过这次真的要谢一谢,这位五长老了,诚然,守护者重视血脉。

    但是更重名声,林惊澜如此做,或许只是存了,历练楚泽的想法。

    但对于楚泽来说,这可是帮了大忙。

    而且楚泽的心里愈加迷惑,这北元宗,和林惊澜,当真是越来越神秘。

    就凭林惊澜,不出兵刃,就能让那金袍人,做出如此让步。

    这位五长老的影响力,只怕已经不亚于一些,真正的大能者了。

    看着林惊澜又欲再说。

    楚泽点了点头,眼中闪过战意,沉声道:“多谢五长老,此事我去了!”

    而一旁的齐成,在林惊澜来了以后,就陷入了沉默,神识也有些奇怪。

    对此,楚泽虽然有些奇怪,但也并未多想,一会要去与敖蟒一战,还是恢复为重。

    感受到远方,敖蟒传来的痛呼,楚泽面色一凝,闪过一抹寒光。

    不知完全化形的妖兽,能否挡的住血狼阵法呢……

    而林惊澜对于楚泽的话,点了点头,有些不以为许。

    而是走到了林飞花的面前,长剑放在林飞花前面,一道剑意涌入林飞花灵体中。

    林飞花的灵体,虽然凝实了一些,但还是在慢慢逸散,林惊澜摇了摇头,走到了齐成身边。

    虽然略感失望,但齐成还是勉强的笑了笑,看着远处的敖蟒,喃喃道:“林长老,你这一手,只怕是会让,好不容易找到的人,再次离开吧。”

    林惊澜双眼微眯,话语中却带着些许冷冽:“会离开的,根本就不适合此道,走了或许会更好,你可以带着这道灵体,去山里看一看,或许有人能帮你!”

    齐成点了点头,眼中不悲不喜:“却未想到无情道的林长老,也会关心这红尘之事。”

    林惊澜摇了摇头,走去了金袍人方向,沿途留下了一道道剑意。

    这些剑意,却涌向了闭目的楚泽。

    闭目恢复的楚泽,看着周身浮现的剑意,感受到其中的强大,心中一喜,赶忙感悟。

    林惊澜看着金袍人,喃喃道:“你让他化形,我就赐一道剑意而已……”

    林惊澜话未说完,一道巨响,在谷中传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