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炼体
    谷中巨响渐静,空中却出现一道劫云,一名面色阴冷,体型极瘦的年轻男子,

    身着一身明黄长袍,却有些不自在,看着空中的劫云,轻笑一声,缓缓站起,面对天空中的劫云。

    虽然年轻,但气息却与敖蟒,有三分相似,剩下的气息,却充满了龙族的堂皇之意。

    对于此景,楚泽只是抬头看了看劫云,并未意外,轻喃一声:“化形成功了么,守护者果然不凡……”

    妖族修炼,虽然天赋与肉身,远强于人族,但一路所渡之劫,却也比人族多了太多。

    到了筑基后,提升境界时,需要渡劫,由于强于人族,劫云更是强于人族。

    而妖族化为人形需要渡劫,凝魂时还需要渡劫,三步一坎,五步一劫当如是也。

    而这化形之劫,更是强于平日所渡之劫,看这劫云强度,只怕不弱于一些结丹之劫。

    楚泽闭上双眼,赶紧参悟林惊澜,给予的剑意,没有再关注敖蟒。

    感受着体内的剑意,楚泽轻轻摇了摇头,这林惊澜,感悟的居然是无情剑道。

    此剑道,于前世,那种奇宝倍出的时代,也不过寥寥数人练成。

    没想到,在现在这种天地灵气,如此稀薄时,这林惊澜都能,将无情剑道练到如此境界。

    压下赞叹,楚泽赶忙感悟,无情剑道,可遇不可求,若是悟通一丝,自可受用无穷。

    此劫在于外界,楚泽还会猜测敖蟒,会陨落于劫云下。

    但在此处,那金袍人,定会替敖蟒挡下此劫。

    不出楚泽意料,劫云下,不过三道雷霆,敖蟒就已经伤痕累累。

    第四道雷霆未至,金袍人袍袖一挥间,一条黑龙浮现,口含狂风,替敖蟒挡住了,剩下的劫雷。

    林惊澜一跨步,到了金袍人身旁,两个人对视一眼。

    同时一挥手,谷中灵气大动,周围数十里的灵气,向着谷中涌来。

    极快的形成了一个比武场,空中有一,地上有一,其间皆为灵气所成,凝灵气为台,倒也算奢华。

    而劫云消散后,敖蟒被天地之力滋养,气息又晦涩了三分,至于防御,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敖蟒缓缓站起,足尖轻点,踏上了灵气比武台。

    对着盘膝而坐的楚泽,怒啸一声:“人族楚泽,可敢一战!”

    盘膝而坐的楚泽,闻言睁开双眼,眼中一股冰寒之意闪现。

    看着敖蟒的目光中,平静又带着嗜杀,显然此次感悟,楚泽也是得了大好处的。

    乱云剑一动,楚泽踏上剑锋,脚尖轻点,浮在空中的比武台,轻吟一声:“有何不敢,接招吧,敖蟒!”

    未踏比武台,一剑已出手。

    楚泽自然不会去往,地面上的比武台,地面根本就是飞天蟒,最有利的战场。

    在那里与敖蟒一战,根本是自寻死路。

    而敖蟒看着楚泽,飞上高空,冷哼一声,背后显出双肉翼。

    轻轻闪动肉翼,敖蟒冲上空中的比武台。

    看着靠近的敖蟒,楚泽也不拖沓,瞬间使出一套清风剑法。

    却没想到,现在的敖蟒,居然快过了风,楚泽的剑招,除了几道雷霆砸中敖蟒。

    剩下的剑招,都被敖蟒闪避而过,就是那几道雷霆,也没有在敖蟒身上,留下丝毫痕迹。

    楚泽并不意外,现在的敖蟒,已经真正完成化形,虽然不算自己完成渡劫,少了三分天地之力。

    但这化形,对于敖蟒也有极大的增强。

    正如此刻,原本可以让敖蟒受伤的雷霆,现在只不过,给敖蟒挠了个痒痒而已。

    但楚泽并不气馁,这才是刚刚开始,一招而过,楚泽再不出手,而是等着敖蟒靠近。

    手中的一块玉牌,闪着幽幽的光芒,这肯定会让敖蟒,终生难忘。

    十丈,九丈……六丈,楚泽已经感到了,敖蟒周身的煞气。

    面色不变,楚泽主动冲上,与敖蟒近身而战,看着阴笑的敖蟒,楚泽冷哼一声。

    血狼阵法瞬间笼罩敖蟒,但与此前不同,这次楚泽也进入了血狼阵法。

    在阵法中,对于控阵者,还是有着加持的,楚泽并没有,等到最后再使用此物。

    而是一开始便用出,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敖蟒的防御会继续增强,现在要速战速决了。

    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敖蟒。

    敖蟒看着红色的阵牌,欲退已晚,眼中闪过恐惧,还未回神,已经入阵。

    邪异的红光,瞬间笼罩向敖蟒,还没有开始吸收敖蟒的灵气时。

    敖蟒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畏惧,似乎勾起了敖蟒,最恐惧的某段回忆。

    看着金袍人,敖蟒惊恐的大喊:“大人救我,大人救我……”

    林惊澜听着这话,忍不住大笑,金袍人闻言,眼中闪过阴霾,这飞天蟒,居然如此无用。

    金袍人不闻不问,老神在在的看着敖蟒,眼中第一次有了失望。

    敖蟒在红芒下惨嚎,人形的状态,慢慢难以保持,凭着最后清明的意识,冲向了楚泽。

    而阵法中的楚泽,此刻却得到了加持。

    原本的四色灵气,此刻却带上了丝丝红色,带着邪异,却又在混沌灵气的压制下,并未影响楚泽的神智。

    而吸收敖蟒的生命力,也注入到了乱云剑中。

    看着冲过来的敖蟒,楚泽轻笑一声,毫无惧色。

    在这里,失去了灵智的敖蟒,就是楚泽炼体,最好的对象。

    乱云剑插入阵中,大阵红芒再盛,将敖蟒的气息与敖蟒的灵智,再压三分!

    现在的敖蟒,气息紊乱无比,一身虚浮的实力,即将跌破筑基初期。

    金黄色的龙族血脉,此刻面对血狼阵法,也是有些捉襟见肘。

    上一次可以突破血狼阵法,是因为阵法没有主阵者。

    但现在楚泽坐镇阵法,龙血想要突破,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既然要炼体,楚泽自然会认真炼体,撤去周身的混沌灵气,将灵气全部融入经脉后。

    楚泽冲向了敖蟒。

    一人一兽开始了近身战斗。

    拳对拳,掌对掌的战斗中,以楚泽的身体素质,自然是不占优势的。

    何况对手是一头妖兽,楚泽刚刚靠近,就被敖蟒一击扫飞,撞在了阵法的边缘。

    压下躁动的气血,楚泽再次冲上前去,不靠灵气,以血肉之身,与前世的战斗经验进行融合。

    而一次次被甩出后,楚泽坚持的时间,也越来越久,一息,两息,半刻。

    这片阵法中,处处都有了楚泽洒下的鲜血。

    而楚泽的身体,也在恐怖的提升中,瞳孔也在慢慢血红。

    并非是血狼阵法的影响,这是楚泽的战斗本能,在缓缓苏醒。

    一道阴冷的声音,似九幽冥魔,缓缓响起:“受死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