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剑意
    血狼阵法中的景象,越来越惨烈,楚泽一次次被甩出,受的伤也越来越重。

    在楚泽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下,本来失去灵智的敖蟒,眼中居然有了恐惧,慢慢向后倒退。

    金袍人和林惊澜的眼中,也是第一次充满了惊讶。

    林惊澜还好一些,与楚泽相识已久,对于楚泽也有些了解。

    但金袍人已经不在关注敖蟒,看向楚泽的目光中,充满了欣赏。

    以这二人的眼光,怎会看不出,楚泽刚开始时,是在真正的挨打。

    但敖蟒每一次的攻击,都会被楚泽,以某种奇怪的姿势,避开分毫。

    导致敖蟒的每一次攻击,出了十分力,甚至十二分的力量。

    但每次伤到楚泽的力量,甚至不到七分。

    每次的攻击,都会消散大部分。

    而楚泽每次的攻击,则会击打在敖蟒难以躲避,或者是躲避的死角。

    而且定是敖蟒,周身紫气防御,最薄弱的地方,三分力,甚至会打出五分,甚至六分的效果。

    看到这些后,金袍人的面色微变,似乎想到了某种可能。

    而一次次的受伤后,楚泽的气势,也在缓缓地提升,瞳孔由血红色变成黑色。

    肋骨尽断,五脏早已移位,经脉也已经枯涸,丹田中的灵气,也是所剩不多。

    周身的累累伤口已经干涸,身体中的灵气,在极速流动,慢慢的疗伤。

    尽管伤势已经如此之重,但现在的楚泽,此刻已经不顾一切,眼中充斥着疯狂。

    被击退的次数,越来越少,可以坚持的时间,越来越长。

    随着时间的流逝,楚泽眼中的疯狂,也慢慢消失,代替疯狂的,并非是冷静。

    而是不加掩饰的杀意,与更加可怕的狂暴。

    本来平静的混沌灵气,此刻也慢慢狂暴,楚泽看着面前,眼中遍是恐惧的敖蟒。

    而在这时,混沌空间内的黑色木牌,传来了一丝丝凉意,顿时楚泽清醒许多。

    感受到身体,已经超越极限很久,楚泽明白,这一次的炼体已经够了。

    看着体内灵气不多,楚泽苦笑一声,这次的确太疯狂了。

    这次的灵气,并非是楚泽战斗所用,而是全用来疗伤的。

    绕是如此,此刻的身体,也是受此重伤。

    感受到身体内的狂暴之意,楚泽明白,今日,这敖蟒可以死,但却不能死在这阵中。

    敖蟒在挑战中被杀,可以说是技不如人,但若是敖蟒被炼为阵灵,那可是奇耻大辱。

    想到这里,楚泽体内神识疯狂的流转,抑制住身体中的狂暴。

    眼中已然慢慢清明,楚泽嘴角闪过冷笑,身形一闪,不可杀,那就多伤这敖蟒几分。

    手一伸,拔出乱云剑,楚泽再度冲向了敖蟒。

    这时的敖蟒,也已经是伤痕累累,若不是已经化形,只怕早已陨身此地。

    但即便已经化形,敖蟒内视一眼,刚刚化形之身,此刻也已经是千疮百孔。

    面对疯狂的楚泽,敖蟒的心中也是叫苦不迭。

    每次的攻击砸中楚泽后,都会诡异的消散一部分。

    而且最耻辱的是,很多次根本就打不中楚泽,若是敖蟒敢于冲出追杀,更是被打的凄惨。

    而看到楚泽执剑冲来,敖蟒再无化形的喜悦,而是被恐惧完全支配,不敢正面硬抗。

    若是今日之事说出去,恐怕无人相信,练气追着筑基一顿痛殴,筑基更是毫无还手之力……

    楚泽剑气呼啸,围向敖蟒。

    但却在敖蟒身前数丈,停下了身形。

    身处此间,经过了刚才的疯狂,楚泽突然从狂暴中,感到了淡淡的无情之意。

    也通晓了一丝无情的无字,即是忘我,无我,无剑。

    楚泽突然想起了,林惊澜出剑的样子,右手一动,乱云剑浮于眼前。

    一股独特的气息,从楚泽身上慢慢浮现,引动了一部分,阵法中灵气的共鸣。

    敖蟒看着楚泽停下不动,忍着身体的痛苦,心中恶念再生。

    大手变为爪子,闪着寒光,走向楚泽。

    楚泽的神识,缓缓缠绕了乱云剑,想到了林惊澜出剑时,那股出尘之意。

    剑微动,楚泽的气息慢慢变化,由平静如海,变作锋芒如山

    阵法中,一座如剑之山,慢慢矗立,一股苍茫的意识,缓缓笼罩了阵法。

    慢慢靠近楚泽的敖蟒,在被这股意识笼罩时,突然感觉自己的一切,全部暴露了出来。

    情知不妙,敖蟒赶紧后退,但已经晚了。

    楚泽想起了在石壁前,林惊澜剑斩,万里之外元婴那一幕。

    虽双眼紧闭,但却感知到了,阵法中的风吹草动,双指凝剑,乱云剑突然嗡鸣一声。

    楚泽双指一挥,对准敖蟒,周身气势再变,如神剑出鞘,自锋锐无双。

    睁开双眼,两道剑意,从楚泽眼中迸射而出,隔着大半阵法,刺向敖蟒。

    乱云剑紧随剑意之后,对准敖蟒,呼啸而去。

    敖蟒被两道剑意贯穿了胸膛,长啸一声,竟然涌起了强烈的逃生。

    敖蟒感受到了死亡的降临,突然长啸一声:“大人救我,我愿意献出血脉!”

    话音刚落,敖蟒用双手,死死的握住剑意,眉心间,与丹田中突然金芒大作。

    最后又缓缓消散,彻底的消失在敖蟒体内。

    生死之下,又有龙血相助,敖蟒的速度大增,居然比乱云剑还快了三分。

    楚泽看着疲于奔命的敖蟒,也没有想到,只是偶然感悟所得。

    这剑意居然有如此之威,一击之下,居然已经重伤的敖蟒。

    摇了摇头,楚泽已经明白,此刻的敖蟒,体内已经没有了龙血,放出去后,也掀不起风浪。

    况且此地也着实不适合下杀手,为了防止事久生变。

    楚泽在阵法中,随意开出一个缝隙,又将乱云剑的速度,调慢三分。

    在十死无生的情况下,给敖蟒留下了一条生路。

    而敖蟒感受到,体内没有了龙血,来不及细想,感受到速度的变快。

    又看到阵法的一处缝隙,感受到背后长剑上,传来的危险与冰寒之意。

    敖蟒眼中一寒,将胸口的剑意,往内猛插一寸吃痛下,速度再快一分……

    金袍人看着水中的金色血液,十分满意。

    而林惊澜对于金袍人的出手,只是眉头一皱,却并没有说什么。

    二人看着敖蟒冲向阵法,金袍人轻轻摇了摇头,饶有兴趣的看向了另一侧的齐成。

    而敖蟒也终于出了缝隙,来到了外界,感受到外界的气息。

    敖蟒再也顾不上什么龙族了,赶紧开口:“大人,我……”

    话未说完,噗嗤一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