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剑杀,除患
    将要踏出阵法的敖蟒,有一股逃出生天的感觉,不敢停歇,想要直接离开时。

    敖蟒突然感到胸间一凉,刚才胸口的两道剑意,带来的凉感,此刻已经渐渐消失。

    胸前噗嗤一声传来,敖蟒看着胸前露出的半截剑锋,感到生命力极快的消失中。

    敖蟒不在挣扎,在阵法外一步,缓缓倒了下去,眼中却带着一抹解脱。

    楚泽收剑,缓缓站起,轻轻摇了摇头,这敖蟒,本也有大道在前。

    但今日,却还是亡在谷中,化作一堆枯骨,视为荣耀的,龙族血脉,也被守护者抽出。

    心中叹息片刻,楚泽突然发现,相比于前世,今生却多了太多感触。

    这敖蟒也是君子无罪,怀璧其罪而已,对于妖兽,与其他族群。

    两生为人,楚泽从来都没有觉得,其他族群不配修炼。

    那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心思,楚泽心间也很淡,

    而且有了这么多奇遇,今生定可再入青云上!

    将阵牌收入怀中,楚泽心中豪气干云,乱云剑扫出一朵剑花。

    不理会谷中的寂静,楚泽对着林惊澜一拱手,楚泽缓缓走向齐成的方向。

    空中的金袍人,感觉自己的嘴唇颤抖,心中也是巨震。

    饶是以金袍人的修为,看见这战斗,心间也有三分发寒。

    又感觉这世事,真是奇妙,练气吊打筑基,练气残虐筑基。

    到了最后,利用刚刚领悟出的,一道剑术,居然直接击杀了筑基。

    金袍人突然觉得有些晕眩,站在半空中,居然有些摇摇欲坠。

    以他的目光,自然可以看出,那楚泽使出的,最后两道剑意,并非是生疏练成。

    反而像是习练了,这剑意数十年的各种老手。

    摇了摇头,金袍人苦笑一声,这林惊澜的剑意,可并非是花时间就可以练出的。

    这金袍人与林惊澜熟识多年,今日让步,也不仅仅是惧怕林惊澜,自然也有几分旧日情谊。

    也正是因为如此,金袍人更加明白,林惊澜的无情剑道,是多么的可怕,也是多么的难以修炼。

    现在看到楚泽,如此短的时间,就运用到如此的地步,金袍人眼中,竟然突然起了杀意。

    与林惊澜有旧情不假,但是为了自己宗门……

    金袍人轻轻开口:“惊澜,你与此人……”

    林惊澜看着金袍人的样子,又怎会不明白,金袍人的想法。

    想着这么多年相识,林惊澜摇了摇头,还是轻咳一声:“这可是哪位看上的人,我也只是被抓丁帮忙的……”

    金袍人瞳孔一缩,闭上了双眼,点了点头,轻问一句:“你还是不想换条路吗,她可等你这么多年了!”

    林惊澜摇了摇头,看着金袍人,手中金色的龙血,眉头一挑,猛地夺下,在手间运转一圈。

    朗笑一声:“这东西,就当你刚才擅自出手的赔偿了,哈哈哈……”

    虽然笑的很是潇洒,但是笑容间,却带着一股深深的落寞。

    手间光芒连闪,然后林惊澜将一团,毫无光泽的血团,丢给了金袍人。

    看着手间与凡血无碍的龙血。

    金袍人苦笑一声,喃喃道:“你们北元宗这次,可是有个怪物啊,好了,既然此间已然无碍,我就走了。”

    袖袍一挥,金袍人不再拖沓,看着林惊澜的目光,有一丝无奈,身形渐渐虚幻……

    林惊澜看着金袍人离开,握着手间那,带着光芒的金光,喃喃道:“这次还是谢谢你了。”

    转过身,林惊澜看着远处的楚泽,轻轻点了点头,今日这楚泽,就这份领悟力,就已然不属凡俗。

    眼中闪过赞赏,林惊澜缓缓走过……

    北元宗,外门,种子弟子院落。

    一身墨袍,面带春风的李沉道,看着桌上楚泽二字的奏报,翻看一番,看着山谷二字。

    李沉道的目光,看向了面前瑟瑟发抖的陈兵。

    大步走过,拍了拍陈兵的肩膀。

    李沉道趴在,陈兵耳边耳语片刻,陈兵眼中闪过挣扎,但最后还是被无尽的贪婪掩盖!

    看着陈兵的变化,李沉道眼中一喜,一挥手,身后一道黑影走过,将一道黑芒,打入陈兵体内。

    陈兵的修为,居然慢慢增长,但眼中的理智,却渐渐渐消失。

    邪恶,暴戾,弑杀充斥,陈兵的瞳孔,陈兵丹田中,原本狂暴的烈山真气,也被一股黑气包裹……

    山谷中,齐成呆呆的站在一旁,用惊奇的目光,还没有从震惊中回复过来。

    身为北元宗,内门弟子,身后的势力,更加是神秘莫测,对于楚泽刚才那一击。

    更是心中一寒,想着刚才楚泽的大发神威,那一击的威力,与破坏力。

    若是齐成处在真正的巅峰,自然不放在眼中,但楚泽用出此击,却是在练气时。

    想着自己练气时的样子,齐成摇了摇头,心中苦笑一声……

    看着楚泽的目光里,不再是那种看师弟,看后辈的目光。

    更有着一股看平辈,看强者的尊敬之意。

    而齐成眉间,化不开的忧思,在林惊澜到了以后,淡了数分,看着林飞花灵体的消散。

    心中虽急,但林惊澜既然说了有办法,那就定有办法……

    楚泽感受到齐成的变化,也没有多说,而是继续闭目养神。

    而楚泽此刻,对于林飞花的情况,也是有些吃不准,前世虽然见多识广。

    但是这种特殊的情况……摇了摇头,既然林飞花赠宝,那么此间,就必须帮一把这二人了。

    看着空间内的四色灵气,楚泽喃喃道:“这次,恐怕又要靠你们大发神威了……”

    而林惊澜此刻,也已经飘然来到此处,但却没有理会楚泽,而是走到林飞花的灵体前。

    看着即将消散的灵体,林惊澜叹了口气,手中拿出一缕,姹紫的灵气,放在林飞花面前。

    顿时间,山谷中,一股股黑色的灵气,带着一丝丝灰芒,聚拢到林飞花的灵体前。

    林飞花的灵体,此刻居然在缓缓凝实,虽然不若有身躯一样,但却比刚刚,好了太多太多……

    齐成见状,心中一喜,刚要感谢。

    却听林惊澜泼下冷水:“规矩你也懂,那个女人的脾气你知道,虽然修的有情道,但是却见不得天下有情人,你的路还长,我先走了……”

    林惊澜说到这里,讪讪一笑,将一道金芒打入楚泽体内,扭头便走。

    齐成看着骤然离开的林惊澜,轻声一笑,自然明白这林惊澜,为何如此。

    看到那一道金芒,齐成眼中还是有些艳羡。

    但看到旁边林飞花,慢慢凝实的灵体时,齐成更是欣喜。

    而楚泽此刻,却是遇到了大麻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