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无情剑斩
    而在楚泽到达高山时,下面的妖兽,也发现了陌生人的来临。

    刚想长啸时,却被一方血红之物笼罩,一丝一毫的声音,都泄露不出。

    红芒顿生,将这些妖兽缠绕,虽然这些妖兽,都没有突破到筑基。

    但红芒却是来者不拒,只要是活物,红芒都会抽取其灵气与生命。

    楚泽甩下阵牌后,看着山中这一幕,也是心下大安。

    此刻只要将陈兵,锁在此间即可,而且长途奔袭,楚泽也是消耗不小。

    这高山之中,地势极为复杂,若是突然闯入,说不定会有危险的。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何况这次的对手,可并非是一只兔子啊。

    抓紧时间恢复,楚泽将神识笼罩高山,开始细细的搜寻。

    而洞中恢复的陈兵,在片刻的恢复后,状态好了一些,看着手间的道道黑气。

    不仅没有变动,而且极为安静,陈兵的心中稍微安稳一些。

    但仔细观察,却发现这黑芒,在慢慢变弱时,陈兵心间感觉一阵不妙。

    自己这秘术形成的黑芒,便是布下紫气,若有人,或者妖兽吸取。

    都会形成黑芒,而这些吸收了黑芒之物,都会成为傀儡,这秘术也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

    而黑芒的强弱,也就代表这些,傀儡是否安全。

    用来探路警戒极好,此刻虽然黑芒仍存,可是这变弱的情况,却从未出现过。

    心间一震,此刻任何的异动,都将陈兵,变作惊弓之鸟。

    不管如何,此刻不能久留。

    再次吸收了一道,灵石中的灵气,将这灵气转为紫气。

    功行一转,将体内的黑气提升至巅峰,陈兵宛若变了一个人。

    一股股黑气占据了陈兵的经脉,陈兵的瞳孔变为黑色。

    除了心脏与丹田,还有着一些紫气的痕迹。

    现在的陈兵,已经由强大的修士,变成了噬人的邪魔。

    陈兵磅礴的气势,再次扩展开来,波及整座高山,不管外界有何异动,都可以第一时间离开。

    神识瞬间扩散整座高山,让陈兵吐血的一幕出现,自己引以为傲的傀儡。

    此刻被一方阵牌围绕,绝望的嘶吼,被阵法所遮掩。

    此刻的陈兵,也来不及管这些,黑气萦绕间,便要离开高山,继续逃遁……

    北元宗,外门,种子弟子院落,李沉道看着面前,一块被黑气萦绕的玉牌。

    玉牌虽然被黑气包裹,但其中还是有着淡淡的红光。

    眼中无喜无悲,实在也是无人可用,李沉道才会想起陈兵。

    除了那黑袍人,在李沉道心中,还应忌惮的,便是那楚泽。

    本来已经做好计划的李沉道,准备正面除掉楚泽。

    但看着数日不到,这楚泽又搭上了,内门齐成时,李沉道已经不愿意再等待了。

    而以筑基中期强者,击杀楚泽这名练气之人,也算是对楚泽,最大的尊敬了吧。

    心中如是想到,但面前玉牌,突然有了异动,其间的数道红光,突然被所有黑气吞没。

    李沉道面色一变,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一幕代表了什么。

    赶忙喝道:“供奉大人,陈兵有难,快去救援!”

    玉牌一甩,一道黑影突兀的出现在院中,接住玉牌,无声的离开。

    李沉道面色稍安,但心间忌惮更甚,以练气逼的筑基中期,用出那一招。

    面上浮出冷汗,李沉道心中,突然有了一丝畏惧。

    而楚泽,在这股气息突然出现时,也是被猛然而出的气息,震慑了一息。

    心神一动,阵法闪出一道缝隙。

    但就是这一息,已经足够一名筑基强者离开,陈兵邪笑一声:“你叫楚泽吗,很好,下一次相见,就是你亡命之日!”

    说完这陈兵,居然没有攻击楚泽,而是继续扭头而去。

    却不知已入邪道的自己,错过了多么好的机会。

    楚泽感受到那股气息,已经准备远退,本以为那陈兵,爆发邪道气息,是要殊死一搏。

    却未想到,这人却是要远遁,感受到那让人心悸的气息,楚泽摇了摇头。

    此人不足为虑,已无强者之心,又距离如此之近,一剑必杀。

    但此刻的楚泽,还是不想杀掉此人,若是可以问出一些什么,自然甚好!

    闭上双目,楚泽开始感悟那道无情剑意。

    一股苍茫,忧愤,渴望强大,无拘无束的气势,从楚泽体内出现,慢慢向着远处扩散。

    直接笼罩了远处的陈兵。

    远处的陈兵,本以为逃过一劫,单被这股气势笼罩时,心中一突。

    顿觉不妙,一股寒意笼罩在心间。

    黑气中的种种负面情绪,渐渐掌控了楚泽的身体。

    在这股意识下,陈兵面色一白,眼中黑色吞噬了最后一丝理智。

    此刻的陈兵,居然又想着,再杀一个回马枪!

    杀,杀陈兵的双眼,被黑色蒙蔽,长啸一声,陈兵回过头,冲向了楚泽。

    但此刻已经为时已晚,楚泽看着冲回的陈兵,比之刚才,又多了三分狰狞与狂暴。

    身形腾挪连闪,以一种超乎常理的速度,冲到了楚泽身前。

    手中的阔刀,也布满黑色幽焱,带着恐怖的温度,砍向楚泽。

    但此刻的楚泽,已经运势成功!

    若是这陈兵,早上片刻,那怕以楚泽之身,也要饮恨当场!

    但就是片刻之差,看着尽在咫尺的阔刀。

    楚泽睁开眼睛,轻喃道:“无情剑意!”

    一股不属于人间,也不作用于身体,只作用于神魂,于心间的,极致的阴冷。

    却又不止是阴冷,一股残酷之意,笼罩了陈兵。

    陈兵突然恢复了神智,看着楚泽眼间的光芒,想要离开,已经无用。

    楚泽睁开的双眼中,一股无情剑意,瞬间穿透了陈兵的胸膛。

    又分做数缕,穿透了陈兵的丹田,心脉,以及各处大穴,乱云剑又插进,陈兵琵琶骨。

    将陈兵穿了个通透,陈兵喉咙间,传来嗬嗬之声,不甘的眼神,死死盯着楚泽。

    楚泽看着陈兵,喃喃道:“你看似只差一息,但差的也并非这一息,差的是你的心,你的向道之心已经没有了,遇事只懂逃遁……”

    声音愈加悠远,似说给陈兵,又似说给自己。

    陈兵眼中的不甘,慢慢消散,一抹顿悟出现在眼间。

    看着陈兵的改变,楚泽摇了摇头,这就是生死一悟,但却已经晚了。

    “告诉我,谁指示你的,说出来,我给你个痛快!”看着陈兵的痛苦,楚泽也不愿意再度折磨。

    陈兵喃喃道:“是,是李……”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