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同归剑阵
    北元宗外门,种子弟子院落。

    听完属下禀报,一脸震惊的李沉道,摔碎了平日里,最喜欢的一件玉杯。

    “什么,楚泽杀了陈兵,不好,快去把田明找来,计划有变!”

    李沉道吸了口气,告诉自己要镇静,但骤闻此事,饶以李沉道心性,亦是大吃一惊。

    派去练气境界的属下被杀,派去筑基中期亦是如此!

    李沉道已经感到,有些后脊发凉,额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多,赶忙派人去找田明。

    因为他已经打通了执事堂,早已暗中在外门山门处,埋下了执事堂人手。

    准备给楚泽一个下马威的……

    况且,现在计划的埋伏已经布下,本以为是十拿九稳。

    但那是埋伏练气境的十拿九稳,最多也就是,只有四位筑基初期巅峰,在后方压阵。

    剩下的全是练气之人,就这些人,估计给楚泽塞牙缝都不够啊……

    看到去请田明的人离开,李沉道松了口气,赶紧命人去撤回,那些埋伏之人。

    又开始重新部署埋伏,现在对于李沉道来说,所需的不仅是时间。

    还有手上的人,也着实有些紧缺。

    一条毒计,在李沉道心中酿起。

    片刻后,一道道指令,顺着小院传向各方……

    北元宗外门,山门之处,剑阵惊寒,余子退避。

    执事堂五人阵法布下,声势骇人。

    五人剑阵虽然至简,但也是执事堂自创立便不断完善,流传的阵法。

    也是执事堂压箱底的阵法之一。

    对灵气属性要求不高,威力其大,以一人为阵心,以其他人作为加持,五人灵气互相流转。

    对上一人相当于对上五人,着实难缠,而且暗合大道,本是对抗外侮的阵法。

    却将剑锋对向了宗内之人,却又是何等讽刺。

    阵法初成,对五人修为都有增加,每个人都基本到了练气九重左右。

    在外人眼中,以练气八重之身,对上五个练气九重强者,此刻的楚泽已是必死。

    这些人喜欢的,是看着宗门之星缓缓上升。

    但更喜欢的,是看到这些宗门之星,在他们面前陨落。

    执事堂五人带着怒气,冲向楚泽,剑气呼啸,阵法暗合道意。

    楚泽看着阵法运转,竟有些痴了,一眼间,似乎明白了那阵法的核心。

    在剑阵笼罩出现,刘岩嘴角狞笑出现时,楚泽嘴角扬起冷笑。

    以楚泽的目光,已经看出阵法的一道缺陷,又何必出剑。

    手中灵气一动,点在阵心刘岩剑锋。

    本来刘岩还是有些惧怕,毕竟作为执事堂堂主的田明,都只能与楚泽战平。

    况且,现在的楚泽又有提升,正因为如此,刘岩才会用出这阵法

    但当楚泽以肉指,点向刘岩的剑锋时,刘岩心中再无惧意,

    对于自己的剑锋,刘岩还是极有信心的。

    在阵法的加持下,莫说练气之人,即便是一些筑基初期之人,也要吃个暗亏。

    而且这阵法,加持的就是阵心之人的剑锋。

    但当楚泽的手指,点到刘岩剑锋时,令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

    本应血肉横飞的,一幕没有出现,执事堂压箱底的阵法,也似乎失去了往日的盛名。

    在楚泽第一指下,刘岩的剑锋,存存崩碎,在阵法中,变成粉末。

    原本袭向楚泽的,狂暴的阵法之力倒涌,在五人间循环。

    五人被这狂暴的阵力,猛然击中,面色一变,哇的一声,喷出鲜血。

    退开数丈,在站稳后,五人再次结成阵法。

    作为执事堂之人,没有撤阵命令,几人还是死命的维持阵法,眼中闪过疯狂。

    刘岩内视一番,体内经脉受损,丹田也有些枯涸,但一想到背后之人吩咐。

    若是就此离开,只怕……

    在刘岩沉思时,一道声音传入刘岩耳中,刘岩的眼睛越来越亮。

    刘岩眼中闪过寒光,左手手心举起一枚特制焰火,以灵气引动,焰火冲上高空。

    猛然炸响,一个巨大的法字,出现在空中!

    看到这一幕,楚泽眼中闪过阴霾,这是执事堂的求救焰火。

    他也没想到,刚刚回到宗门,就又对上了这执事堂。

    刘岩手中再次亮出一抹长剑,长啸一声:“执事堂弟子结同归剑阵!”

    闻言,不仅是场外之人面色一变,就连楚泽眼中也闪过忌惮。

    所有人都没想到,在电光火石之间,执事堂阵法被破,执事堂之人已经重伤。

    而听到同归剑阵后,数人都已经慢慢离开,此刻执事堂,已经用出同归剑阵。

    若是继续留在此地,恐会惹祸上身。

    就连楚泽听到这个剑阵时,也是面色一变心中暗叹,以这份狠辣,这刘岩也算个人物。

    但楚泽的眼中,却遍是杀意,这同归剑阵,是执事堂中,最狠辣的一道剑阵。

    以结阵者生命力作为代价,只是最基本的,还要有人,以修士最珍贵的心头血。

    凝聚成一个威力无双的剑阵,无论剑出敌亡与否,必有结阵之人陨!

    生死不论,与子同归,予子一剑,黄泉同行。

    楚泽面色一变,定不能让这些人结成阵法。

    现在并非在比武场上,若是在此处战斗,倒也无妨。

    但若是有执事堂之人,用出同归剑阵,葬在此处,那人命,可就算在楚泽头上了。

    在这种情况下,楚泽面色一变,若是结成同归剑阵,自然难以破坏。

    但现在,还是可以的,无须出剑,清风一起,楚泽冲向刘岩。

    现在此处,执事堂以刘岩为首,在执事堂援助到来之前,只要制服此人,大事可定。

    等楚泽冲到刘岩之前时,同归剑阵的气势已经慢慢展开。

    感受到这股阵势,楚泽有些头皮发麻,心头一动,幸亏赶来及时。

    否则若真是,让这些人完成阵法,只怕今日有些麻烦了。

    饶是如此,这些人的阵法,也已经结成大半。

    刘岩发现了楚泽的想法,心内一急,大喝一声:“拦住他!”

    五人都在结阵,自然无暇他顾。

    但四名从远处赶来的,执事堂弟子,看见执事堂中人,已经用出同归剑阵。

    也不问对错,拔出长剑,直接挡在楚泽前方!

    这六人身着淡金色执法袍,可并非刘岩之辈可比,都是执事堂,真正培养的弟子。

    或者是内门之人,来到此处镀金的。

    六人的实力,都在练气十重,自然并非俗流,一起手,剑气呼啸,只图防守,不为进攻!

    但楚泽不闪不避,眼中似乎没有这些人,速度丝毫不减,这些人一下也慌了手脚。

    未经审判,执事堂也无非当场杀人的。

    楚泽也没有心思,和这几人纠缠,足尖轻点,闪过几人包围。

    在几人剑势未稳的时候,飘然而过。

    五人已近在眼前,现在断阵,为时未晚!

    就在楚泽灵气一动,准备擒住刘岩时。

    突然,一股沛然之力袭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