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阵碎,被杀
    而这时,偌大的外门山门中央,已经空无一人,见到这种阵仗,哪里有人还敢在近处看热闹。

    所有人都去了,数十丈外的山门边缘。

    本来已经心底一松的楚泽,看着这道寒光,心间怒火万丈。

    这寒光是一种暗器,蕴含的攻击难以想象!

    特殊时候用出,甚至可以轻松抹杀,一些筑基中期之人。

    这寒光的目标,并非楚泽,而是那即将,走出剑阵的七人。

    暗中人已经要自己出手,斩灭这些人了。

    那七人即将走出,但此刻这些人,已经变得极度虚弱。

    若是被寒光击中,定会陨落此处,楚泽做的一切努力,也将付之东流!

    面色一动,定不可让此事发生,神识一动,确定了暗中之人所在。

    一个身着黑袍之人,虽然隐藏极好,但楚泽还是一眼认出,此人便是那田明!

    而且此人身上,那股与寒光,暗合之意,楚泽心内一喜,根本遮盖不住,现在可有了证据……

    面上不动声色,此刻还是先救下这些人即可。

    田明与那幕后人,千算万算,只怕也未想到,楚泽已经融合龙血,肉身之力大增。

    挡下寒光,还是可以的,楚泽也不拖沓,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挡在这道寒光前。

    噗嗤一声,寒光骤然入体,刺入楚泽胸口,楚泽感到一阵刺痛。

    寒光骤然炸开后,化为碎片,在楚泽体内左冲右突,散布在楚泽经脉后,

    在楚泽体内再次炸开,砰然作响,楚泽哇的吐出一口黑血,寒光居然有毒!

    这毒性极为可怕,入体不过片刻,一股股幽光已经潜入楚泽血管。

    此毒之威,与龙血都可以一争,但还是被龙血直接压下,赶出楚泽血管。

    在楚泽经脉内乱窜,楚泽已经感到有些眩晕!

    混沌灵气流转,将幽黑的毒气,直接锁死在一处经脉之中。

    见到此举有效,楚泽继续调来混沌灵气,赶忙压下这股毒息。

    但即便如此,楚泽还是没有忘了,那些弟子,但回头一看,楚泽几乎又要呕血。

    那些弟子似乎被吓傻一般,居然愣在原地,而刘岩已经回过神,开始修复剑阵!

    面色一变,楚泽怒吼一声:“此刻不出,你们还等待何时!”

    那些已经逃脱锁链的弟子,被怒吼所摄,赶忙从裂缝窜出。

    而就在这时,剑阵的那道裂缝,居然开始慢慢融合,楚泽眼底一寒。

    乱云剑一动,死死的卡在裂缝中,留出一人大小的缝隙!

    楚泽感到阵阵巨力,挤向了乱云剑,一咬牙,此刻已经没有他法。

    只得利用乱云剑,继续撑住缝隙!

    七人赶忙走出,不敢逡巡,等全部走出后,楚泽突然感到,乱云剑有些撑不住了。

    刚要撤出乱云剑,却见剑阵的裂缝,已经将乱云剑直接挤出,砸向楚泽。

    楚泽赶紧接住乱云剑,感到乱云剑无碍,放下心来。

    而那七人,逃出生天后,对着楚泽,感激的点了点头。

    楚泽没有多说,甩出一道灵气,将这些人送到远处。

    而山门边缘,自以为隐藏极好的田明,此刻也感觉有些晕眩。

    那寒光,可是旁人交付给田明的,其间威能更是让田明感到,难以呼吸。

    可楚泽不仅轻松接下,而且此刻,又救出那七人,情况已经越来越不利。

    田明苦笑一声,心中知晓,此刻已经走不脱了。

    眼中闪过苦涩,自从放下修者尊严后,自己便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看着储物戒指中一物,田明摇了摇头,还不到用出之时……

    而此处发生的一切,也被传到了,北元宗外门各处。

    李沉道看着事情,离自己的计划越来越远,眼中闪过狠辣,急忙喊道:“命人请出哪位前辈!一定要赶在,执事堂那个老东西之前!”

    “是!”一名弟子急急忙忙离开……

    虚空中,几道气息,安静的注视整个北元宗发生的一切,沉默不语……

    北元宗,外门山门,楚泽送走那些弟子后,转头看向那个剑阵。

    此刻的剑阵,比起刚才,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失去了结阵者的支撑。

    只余刘岩一人,利用自己的生命,在哪里硬熬。

    而那流转的三道煞气之剑,此刻也已经,被刘岩召回,融入剑阵,支持剑阵运转。

    苦苦维持剑阵的刘岩,已经不足为虑,但楚泽明白,此刻要做的,就是安抚住暗中的田明!

    田明才是最重要的,能否躲过此事,就看田明了。

    而刘岩此刻,也已经变得颤颤巍巍,此刻筹码已经尽失,

    却还要用自己的生命力,来维持这个剑阵。

    楚泽慢慢走向刘岩,一步一步,都似踏在刘岩的心坎上。

    明白已经没有退路的刘岩,眼中闪过狠辣,喃喃道:“楚泽,你放过我,我告诉你,是谁要对付你!”

    楚泽眉头一挑,轻轻点了点头。

    这倒是不错,楚泽本来也没有,想着杀掉刘岩,若是有这个意外收获,也算不错。

    “你走近一些,再走近一些,我不敢说的大声。”

    看着楚泽答应,刘岩的声音,已经变成哀求。

    毕竟此刻,决定生死的,并不是自己。

    而此刻的楚泽,虽然不惧这刘岩,但还是谨慎一些为好,神识笼罩刘岩身周数丈……

    看着楚泽与刘岩没有继续战斗,田明眉头一皱,顿觉不妙,手间灵气一动,准备再次出手。

    楚泽缓缓走过,自然感到了,田明的变化,冷笑一声,同样的招数,第二次就不灵了!

    神识暗转,慢慢锁定田明周身虚空时。

    楚泽也慢慢走向了刘岩,而就在楚泽距离刘岩不远时。

    暗中突然再现寒光,一息间,寒光跨越大半山门,袭向的依然不是楚泽,而是刘岩。

    刘岩眼中闪过骇然,看着即在咫尺的寒光,缓缓闭上双目,眼中已若死灰!

    心中更是悲凉,刘岩怎么会不知,这寒光,是何人用出呢。

    另一侧,田明用出寒光,赶忙逃遁,在弟子中,缓缓而行,身形连闪,即将离开。

    而楚泽早已等候多时,乱云剑一动,将寒光砸偏,砸到了另一个方向。

    寒光穿越虚空,砸到了外门山门上,山门丝毫不动,但寒光碎片落到地面时。

    其中之毒,将山门地面的青石板,腐蚀出一个个大洞,弟子们赶忙退开。

    另一方面,在田明即将离开时,楚泽的神识,已经将田明所处之地,存存锁死。

    楚泽之人,也穿梭而至,清冷的声音,也在此响起:“田堂主莫急,给执事堂其他人,解释一下此处之事吧!”

    田明还未开言,虚空中,突然闪过道道剑光,抹向田明喉间,田明应声而倒。

    楚泽面色一变,还有其他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