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入堂
    看着倒下的田明,楚泽惊觉不好,刚才田明逃遁,楚泽来不及听刘岩之话。

    只好来到此处,拦住田明,而赶到此地的楚泽,却也目睹了田明的死状。

    楚泽面色一沉,没想到这幕后之人,势力如此之深,不仅有田明这个堂主,而且还有其他之人。

    看来执事堂这水,不是一般的深呐……

    而看到田明已死,楚泽到也并不在意,虽然没有抓到幕后之人。

    但田明使用暗器,攻击执事堂弟子的罪名,也是逃不掉了。

    那些精锐弟子中,有几人在内门的势力,也算是不弱。

    救下这几人,这几人应该也会投桃报李,即便不会,

    这田明身上暗器的气息,以及出手的痕迹,只怕以执事堂之威,也是抹不去的。

    以田明的身份,犯下此事,本就是一大丑闻,而若是执事堂再三偏袒。

    只怕执事堂也会思量的。

    田明已死,不可让刘岩再出事,身形连闪,楚泽又赶回到刘岩身边。

    此刻的刘岩,早已自行撤去剑阵,心中的求生欲还是战胜了一切。

    楚泽还想问些什么时。

    却听一道宏大的声音响起:“吾乃执事堂堂主龙清!执事堂堂主田明罪大恶极,不顾门规,以执事堂堂主身份,妄害弟子,连连出手,本堂主传执事堂二堂老令!”

    声音落下,一道身着执事堂金袍的,身影出现在空中,正是那刚才出剑,抹杀田明之人。

    龙清面白无须,一身实力,已经到了筑基后期巅峰,眼中散出淡淡阴寒。

    手中拿着一道金色的封纸,龙清看着楚泽,赞赏的点了点头。

    楚泽见状,心头暗恨,晚了一些,这龙清,田明,虽然都是执事堂堂主。

    但权利与实力,可是天差地别,这金衣堂主,可只有一位。

    北元宗外门执事堂,有三个堂主,

    青衣堂主田明,管辖练气弟子,田明实力不高,甚至没有到筑基,但也已是够用。

    平日里,执事堂所有的杂事,与犯事弟子处理,也都由田明管理。

    金衣堂主龙清,管理筑基弟子,实力也到了筑基后期巅峰,为人狠辣。

    平日不问世事,清修大道,看着此人气急火燎的赶来,应该是刚刚出关。

    而且一出手,便直接抹杀,同为执事堂堂主的田明。

    只是为了挽回,执事堂的名誉,也足见此人狠辣。

    而更高一层,管理外门结丹强者的堂主,身份成谜,实力也是出神入化。

    据宗门传说,是一名结丹后期巅峰之人,但执事堂对此人,讳莫如深从未提及……

    楚泽也不想太多,毕竟那些人还是有些遥远。

    而龙清口中的堂老,则是比堂主更高一级的存在,更是高不可攀。

    北元宗外门,只是对于弟子来说,外门并不代表无能,修为低下。

    其中暗藏之人,丝毫不弱于内门……

    龙清声音落下,所有的弟子对着,那金色的堂老封纸一拜,楚泽调整一下呼吸,也缓缓拜下。

    龙清扫视一下山门,打开封纸,朗声道:“北元宗外门,执事堂堂主田明,罪该万死,尸身投入葬神窟!”

    所有的弟子心头一震,楚泽眼中闪过一抹异光,看来这堂老,当真是动怒了。

    这葬神窟,可是赫赫有名的险地啊……

    顿了顿,龙清声音冷了三分,接着说:“其他涉事之人,套上灵锁,全部带走!”

    一名名气血饱满的,执事堂筑基之人,已经赶来此处。

    给楚泽救出的七人简单医治一下,拿出一道道特制的锁链,锁住了这些弟子。

    这些弟子也不敢反抗,在执事堂这些人的驱赶下,颤颤巍巍的走向了远处的执事堂。

    楚泽眉头一挑,这灵锁,恐怕有些重了,顾名思义,灵锁就是锁住周身灵气之物。

    看着面前的执事堂弟子,楚泽已经运起周身灵气,被锁住灵气,带入执事堂,实在太过危险……

    其他的人也把田明尸体拖走,同时也带走了刘岩。

    而楚泽面前的执事堂弟子,眼中也闪过寒光,作为执事堂之人,可不会理会太多。

    就在楚泽与面前之人,战意骤起时。

    龙清看到此处情况,缓缓走了过来,看了看楚泽一眼,眉头一皱。

    又看了执事堂弟子一眼,轻叹一声,挥了挥手,弟子赶忙退下。

    龙清眼中古井无波,看着楚泽淡淡道:“你不必带灵锁,请吧,老夫陪你去执事堂!”

    虽然声音平淡,但楚泽还是从,这龙清眼中,发现了一抹微不可察的杀意。

    虽是初见,但楚泽明白,田明虽然已死,但与这执事堂的恩怨,已经越来越深了。

    此刻已与这龙清,再无回转!单凭今日这杀意……

    感受到龙清周身气息,楚泽明白,今日这执事堂是去定了。

    不带灵锁已是极限,现在若是再度推脱,指不定这执事堂,又会跳出什么强者来。

    楚泽轻轻一躬身:“弟子遵命!”

    楚泽跟在这龙清身后,缓缓步入了执事堂。

    执事堂的建筑,与北元宗其他建筑,倒也并无太大变化,自是阴森,也有着些许的诡异之感。

    但在一股脑的阴森,反到让人有些厌烦。

    这执事堂建的,倒也算不错,只不过漆黑一片的建筑,只为了添加一些阴森。

    但在楚泽眼中,却是过于单调了,不过相比于外界,楚泽还是喜欢这里一些。

    毕竟这里比外界简单一些啊,只有黑暗,却无太多艰险的人心呐……

    而龙清看着楚泽,施施然步入了执事堂,并无其他人那种。

    初入执事堂的惊惧之感,反而比起在外界,愈加兴奋。

    龙清眼中闪过森严之芒,虽是初见,但楚泽给龙清的震动,那超乎寻常的镇定。

    以及楚泽身周,那淡淡的奇异之感,也让龙清心中,危机顿生。

    楚泽的表现,已经让这龙清,有些坐不住了。

    压下心中悸动,龙清轻咳一声,走快数步,带着楚泽,来到了执事堂的一个房内。

    房间内,倒也有一些修炼之物,若没有这阴寒之感。

    其间灵气,哪怕比之外界,楚泽待过的北凌拍卖行,也是丝毫不弱……

    龙清淡淡的说道:“你在此处候审,自有人找你!”

    楚泽应声答是,这龙清既然没有说别的事情,楚泽也不会多说。

    而这时,一个执事堂弟子缓缓走入,一躬身,刚准备到龙清耳畔,说些事情。

    龙清轻声道:“大声说吧,这件事情,与这楚泽也有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