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处罚书
    北元宗外门,种子弟子院落。

    李沉道听着手下的答复,眼中寒光尽显,喃喃道:“传我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劫杀楚泽一行,一个活物都不准放过!”

    院中属下脸色一白,喃喃道:“可少主,那还有执事堂……”

    话到一半,看着李沉道怒欲杀人的目光,黑衣属下赶忙一拜,缓缓退出小院。

    身形连闪间,消失在北元宗内……

    执事堂中,楚泽对于三人阴冷的目光,直接选择了无视。

    这三人的修为,倒也算是不错,不到三十岁,就到了筑基初期。

    虽然修为虚浮三分,看来是最近突破,但是一身煞气,与周身难以掩饰的狂暴。

    也代表这些人是历险地,经波折到的筑基强者,并非是一些大族弟子,被资源堆叠而成。

    但即便如此,若是楚泽,被三道目光吓到,这心性,未免就弱了三分。

    而对面三人,在发现往日屡试不爽的招数,此刻居然碰到了软钉子,心中自是不喜。

    中间的弟子,走到楚泽面前,手间灵气一动,嘴角遍是狞笑,此人想要动手立威。

    楚泽看着这人,眼中一动,前世楚泽嗜血的目光,缓缓浮现。

    一座座尸山,一片片骨海,在楚泽眼中慢慢出现,笼罩向对面之人。

    一丝丝余威,控住了另外两人,以楚泽现在的神魂强度,做出这种动作,也是十分简单。

    因为筑基初期之人,一般都只是身体到了筑基,但神魂还是弱的紧。

    即便执事堂弟子浴血提升,这神魂,也是强的有限。

    而此刻的楚泽,已经不想再留手了,执事堂派出如此弟子。

    而且如此行事,就已经代表了执事堂的态度。

    面前弟子面色一滞,看着面前这双平静的眼睛,他居然感到了恐惧。

    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非人的残暴,如魔般弑杀,弟子感觉心有余悸,手中灵气逸散。

    被吓得直接坐在地上,瞳孔涣散,一口浊气凝结胸口,翻了个白眼,居然直接晕倒。

    楚泽摇了摇头,这人虽然是执事堂弟子,但能在这目光撑一息,也算是不错了。

    这并非只是一道,普通的目光,楚泽在里面,还加入了一些神魂攻击。

    身为执事堂弟子,手上沾染的人命,自然不在少数。

    而且以这弟子,直接出手的行为来看,此人也并非什么善男信女啊。

    手上鲜血越多,在楚泽眼下,撑的时间就会越短。

    而另外两人,自然也看到这一幕,只不过站的稍远一些,加上楚泽,并没有刻意攻击这二人。

    这二人现在,还可以很好的站着,但对于此刻的清醒,这二人宁愿晕倒一会。

    浑身颤抖的二人,相互对视一眼,即便已经被吓到如此地步,二人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

    但态度好了很多,狠厉的气息,也赶忙收回体内,不再丢人现眼。

    也没有为这晕倒之人,讨个说法的意思。

    作为执事堂之人,这些眼力还是有的,就这一道目光,这二人已然明白。

    楚泽与他们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人,即便他们已经突破到筑基强者。

    但天下之大,根本不是他们所能猜度。

    旁边一人有些踟蹰,看着自己储物戒指内,平平放置的薄纸。

    心下一狠,省去太多礼节,从储物戒指内拿出一张薄纸递过。

    见楚泽没有要接的意思,这弟子也不强求,放在旁边桌上。

    咬牙道:“外门楚泽,你擅杀执事堂执事,此案已定,执事堂给出的处罚书,我三人乃此次监罚之人!”

    楚泽听着这话,轻轻点了点头,扫了一眼那处罚书,看着上面器洪城三字。

    心中的狂暴之意,已经难以掩饰,但现在并不是发作的时候。

    楚泽面上古井无波,双眼微眯,将自己的情绪,很好的掩饰起来。

    看着上面三位堂主的签名,以及引信,摇了摇头,看来这执事堂的处罚书。

    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好了啊,楚泽心中虽疑,这暗中之人,实力之深,再一次刷新了楚泽的想象。

    龙清与田明的引信,自是通过一些手段可以得到,

    可那个结丹二字的堂主引信,只怕不是这么容易就得到的。

    这二字,也是在楚泽心中引起了波澜。

    至于那器洪城,只怕也是城无好城,器洪城距离北元宗极远。

    在幽冥山脉附近,也是北元宗,比较重要的一座城池,与幽冥三族接壤。

    城池极为富庶,其内驻守的强者,也比其他城池高了一个层次。

    若只是普通处罚,哪怕去执行一些,极为难做的任务,楚泽也不会如此愤怒。

    北元宗数百城池,说实话,哪一座都可以作为处罚之地。

    比器洪城偏远,危险,甚至是死地的城池,也是不少。

    这去器洪城执行任务,可以说是轻松的紧,

    甚至可以说,器洪城比北元宗,一些分部都安全很多。

    去哪里执行一些宗门任务,若没有三分关系,是根本拿不到这种机会的。

    但将被处罚的人,派往器洪城,更是天方夜谭。

    楚泽刚开始也有些意外,甚至感受到了一股惊奇。

    但顷刻间,楚泽已经明白,器洪城,是那李浩父族,世代驻守之地。

    而那李浩之父,也是器洪城城主,器洪城李家的,当代家主,一身实力,早已是结丹后期。

    想到这里,楚泽就已经明白,这执事堂是要借刀杀人了。

    楚泽废了李浩,李家根本不可能忍下这口气,而现在将楚泽送到器洪城,岂不是羊入虎口。

    楚泽冷笑一声,谁是羊,谁是虎,还未曾可知,李家又能如何。

    幕后人暗中酝酿这么久,也真是辛苦了。

    虽然明知是陷阱,但楚泽也不打算避过,此事早早了结,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推了器洪城之事,下一次安排的,只怕更为险恶。

    不过此刻也并非翻脸的时候,楚泽轻笑一声,从桌上将处罚书吸到手中。

    表明自己已经接受处罚。

    房中还清醒的二人,顿时松了口气,心中也是暗悔,这次的这个任务,只怕是险恶的紧啊。

    拿出处罚书的弟子,讪讪道:“这位楚师弟,今日之事已经查明,现在你可以回到自己的小院,明日我们乘执事堂,雪龙雕一同前往器洪城!”

    楚泽看着这弟子的转变,没有多说,点了点头,拿着处罚书,一路出了执事堂。

    倒也无人阻拦,看着身后的执事堂,楚泽心中遍是冰寒,这一笔笔账,都会清算的。

    一方大殿中,一个黑影喃喃道:“林疯子的眼光倒也不错,有趣……”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