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转变
    月色下的北元宗,外门,更添静谧,夜色极深,外门虽然大部分的地方,已经漆黑一片。

    但却是还有好多人,在暗中修炼,毕竟宗门大比,真的不远了……

    而一处平凡的,弟子小院内,一个身着北元宗外门青袍的少年,手执一柄普通的长剑。

    安静的站在院中,但一阵清风拂过,长剑轻微的动了动,又恢复到了原本,一动不动的状态。

    片刻后,长剑突然开始颤抖,在少年手腕的抖动下,在院中留下道道寒光。

    少年出剑的速度,也在慢慢变快,到了最后,甚至在院中,留下道道残影。

    最后一剑,更是裹挟着风雷之意,在院中呼啸。

    等到剑意消散,年轻人缓缓抬起头,看似样貌十分平凡。

    但剑眉却显出一份沉着,双目也是及其有神。

    长剑在手中挽了个剑花,看似随手一掷,但却一丝不差的投入剑鞘。

    而后盘膝而坐于院中,开始练功,这勤奋的少年正是楚泽。

    楚泽急于赶回外门,一方面是为了及早,了了与这执事堂的恩怨。

    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四个月后,北元宗外门举行的,三年一度的宗门大比。

    这大比是鱼跃龙门的第一步,在大比中,如果表现极为优异,实力不俗。

    可以直接被一些成名已久的长老,甚至一些老祖,就连宗主也会亲至大比。

    挑选一些极度优秀的弟子进入内门,比如三年前的齐成,便是以外门大比第一。

    被内门中,一个实力通天的老祖,收到座下,成为外门真正的神话。

    即便楚泽被声震外门,也是压不过这神话的。

    北元宗外门的大比,虽然并未明说,但所有人都明白。

    外门大比,就相当于例行的内门弟子挑选。

    毕竟真正的,内门弟子挑选时,极为残酷,不仅是外门弟子争夺。

    而且一些大家族培养的年轻一代,会直接拥有参加大选的机会。

    这些人比之真正的内门弟子,也是丝毫不弱,所图的也是,在选拔时,一飞冲天,扬名立万而已!

    而相比于与这些人战斗,外门大比自然轻松很多。

    楚泽最终目标,自然是那选拔大比,但这外门大比,也是不可错过。

    毕竟,外门弟子中,也是藏龙卧虎的,即便是那李沉道。

    也不过是种子弟子中,分属上上,也不是最强之人,比李沉道强的,不说数十。

    但一掌之数,也是丝毫不多,与这些人一战,也大有裨益。

    想着这些,楚泽心中也是扬起战意,嘴角一笑,现在要做的,便是压制这境界啊!

    再次拿起乱云剑,楚泽冲入院中,也不习练清风剑法,而是练习着出剑速度,练习控制灵气。

    这些虽然最基本,在许多人看来,更是细枝末节,但是也是一场战斗中,不可忽略的细节。

    修士之战的胜败,往往就在瞬间。

    而快剑更是如此,出剑比别人快上一分,长剑就可以快一分到达敌人喉间,一息,便是生死。

    而控制灵气的速度的作用,更是重要。

    同境界战斗中,如果控制灵气较好,自然更胜一筹……

    经历过无数战斗的楚泽,更是熟知此间之事,此刻即将前往器洪城。

    练习别的只怕,也有些力有未逮,倒不如抽出时间。

    练习一下这些基本的东西,更好的提升一下,不管是那方面的进步,都是楚泽让楚泽开心的。

    如此一步步,虽然缓慢,但却极为扎实的提升。

    给楚泽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前世的楚泽,一路高歌猛进。

    虽然最后强大无敌,但却少了一种,奋斗与充实之感呐。

    月入中天,看着夜色已至深,楚泽躺到床上,好好的休憩一夜。

    等待第二日,前往器洪城……

    第二天,朝阳初升,三位执事堂弟子,颤颤巍巍的看着小院。

    想要敲门,但三个人都摇了摇头,昨日那一眼。

    已经让三位,心智极坚的筑基强者,对楚泽这个练气之人,心生恐惧。

    如今连敲门,也是不敢,只好等在门前。

    旁边院落的弟子,感受到这三股强大的,执事堂气息,也是躲在各自院子中,不敢出来。

    对于楚泽,也是多了几分敬畏,连执事堂之人,也敢晾着,果然是吾辈不及也!

    这三位执事堂弟子一等,也就等到了日上三竿。

    而久未在床上合眠的楚泽,竟是沉沉睡到了日上三竿,骤然醒来。

    感受到外面三股筑基气息,楚泽苦笑一声,今日也让这几人好等了。

    换上一身干净的青袍,随手招来水灵气,洗了把脸后,将乱云剑挂在腰间。

    打理一番后,赶忙走出小院。

    三人对着走出的楚泽,点头哈腰,倒不像押解犯人,反而是像拜见一些前辈强者一般。

    虚手一引,四人走向了,北元宗外门连接各处的转接之地。

    楚泽见状苦笑一声,跟在三人之后,与三人开始攀谈,虽然看起来十分融洽。

    但楚泽还是没有放松警惕,腰间乱云剑也时刻蓄力,防人之心不可无。

    而攀谈中,楚泽也了解到,这三名弟子,是一个小队,一直在一些险地修炼。

    突破到筑基后,才被召回到北元宗,在宗内执行宗门任务后,即可继续回险地修炼。

    而那晕倒之人叫陈石,擅使短剑。

    昨日送处罚书的叫石兹,擅长攻击,善于寻踪。

    到了最后也一言不发的弟子,则比其他二人,修为略高一线,名为青阳,

    据说是修炼某种特殊剑道,变成这样的。

    而三人共同接的任务,则是押解一名练气之人,安全前往器洪城,然后安全送回。

    楚泽闻言摇了摇头,怪不得这些人,现在如此恭敬,有些事情也是风声鹤唳。

    看着三人眉心间,比楚泽还紧张数分时,楚泽突然感觉,这三人也算有趣。

    至少与那些,喊打喊杀的,执事堂之人不同。

    不仅是器洪城危险,这来回之路,也是凶煞的紧呐。

    楚泽心间也是一动,原来是接了任务的,若是自己出事,任务失败,这几人不仅会受到处罚。

    而且会再也回不到,那些险地历练,若是再重三分……

    而这三人心间也是苦涩,明白定是被人坑了,想着那个给任务的弟子。

    三人就恨不得生吞活剥了那人,一夜时间,三人已经知道了,楚泽与执事堂发恩怨……

    四人间,对视一眼,都是心中叹息,有一种同道中人的感觉。

    片刻后,四人突然笑了起来,本来的敌人,在此刻,竟然变成了同一个阵营之人。

    就连沉默的青阳,也是嘴角一扬,不再冷脸。

    而不知不觉间,四人也到了转接处,随着四人间轻笑,一声兽吼蓦然传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