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城卫
    平原的极远处,一处山巅上,一名老者与一个男子,相对而坐。

    男子面色焦急,似有要事去做,但突然间,看着虚空中,突然闪出一道红光。

    老者喃喃道:“看来他命不该绝,只是不知,他是否会成功。”

    男子焦急之色更甚,看着老者摇了摇头:“你似乎早已知道此事。”

    “入魔,是归途,也是,对于他来说,便是如此,只是不知,你如此赶去,又有何用,这是命轮运转,一切皆缘而已,他能走的更远也好……”

    老者声音愈加飘渺,男子看着老者,缓缓摸向了腰间的长剑,但还是缓缓放开长剑。

    看着远处的红光,男子突然问道:“你说你们的东西,他会学到么?”

    老者笑了笑,眯缝眼睛:“学到生,学不到亡,如此而已。”

    “我倒是很期待,如果天下最正义的地方,出了魔修,又会如何。”男子说完这句话,身形缓缓消散。

    老者没有继续阻拦,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陷入了沉默……

    年轻人在离开,器洪城外后,也是面色阴沉,想着将领的劝阻,年轻人眼中闪过寒芒。

    感受到某股气息距离目标不远,年轻人冷笑一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可以开始了。

    换了身衣服,腰上挂出城主府玉牌,年轻人拿出一方梭形法宝。

    紫气一动,法宝迎风而长,年轻人身形一闪,进入法宝。

    法宝顿时向着远处而去……

    而面对羽箭,楚泽还未张口,便感到了,一股生死之危传来,想要躲避。

    却发现这支羽箭,居然锁死了这片空间,此刻楚泽,连遁进混沌空间的,机会都没有。

    而且上一息,还在天边的羽箭,下一息,居然便闪到了,楚泽身前三丈。

    来不及躲避,就连乱云剑,也是拔不出来,楚泽眼中,闪过浓浓的危机,与一丝惊惧。

    不知从何而来的人,这箭道居然如此纯熟,楚泽明显能感到,这支羽箭,是筑基后期之人射出。

    但一箭下,只怕一些结丹强者也要饮恨,快与其中的威力,是一方面。

    最关键的是,一箭出,便已经锁定了,敌人所在的整片空间,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

    而一支羽箭射出,一丝气息都没有,即便以楚泽是神识,也是没有发现丝毫踪迹。

    看着这绝杀一箭,楚泽的心中,一股绝望之意传来。

    雪龙雕第二个反应过来,坚啼一声,最迅捷的速度顿时爆发,闪烁到天际。

    与羽箭的距离,顿时拉开一截,为楚泽又争取了一息时间。

    最后一刻,楚泽还是,调动全身的混沌灵气,形成了一层护罩,有混沌灵气,足以抵挡片刻。

    而周围的三人,看到这一幕,更是都没有反应过来。

    但三人感到危险后,还是兵刃使出,三层紫气笼罩了雪龙雕。

    三层护罩看似坚不可破,但楚泽明白,在这支羽箭下,这种防御还是差了一分。

    但是现在即便被射中,也不会必死,这支羽箭看似,射向的是喉间。

    但期间震荡之意,让楚泽明白,防住喉间,只怕羽箭,又会移向另一个地方。

    三层护罩下,空间松动一分,楚泽赶忙了抽出混沌灵气,心念一闪,将黑色木牌调出。

    浮现在手中,一股黑芒瞬间包裹了楚泽,也袭向了那支羽箭。

    黑芒下,更为坚固的一层护盾显现,但却也是极重,让雪龙雕的速度慢了一分。

    但此刻这羽箭,已经不足为虑,羽箭下一刻,狠狠的撞上了,最外侧的三层护盾。

    然而,看似坚固的紫气护盾,在羽箭下,被直接破为碎片,只是挡住了瞬息的时间。

    便被羽箭直接穿过,在执事堂三人,骇然的眼光下,袭向了黑芒。

    即便羽箭锋锐,在黑色木牌的黑芒前,也不过尔尔。

    羽箭刚刚接触黑芒,就像是陷入了泥沼,被直接困住。

    片刻后,在羽箭箭矢突破,黑芒化成的泥沼,箭矢到了面前三寸时。

    泥沼又成了冰层,直接冻住了羽箭,让羽箭只能存在于,楚泽的面前三寸。

    在黑芒下,羽箭呼啸之声渐停,慢慢恢复了平静,雷霆之意,也慢慢消散在空中。

    看着这羽箭安静下来,楚泽也没有撤去黑芒,毕竟阻挡羽箭,还是要靠黑芒。

    手中混沌灵气一动,楚泽往前一步,在混沌灵气的包裹下,拔出羽箭,放在四人中间。

    执事堂三人嘴角一抽,正要劝解,可羽箭已在楚泽手中,苦笑一声。

    看着羽箭没有异动,三人也是没有多说。

    看着这支羽箭,楚泽也是暗叹不已,看似与普通羽箭区别不大。

    像是某个势力,特制的制式羽箭。

    但是仔细一看,却又有着一种不同的感觉,却又想不出有何不妥。

    石兹看着这羽箭,突然指着羽箭末端,的一个细小字样,眼中闪过寒光。

    喃喃道:“这是器洪城的羽箭!”

    楚泽看了一眼,却是有一个北字,但北元宗如此之大,若是如此判定,却又有些武断。

    石兹用手弹了一下箭杆,箭杆发出一声,如潮水般的声音。

    石兹愈加笃定,接着说:“这支羽箭中,有着幽冥三族独有的,炼器之物听水石,这种东西只供一个地方,器洪城城卫军!”

    楚泽轻轻点了点头,原来还有这种说法,看来这北元宗的水很深啊。

    对于北元宗的各城情况,楚泽心中了然,各城城主府并非最强的势力。

    最强的是北元宗的城卫军,与城主府一般互不干扰。

    楚泽原本以为,这器洪城内,只有城主府与自己有恩怨。

    现在看来,这城卫军中,也有人出手啊,楚泽眼中闪过寒光,不管何人只要出手,都是敌人。

    楚泽盘坐一旁,赶紧恢复,刚才调出黑色木牌,消耗实在太大了。

    而执事堂三人,看着羽箭,还在继续推论。

    青阳看着这羽箭,摸了一下箭羽,闭上双眼,沉吟片刻:“一分听水石,城卫军中高层,七片箭羽,身份不低,看来我们的敌人很有趣啊!”

    陈石看着箭矢,心念一动,一股紫气打过去,顿时箭矢上,一道幽芒闪过,带着森严的寒意。

    将紫气腐蚀的干干净净。

    楚泽慢慢睁开双眼,此刻已经能缓缓站起,混沌灵气一动,将羽箭刚刚封存好。

    突然,一道恢弘的剑光,从地面袭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