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逃离
    洗魂江上,持剑的男子,还在忧心自己林兄,替自己的林兄,挡下了致命一击。

    但自己,却被一道羽箭,从肩胛骨而过,射透了丹田,羽箭所过之处,身体中传来了爆响。

    看着体内被羽箭所破坏,持剑男子眼中闪过了不可置信。

    而羽箭入体后,并没有停止攻击,一股巨大的吸力,在男子体内,吸收着男子的血气。

    而且原本一头墨发的男子,在数息间,头发已然斑白,年轻的面庞,也开始衰老。

    握剑的手,慢慢失去力气,手中的长剑,也无力紧握,随着眼中神采的消失。

    长剑啪的一声,坠入了洗魂江中,而这位结丹后期的强者,眼中闪过的不甘之意。

    也慢慢变成了恐惧,感受到寿命的极速流失,这位强者,眼中流露出了恐惧。

    再过数息,血色箭羽愈加邪异,气息也更加强大一些,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

    已经状如槁素的持剑男子,开始变成粉末,一阵风轻轻扬起,男子消散在此地。

    那些淡淡的粉末,也全部洒入了洗魂江。

    静,难以想象的静谧,此地响起的,只有血色箭羽流转时,发出的沙沙声。

    斩灭一位结丹后期强者,羽箭上,居然一滴血都没有。

    长箭后侧,那雪白的箭羽,似乎更白了一些,滴溜溜转了一圈,又回到了雪龙雕之前。

    绕着雪龙雕转了一圈,血色箭羽,也突兀的消失不见。

    一道声音在楚泽耳畔响起:“我只能做这么多了,保护你们的人来了,小心李家……”

    这道声音如风而去,楚泽面色一动,这暗中人是友还是敌呢。

    那柄诱敌用的长剑,此刻已经消失,楚泽最后看见的时候,那柄长剑遁入了虚空。

    楚泽眼中闪过惊骇,这人境界飘忽不定,有时如同筑基。

    但此刻却又一箭,灭了结丹后期之人……

    虚空内,一道身影,握着手中长弓的手,已经只余白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这道身影唤回长剑,感应到即将到达,此地的股股气息,身影连闪。

    走之前,往洗魂江畔的密林,遥遥的看了一眼,冷哼一声。

    一道光芒,去向了密林,身影眼中遍是寒光,消失在此处……

    而城卫军看着这一幕,一个个表情呆滞,似乎想起了什么,眼中遍布寒光。

    而拦在城卫军面前的男子,也已经明白大势已去,让开了一条道路。

    他与另外两人相同,却又有些不同,以他的背景。

    一来没有对雪龙雕直接出手,二来也没有伤到城卫军。

    此刻也没有惹出别的祸端,北元宗不会对他怎样,所以此人到了现在也不慌不忙。

    不过现在还是送这些人一程,这位结丹后期强者,对着城卫军一笑。

    手中拿出一把折扇,轻轻一挥,将城卫军直接送到了江心。

    此人也不离开,而是看着远处,此事的继续发展……

    洗魂江畔密林中,梭形法宝内的年轻人,突然感到背后,冷汗直冒。

    刚才空中的箭羽,以及那把长剑,都让年轻人明白,是自己找来的人,帮了自己的敌人。

    而此刻处于此地,年轻人也是片刻,都不敢妄动,虽然知晓城卫军会搜查此地。

    若是被抓出,难以解释但年轻人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看着近在咫尺的雪龙雕。

    年轻人明白,片刻的犹豫,不仅导致了计划的失败,就连年轻人自己,恐怕也要搭在此处。

    家族与城卫军,因为最近的一些事情,本来就不和睦。

    现在若是再被城卫军抓住,只怕会雪上加霜啊。

    年轻人手中浮现出,一抹青色的光芒……

    洗魂江上空,所有人都不敢再出声,而那位林兄,此刻也是心头巨震。

    不过此人想的,也并非是为,持剑之人报仇,看着这枚羽箭。

    男子似乎看到了最可怕的魔神,长啸一声,居然要离开此地。

    这支箭羽之下,男子的心神,已经彻底失守,虽然羽箭已经消失。

    那一把带给男子,生死之危的长剑,也已经离开此地,但男子还是感到了一阵惊惧。

    不敢在想什么雪龙雕,这人心中,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逃离此地。

    哪怕是被北元宗,天涯海角的追杀,男子也要离开这里。

    感受到周围虚空中,已经距离此地不远的,数道意识。

    男子明白,北元宗援军将到,若是现在离开,说不得还可以,多活片刻。

    想到这里,男子周身气势猛然狂暴,道道雷霆却没有袭向北元宗弟子,也没有袭向雪龙雕。

    蕴含一丝天威的雷霆,居然作为男子离开的工具,为男子划开了一道虚空。

    楚泽看着这男子所做的一切,心中松了口气,只要此人离开,此地就已经没有大的危险。

    虽然楚泽已经感受到,北元宗援军将至,但此刻也无法留住此人了。

    与其让这个男子鱼死网破,还不如让这个男子就此离开。

    楚泽散开了神魂中,酝酿已久的一击。

    本来的打算是,此刻男子心神失守,这一击定可以逼退此人。

    若是这一击击中此人,楚泽有把握让此人,受到重创,毕竟此刻楚泽的神魂,已经不弱。

    但既然这男子要离开,楚泽还是决定,不再冒险,否则此人鱼死网破,此地可经不起折腾。

    男子查探了一下虚空,感受到虚空的安静,男子长啸一声,没有危险便可以离开。

    远处一道道城卫军的身影,已经闪到江畔,看着这男子要离开。

    所有城卫军,张弓搭箭,但这些人,也不过是一些筑基之人,箭羽又能如何。

    男子看着这些箭羽,轻蔑一笑,再次运起雷霆,轰击这虚空。

    这些从四周赶来的城卫军,纷纷射出了箭羽,虽然击中了男子。

    却也只是击中了男子,最外层的防御,而且连一道白印都没有留下。

    楚泽看着赶来的城卫军,心底放松了许多,感到一阵疲累袭来,但还是强撑着没有倒下。

    而雷霆轰击之下,虚空的缝隙也越来越大,四周的虚空,都有城卫军的高层赶来。

    但唯独男子轰击的虚空,依然毫无动静,男子看着一人空隙的虚空。

    利用修为扩散声音,吹了声口哨,闪身而入,虚空对于男子来说,已经不再可怕。

    可怕的是,这些北元宗之人。

    城卫军所有人眼中闪过怒火,被敌人这样逃开,每个人都心有不甘。

    就在这时,此地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将洗魂江水,倒灌其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