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处罚
    洗魂江上,看着男子进入虚空,许多城卫军高层的,气息也到了这里。

    这里已经没有太多危险,而四周的蓝光,依然存在,没有半分消减。

    这种情况却似乎,只针对楚泽与雪龙雕,对于执事堂三人,却没有影响。

    想到这里,楚泽感觉神魂一震,天旋地转,软软的倒在了雪龙雕上。

    自然也没有看到,接下来的虚空崩碎,而楚泽晕倒后,混沌空间也缓缓停止了供应。

    没有了混沌空间进行供给,执事堂三人,开始慢慢醒来,看着这一幕幕,

    三人也是心头巨震,对于刚才的状态,也是疑惑万分,但看到楚泽晕倒。

    这三人心中也已经明白,这事情肯定,和楚泽有关。

    感受到与刚才天差地别的神魂,三人都明白,此刻得了大机缘,互相对视一眼。

    对这里的情况,三人虽然知道的不是太多,刚才也陷入了深度入定。

    但看着这些城卫军的气息,笼罩了雪龙雕,三人清楚,恐怕是雪龙雕的修为已经曝光。

    虽然早了一些,但也已经无妨,三人缓缓站起,想要让雪龙雕前往江畔。

    却发现雪龙雕,居然也陷入了,一种诡异的状态。

    摇了摇头,三人只好等在此处。

    一道温和的声音,在江上响起:“北萧城萧家长老,萧无意对我北元宗,弟子擅自出手,本应重罚,但此刻,此人已经卒道,人死为大,不再处罚,但萧家,还是不可放过!”

    江中所有人,心头一震,这萧无意,就是刚才被血色箭羽,一箭灭杀的人。

    而北萧城萧家,更是不弱,元婴老祖便有三位,在北元宗中,也算是不弱的势力。

    但这一下,只怕是萧家,也承受不住,城卫军的怒火。

    毕竟一只结丹雪龙雕,再怎么强大,也不会让北元宗,对于萧家出手。

    但城卫军求救焰火放出后,若是这萧无意识相一些,不再出手,最多是自己身死。

    不会牵扯到萧家,但现在,焰火之后还悍然出手,那就是藐视城卫军了。

    所有人对萧家,也是叹了口气……

    江畔的城卫军,也开始对江畔密林,进行了例行搜查。

    随着虚空寸寸崩碎,缓缓流淌的洗魂江,也倒灌入一个巨大的黑洞。

    原本的黑洞一片平静,但数息后,一个凄厉的声音直接响起,一道身影从黑洞中倒飞而出。

    正是已经从虚空中,逃离此地的那名男子,此刻的男子,已经无比凄惨。

    周身护体的雷霆,已经消散在虚空,虚空中强大的撕扯之力。

    本就不是一个,结丹后期的修士可以承受,况且男子刚才,心神不定。

    本来平稳的虚空,又被人出手轰碎,导致空间中,那种种狂暴的力量,更加肆虐。

    而彻底进入虚空后,更是被虚空中一股股,空间之力所拉扯,护体的雷霆,也在数息内崩碎。

    本来以神魂之力,男子也是可以扛过此劫,但是那被吸入黑洞的,洗魂江水。

    成了压倒男子的最后一击,洗魂江水,平日里自然可以凝练神魂。

    但对神魂,也是有一定影响的,况且能够流入黑洞的江水,也并非普通的江水。

    对于男子,已经疲惫的神魂来说,如此刺激已经将男子,推向了陨落。

    掉出黑洞的男子,身上没有一片好肉,面上更是惶恐。

    看着四周,已经出现的城卫军高层,其中不乏一些凝魂之人。

    男子眼中一片绝望,想要自爆时,却被一名城卫军高层直接拦住。

    一道金色的链条,直接锁住了男子的神魂,也锁住了男子,自爆的希望。

    男子在锁链下,身形慢慢变小,最后与常人的拳头无异。

    这并非是戏法,而是这锁链,直接将男子的肉身,进行了禁锢。

    而且这种禁锢,是一瞬间完成,将一名七尺之人,变做了拳头大小。

    这种禁锢也是不可逆的,也就是说,一位结丹后期之人,今生今世,都会是这般模样。

    这种剧痛,已经不是言语,可以描述清楚,男子眼中渐渐泛白。

    由拳头变成了,一个被血液包裹的拳头,所有的血液,在一瞬间崩开。

    覆盖在林升体表,这道锁链,也被那名高层收走。

    一道巨大的声音,在江面响起:“万邪宗副宗主林升,妄图坏我北元宗大事,今日带回,在北元宗山门前,跪拜三年,若万邪宗有所不服,欢迎驾临我北元宗!”

    万邪宗也是一方不弱的宗门,其中大多是一些邪道修士,无法无天。

    怪不得这人,敢于对北元宗直接出手。

    江中一片哗然,而这直接的处罚,已经说明了,北元宗的暴怒。

    跪拜之礼在寻常修士之间,一般都不会使用,更何况是两个宗门间。

    这林升,也并非是普通的宗门弟子,而是一名副宗主。

    许多人已经从这处罚中,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赶忙悄悄离开。

    这林升现在也已经,慢慢苏醒,听到这话,眼中爆发出屈辱,发出了嗬嗬的声音。

    但凝魂强者出手,若是被这,结丹后期之人挣脱,才是天大的笑话。

    但随着林升不断挣扎,他的身形居然在慢慢恢复,等到了原来的身形。

    啪的一声,林升脸上,顿时肿胀一片,这可是结结实实的打脸。

    而且打的不仅是脸,还有那受创的神魂,林升顿时白眼一翻,倒在空中。

    一道冷哼之声响起,林升被砸到江畔,城卫军拿来特制绳索,将林升直接绑住。

    而这时,江畔的另一名,结丹后期之人,对着所有人一拱手,神识在雪龙雕上探寻一番。

    朗声道:“这四位北元宗才俊,倒也算不凡,哈哈哈,既然北元宗在这洗魂江,还有要事,那我就先走了……”

    话音落下,这道身影慢慢消散,数息后,数道城卫军之人飘然而去,进行追赶。

    没有人再去注意,那个结丹之人,所有人都开始担心自己的处境。

    洗魂江已经被封锁,所有的人暗暗,吞了口唾沫,进退两难。

    今日这北元宗如此暴怒,若是殃及池鱼,可如何是好。

    而这时,另一道声音响起:“北元宗办事,洗魂江清场!”

    所有人闻言心头一喜,清场也好,还是保下小命重要。

    一道道气息灰溜溜的离开,不管是筑基,还是结丹,就连一些凝魂之人,也释放着善意。

    表面闭关中,确实无法离开。

    就在这时,铿锵的刀剑出鞘之声,突然响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