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狗子的奇遇
    洗魂江上,兽尊者研究雪龙雕,也到了关键的时候,看着雪龙雕体内,愈加凝实的神魂。

    兽尊者满意的点了点头,眼神一动,看到了遥远距离外,一座看似平凡的大殿。

    感受到一股异动,大殿将倾时,兽尊者打了个哈欠,一只手遥遥挥出一道光芒。

    然后看着洗魂江摇了摇头,转身而去,离开了此处……

    步入大殿的楚泽,虽然发现了狗子的异动,但一回头,却发现狗子已经不知所踪。

    心底大惊,原本的宫殿,此刻也开始从远处崩塌,而楚泽神魂上,那一层叶寒的气息。

    也开始一寸寸的掉落,尽管混沌空间在修复,但也是赶不上,气息掉落在地上的速度。

    而原本的那层光幕,早已经被坍塌的,宫殿所掩盖。

    此刻已经来不及退出了,这时楚泽也看到了狗子,向着一道金光而去。

    感受到那金光中,暗含的一丝妖族气息,楚泽顿时明白。

    这一切的变化,就是因为狗子走向金光,但现在已经提醒不及了。

    而且金光附近,已经形成了一方高台,一条小路,也通向了楚泽宝物,所在的地方。

    楚泽一咬牙,看着自己前方,那不远的宝物,所散发的光芒。

    直接冲了上去,这种地方,只要拿走了真正的宝物,失去了能量,应该可以阻止这种自毁。

    真正的宝物附近,应该会有离开的道路,金光附近的高台,已经说明了一切。

    此刻楚泽已经,顾不上别的了,对于石头中,那些意识的忌惮,也已经忘却。

    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离开这里。

    楚泽神魂骤然爆发,既然此刻,已经没有办法再隐藏,倒不如全力冲向那宝物的所在。

    混沌空间也是不再保留,其中的蓝光,也是覆盖在楚泽的神魂上。

    宫殿的坍塌速度,也已经越来越快,一些掉下来的石块,居然带着一些幽焱。

    楚泽见状不好,爆发下赶紧离开,前往不远的宝物。

    现在的楚泽,已经可以看到,那宝物,是一套漆黑的战甲!

    而且战甲所在的地方,已经形成了一方高台,高台上的宫殿。

    似乎受到了保护,并没有坍塌的迹象。

    心头一热,一套战甲,不管是什么境界的,都是不俗,楚泽的速度,又快了一些。

    战甲这东西,可是攻防兼备啊,而且看来那宝物所在的地方,也是安全的……

    而另一侧,狗子由于被金光所吸引,作为结丹境的神魂,速度本来就不慢。

    又有金光隐隐召唤,速度更是快了一些,比楚泽还要快一些。

    等到了金光所形成的高台前,狗子突然恢复了神智,但看着金光,眼中贪婪之意大涨。

    这金光中,居然有一只妖兽的遗骸,保持着蜷缩姿势。

    而这妖兽遗骸,散露的修为,居然与龙族血脉暗合。

    遗骸眉心,一滴莹莹的血液,散发着恐怖的气息,一道道波纹,在金光中浮现。

    等狗子到了金光前,狗子神魂中,那一丝丝浅薄的龙族气息,也直接爆发。

    有楚泽所给龙血的加持,这次是真正意义上,毫无保留的爆发。

    居然引动了,那遗骸的回应,周围的金光,开始慢慢围向狗子。

    给狗子的神魂,镀上了一层金辉,金辉之下,狗子一脸享受。

    而那滴血液,也在滴溜溜的,围着狗子旋转,最后缓缓嵌入了,狗子神魂的眉心。

    狗子眼中闪过痛苦,长啸一声,那座骨架也向着狗子而来。

    轰鸣作响,居然融入了狗子的神魂,以这座骨架,这种融入,也并非是融合。

    而是以狗子的神魂,暂时存放这骨架,狗子心中也已经早有算筹。

    忍着神魂撕裂的痛苦,狗子回头看了一眼,宫殿的坍塌,已经快到金光的前面。

    虽然金光的下面无碍,但金光后面的小路,已经有了裂纹。

    强忍痛苦,狗子冲出金光,他可没有楚泽,那样的机缘,只好用神魂,硬扛掉下的石块。

    不过妖兽皮糙肉厚,现在又有那滴血液,进行保驾护航。

    狗子被砸后,也只是惨嚎一声,反而跑的更快了一些。

    速度快很多的楚泽,看到这一幕,也放心很多,毕竟他不可能,抛弃狗子一个人走。

    感受到狗子眉心,那滴血液的恐怖,楚泽笑了笑,这机缘倒真是不弱。

    而在狗子带着血液离开后,那金光也开始慢慢破碎,这大殿的坍塌也快了很多。

    不敢多做停留,楚泽赶紧离开,现在已经可以感受到,那战甲的煞气了……

    而洗魂江,江心,原本普通的石头,在那只巨手下,此刻闪着浓烈的血光。

    数道意识,也已经是萎靡到极点,所幸那只巨手,并没有彻底毁掉石块。

    只是切断了这些意识,与藏宝之地的联系,这些意识间,也开始互相埋怨。

    到了最后,即将变成争吵,甚至有两道意识,已经开始运势时。

    一道女声缓缓响起:“放心吧,虽然现在无法通知,但大殿内,那位大人的神魂也在……”

    听到大人二字,所有的意识慢慢沉寂下来,不敢多言,这次的事情,所有意识都有责任。

    现在能做的,也只是修复这石头了,况且以偷入者的修为,又能得到,什么好东西呢……

    所有的意识,慢慢收起了战意,开始散发出淡淡的蓝光,修复被巨手所破坏的石头。

    也在战战兢兢的,等待着处罚的到来……

    而执事堂三人,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已经昏迷过去,体内的经脉,也已经成了一团乱麻。

    但三人还是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一直逼问下,这年轻人一个字都没有说。

    就连年轻人的名字,三人也是没有问出来,年轻人身上,证明身份的玉牌,也早已成了粉末。

    三人可并非善男信女,作为执事堂的人,手上又怎么可能,不沾血呢。

    虽然对于这年轻人的,目的很清楚,但没有这年轻人的供述。

    三人也无法利用执事堂的身份,做太多的事情,毕竟这年轻人的背景,也是太深了一些。

    但再深的背景,也不该对付执事堂三人,看着这年轻人。

    青阳叹了口气,挥了挥手紫气一动,开始给青年人治疗,他们的手段虽没有尽出。

    但既然年轻人决意不说,再过折磨也是无用,将印符从年轻人体内抽出。

    三人盘膝而坐,真正的看守着年轻人。

    而年轻人也悠悠醒来,并没有威胁三人,但眼中的怨毒,已经让年轻人的眼眶,有些难盛怒火。

    一声声呼啸在远处突然传来,青阳面色一变……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