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守宝者
    洗魂江畔,先到达江畔的,四名城主府属下,看着那年轻人,被执事堂三人折磨的不成人样。

    眼中闪过寒光,但感受到执事堂三人的修为,还是选择了在一旁看着。

    但手中兵刃上,已经溢满了杀气,远处,一道道风声作响。

    更多的人,即将来到江畔,城主府的人对视一眼,想着主子的吩咐,开始在远处结阵。

    又有四名筑基后期的,城主府之人,到达江畔,与原先的四人汇合后,慢慢的包围了洗魂江。

    阵法的气息,也开始缓缓浮现,一股股澎湃之意,也是在江畔鼓荡。

    而那李姓年轻人,吞下丹药后,气息也是平复了很多,修为也是慢慢拔高。

    看着那远处的阵法,年轻人已经明白了,家族要做什么,年轻人心底,也是充满了期待。

    毕竟抹杀执事堂的人,也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不过对于自己的安危,年轻人也是有了一丝隐忧。

    执事堂三人端坐,在年轻人身旁,闭目调息,对一切是恍若未闻。

    也没有关注远处的阵法,对于年轻人的小动作,也是没有阻拦。

    嘴角扯出冷笑,只要李家敢出手,那么执事堂,也不是好惹的。

    青阳手底,一抹早已染成灰烬的玉符,静静的躺在手间。

    三人闭上双目,感受到楚泽与雪龙雕,愈加悠长的呼吸,也不再担心。

    看着楚泽周身鼓荡的,那一丝绿芒,三人眼中,也是充满了羡慕。

    兽尊者不管是攻击,还是防御,或者是管束宗门内的,一切妖兽,都只是一道绿芒。

    北元宗内,对于这道绿芒的传说,也是多的数不胜数,曾经有妖兽,得到了一丝绿芒。

    本来最多到筑基的妖兽,感悟了其中的一丝大道,居然激发了先祖血脉。

    虽然比不上龙族血脉,但也是上古时期,一个不弱族群的血脉,最后成了妖族巨擎。

    婉拒了守护者的邀请,拜在兽尊者座下,成了兽尊者的大徒弟。

    而兽尊者收徒,也是只收妖族……

    但对于弟子,还是会教导的,如果弟子被兽尊者看好。

    就会得到一丝绿芒,运气好的话,修为便会青云直上,那就是一步登天了。

    运气不好,,经脉,丹田,也会得到彻底的提高。

    现在看来,这楚泽也是走了大运了……

    岩浆内,楚泽与狗子的速度,也是越来越慢,看着近在咫尺的,那道火红色光幕。

    楚泽也是有些无奈,穿过了上层的,岩浆河流后,到了深处,这岩浆居然越来越黏稠。

    即便是有战甲相助,也是越来越缓慢,而身后的宫殿中,一股突然升腾的恐怖意识。

    也是让楚泽心惊,而对于宫殿的掌握,也是越来越弱,楚泽明白,这并不是战甲的问题。

    那些消失的地方,应该是彻底消失了,那团黑气,应该是一种禁制。

    若是没有抹去,只是单纯的炼化,此地应该还可以存在。

    但楚泽让混沌空间,直接吸收了那道黑气,应该是真正的隔绝了,战甲与此地的联系。

    让此地断了能量的供应,才会导致这种情况的发生,此地应该要真的毁灭了。

    而那道意识,应该是守护这里的守宝者了,若是这里毁灭,恐怕这道意识,也是难以存在。

    楚泽眼底闪过一抹异光,这里不可久留,根据战甲反馈的消息。

    这种情况虽然从未发生过,但楚泽一路走来,对于这种禁制,也是了如指掌。

    那守宝者现在做的,就是全力一击,只要抹掉拿走战甲的人。

    让战甲重归原地,这里的一切,又会恢复如初的。

    而现在唯一安全的地方,也只有岩浆中,那火红的光幕了。

    楚泽长啸一声,眼底闪过疯狂,若是真的让这守宝者,完成最后一击。

    只怕只有一丝的攻击,也能埋葬楚泽,战甲缓缓浮现在岩浆中。

    战甲的血锈,在岩浆中开始被融化,一滴滴的浮现在岩浆中,如同铁刀切开豆腐。

    一滴滴血锈,直接破开了,黏稠如墙的岩浆,岩浆被直接化开。

    但更大一部分,却被血锈直接吸收,看着这邪异的一幕,楚泽的眼中也闪出了邪光。

    战甲也开始慢慢舒展,两件臂铠,开始显出原来的样子。

    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气息,左臂臂铠上,一股正道的磅礴之气,在岩浆中缓缓凝聚。

    右臂臂铠上,一股魔道的凶煞之气,吸收着岩浆中,那狂暴的气息。

    楚泽看着这一幕,心头狂跳,近古这炼宝之术,真的是让人惊叹。

    本以为血锈是后天沾染,正道的青芒,是炼宝时就有的。

    但现在看来,这炼出战甲的人,也算是天纵之才了。

    两种不同的大道,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炼制方法,将这两种方法融合,便已经不凡了。

    还能融合的如此完美,楚泽心中也是暗叹。

    而在这里,岩浆中的邪异之意加持,明显是,右臂臂铠占了上风。

    两道臂铠,在岩浆的加持中,渐渐变成了正常大小,缓缓到了楚泽的身前。

    楚泽嘴角一扬,双臂伸出,臂铠缓缓贴合了楚泽的手臂,再次做出细微的调整。

    咔哒咔哒,两声脆响,在岩浆中响起,臂铠完美的贴合在,楚泽的双臂上。

    楚泽神魂的气息,也是在一步步高涨,结丹后期,结丹后期巅峰!

    而其余的战甲,除了护心镜以外,剩下的缓缓回到了楚泽的身体。

    那块青铜色的护心镜,慢慢变大,笼罩了楚泽的胸膛。

    而楚泽在这股气息的影响下,居然不再选择退避,眼中居然闪出了战意。

    旁边的狗子嘴角一抽,也看出了不对劲,戳了一下楚泽。

    楚泽的左眼中,属于修士的睿智,也是慢慢消散,而右眼中的狂暴,开始占据了楚泽的神魂。

    但看着狗子,楚泽还是长啸一声,拼着最后的理智,将狗子直接砸向了,那道光幕中。

    狗子猝不及防下,被直接砸入光幕,身形一闪,消失在这宫殿中。

    楚泽眼中闪过嗜血,接受了臂铠后,他已经明白了,这宫殿中,还有一个宝贝没有收取。

    看着宫殿的高台,楚泽将最后一丝理智,湮灭在神魂深处,朝着宫殿再次飞去。

    战甲的青芒,为楚泽遮去岩浆,战甲的血锈,为楚泽吸收着岩浆。

    楚泽的气息,再度暴涨,却没有发现,混沌空间中,那一股股彷徨之意。

    也没有想到,一股暗流已经袭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