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臣服
    岩浆中,此刻的楚泽,左臂一股青芒流转。

    抵抗着除了左臂,以及左部胸膛以外,其他各处传来的血锈。

    楚泽比较清醒的一丝意识,也全部放在了左臂臂铠中。

    而楚泽的神魂,除了青芒流转的地方,比较正常外,其他的地方,已经被血锈彻底控制。

    形成了虚幻的血锈战甲,包裹着楚泽的神魂,也侵染着楚泽的神魂。

    楚泽的脸上,覆盖着血色的面甲,连一头墨发,也变成了血色。

    身着一身战甲,楚泽的气息,也变得如同山岳一般,端坐在岩浆中。

    似乎比岩浆还要火热一些,睁开双眼,楚泽的眼中,已经是道道岩浆在流淌。

    左眼中,一丝精芒固守灵台,不管如何,楚泽也不会为了强大,而放弃真正的理智。

    眼中闪过一抹思索,楚泽看见了,宫殿的高台上,站着的一名男子。

    对于男子的思索,楚泽也是心中有数,在臂铠覆盖在楚泽手臂后。

    楚泽已经明了,这守宝者,其实就是真正炼化战甲后,获得的跟随者。

    而外面那块石头中的意识,也是这守宝者,拉来的壮丁而已。

    这守宝者现在的意图,已经十分明显,在楚泽已经勉强算作,初步炼化后。

    不仅没有臣服,反而选择了暗中攻击,那么就不要怪楚泽,心狠手辣了。

    若是此人不愿意跟随,楚泽自然不会强留,毕竟这男子的修为,虽然很高。

    但以楚泽前世的目光看来,也不过尔尔,强扭的瓜不甜,楚泽还是明白的。

    此人却选择了攻击,而且还想,侵占楚泽的神魂,那么就只有让这男子。

    真正的臣服,才能让楚泽的神魂,再次安静下来了。

    虽然楚泽无法奈何这男子,但战甲对于这男子,可是有着巨大的压制。

    看着岩浆中,一股极其强大的热流涌来,楚泽眼中遍是兴奋。

    这男子也真是够“聪明”,明知这臂铠可以吸收岩浆,还是送来这么多。

    臂铠一动,楚泽直接冲向了岩浆,血锈形成的战甲,也开始

    感受到炙热之意,在神魂中流淌。

    楚泽明白,真正的机缘要到了,以这臂铠的吸力,只怕会将这深渊中的岩浆。

    吸个七七八八,才会结束的,但这需要时间,男子与楚泽争夺的,就是时间。

    而男子送来的,这股黑色的岩浆,最也是深处的热流,却是浪费了自己的气力,帮了楚泽啊。

    感受到岩浆中的种种异动,楚泽嘴角,牵出一抹嗜血的寒光,开始了直接的吸收。

    有血锈之甲在,楚泽的吸收,已经不再限于右臂。

    而是全身的,每一寸血锈之甲,都在吸收这黑色岩浆。

    而原本只是轻轻附着在,楚泽胸膛的护心镜,也开始慢慢缩小。

    青芒也开始,放弃了左臂臂铠,开始据守护心镜,守护着楚泽。

    而有了这黑色岩浆,对于楚泽来说,或许就不需要苦战,也可以压制这男子了……

    而宫殿高台上的男子,也发现了这一幕,眼中怒火更盛。

    搅动那黑色岩浆,若是以原本的修为,自然是一丝气息,就可以做到。

    但现在搅动这黑色岩浆,再转到岩浆表层,也是让男子,有些力有不支。

    而且不仅没有直接灭了,那炼化战甲的人,反而让炼化战甲的速度,快了一些。

    而那炼化的越多,对于男子的压制,便会越大,现在的男子,已经感到了一阵晕眩。

    想要出手的想法,也是越来越微弱,宫殿对于男子的排斥,也越来越强烈。

    而外界的传送点,传来的异变,也是让男子,有些难以置信。

    男子一方面开始镇压,外界传送点是异变,另一面,开始加快恢复自己的境界。

    虽然动用的实力越多,陷入沉睡的时间,便会越长,但男子已经没有选择了。

    他不愿意作为别人的附属……

    站起后,楚泽全身,已经覆盖着血锈之甲,那一丝青芒,虽然还存在,但也已经十分微弱。

    战甲的膝盖,手肘处,锋利的倒刺闪着寒光,而在岩浆的凝聚下。

    楚泽手中也出现了一柄,布满炎光的长剑,光芒流转间,汲取着岩浆内的一股股黑芒。

    形成了独特的黑色纹饰,而纹饰中潜藏的,是最恐怖的黑色岩浆。

    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

    长剑的锋锐之气,愈加凝实,楚泽明白,现在正是锐气,最强的时候。

    这第一剑,也就是最锋锐的一剑,一定要破开,男子的防御。

    长剑遥指,一道岩浆托着楚泽,直接到了高台上,楚泽如魔降世。

    最外侧被黑色岩浆围拢,里面的血锈之甲,更是添了邪异。

    一步步带着岩浆,踏上了高台,在高台上,留下了巨大的脚印。

    盘膝而坐的男子,看着突然出现的炼宝之人,突然感到了惧怕。

    看着修为低下的,这道神魂,男子居然想直接膜拜。

    那一股气势,根本与修为无关,而是因为战甲对于男子的压制,已经彻底展现!

    “火焰剑幕,显!”阴冷的声音,在男子耳旁响起。

    黑色岩浆缓缓散开,一道道岩浆小剑,出现在高台上。

    带着寒光,对准了男子,向着男子缓缓靠近。

    男子听着这平常的名字,却突然感到了心悸,刚才凝聚起来的攻击。

    也开始缓缓消散,想要站起来近身攻击,却发现,这里的空间。

    已经被黑色岩浆彻底锁死,男子调出的黑色岩浆,此刻却成了,封住男子退路的工具。

    这让男子更加心惊,抬起头,看着那非人的瞳孔,男子更是感到了绝望。

    战甲压制下,十成的修为,发挥不出一成,而这一成,也根本无法凝聚。

    楚泽看着这男子的变化,明白这男子的心中防线,已经崩溃。

    对于这战甲的来历,楚泽更是好奇了一些,但现在还是要让这男子,做该做的事情。

    手一挥,千百道小剑,围拢着高台,离男子更近了一些。

    恐怖的高温,已经让空间,有些融化的味道。

    “尔,可臣服于我?”冰冷的声音,在高台上回响!

    男子的背后,已经是冷汗岑岑,感受到小剑的威力,与战甲的压制。

    眼中一抹狠辣出现,此刻答应又何妨,出去了找个好机会,逃离便是。

    “守宝者莫青拜见大人!愿意臣服。”莫青对着楚泽跪倒,眼中闪过了楚泽屈辱。

    楚泽没有在意莫青的眼神。

    正要离开,只听咔嚓咔嚓的声音,突然在宫殿中响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