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放人
    宫殿的高台内,楚泽盘膝而坐,但周身的气势,开始慢慢暴涨。

    刚才回到莫青面前的臂铠,此刻也重新回到了,楚泽的面前。

    而且现在的臂铠,有了混沌魂光,与楚泽的联系,更加紧密了一些。

    楚泽用起臂铠来,也是更加得心应手,而那莫青,此刻也是倒在了,混沌空间之中。

    被混沌魂光彻底包裹,慢慢的撕扯着,莫青的神魂,将莫青的神魂,开始化作丝缕。

    将莫青原本的意识,直接塞入了,血狼阵法的阵牌中,听着莫青咆哮,楚泽也是心中冷笑。

    没有了神魂支持的莫青,与普通的残魂,没有丝毫区别。

    在血狼阵法下,甚至不如一些,有身体的普通修士,这莫青还是,老老实实的,做阵灵吧。

    现在的楚泽,实在不敢放任,莫青掌握战甲,也不愿意让,莫青现在的意识直接消散。

    废物利用下,楚泽缺的也就只是,一个阵灵了,倒不如让莫青的,意识做阵灵。

    而器灵则已,莫青的神魂为基,以楚泽的一丝意识温养,重新塑造着新的意识。

    这样虽慢,但却十分保险,而且战甲虽好,楚泽现在也根本用不到。

    等到可以使用的时候,新的器灵,应该已经大成,压下这些思绪,楚泽开始炼化。

    而那莫青刚才,炼化了一部分的腿甲,战靴与披风,此刻也是便宜了楚泽。

    等到楚泽再利用,神魂温养一番,就可以利用一下了。

    当然也不可能像臂铠一样,那么强大,但有了这些部位的保护。

    楚泽可以直接冲过,这暴风所形成,区域的可能,也是大了很多。

    那空间乱流,也会弱上很多,而且想要顺利离开,还是要放下一些东西。

    那些岩浆,不可以全部带走,毕竟随着战甲的炼化,这里已经属于楚泽。

    岩浆作为这里的一部分,可以生生不息,也不必急在一时,将岩浆带走。

    留下一部分,稳固这里也好,这里说白了就是一个极大的阵法。

    即便以楚泽的目光看来,也是不弱,楚泽还想好好,研究一下这神妙的阵法。

    又怎么会竭泽而渔呢,这次

    而且现在的臂铠中,有混沌魂光,虽然比起岩浆,差了一些,但却更加得心应手。

    想到这里,楚泽手一动,将绝大多数的岩浆,倾入到深渊中。

    深渊中,顿时浮现出一股吸力,岩浆开始落在深渊的底部。

    那空间乱流,随着岩浆的注入,也是开始慢慢消散,但若是想要一丝不剩。

    自然是不可能的,毕竟空间乱流,已经形成,根本难以驱散,现在变弱了这么多。

    也算是楚泽福大命大,而那道火红色的光幕,也开始慢慢稳固。

    楚泽点了点头,是时候回去了,狗子在外面,应该等着急了。

    却是不知道,这里通向的,到底是不是,洗魂江心呢。

    楚泽突然想起一事,此刻再也等不到,光幕彻底稳固,臂铠中剩余的岩浆一动。

    披风,臂铠,腿甲,战靴覆盖在楚泽周身,保护着楚泽,直接冲入了光幕中……

    洗魂江畔,城主府的人群中,一名筑基后期的中年人,穿着一身华服,也匆匆赶到了这里。

    周围的城主府之人,即便是结丹的强者,也赶忙行礼,表明了这中年人,身份的确不凡。

    中年人挥了挥手,没有心思搭理这些人,对于这些人,也是有些无奈。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中年人眼中遍是惊慌,看着江畔已经布好的阵法。

    当真是一脸的焦急与惊惧,对于家族中的决定,中年人也是无法改变。

    此刻来到这里,也是想把这事情,尽量无声无息的抹去,既然已经做了。

    就不能留下,一点点的痕迹,而且一定要把李家撇出去。

    毕竟这三人的身份,可不是普通的,执事堂之人啊。

    而且还要把,家族中那位小祖宗,给先捞出来,想到这里。

    中年人朗声道:“三位大人,在下乃是器洪城城主府,二管家李路风,还请将我家李彻少爷,放了吧,一切好商量!”

    青阳看着这李路风,眼中闪过嘲讽,这李家二管家的身份,也算是不低了。

    但也不过是家奴而已,陈石知道了,这李家年轻人的身份。

    对于李彻这人,执事堂三人,虽然没有见过,但执事堂的资料中,也是有资料的。

    李家嫡系,在李家年轻一代中,排行第二,也算是比较重要的人物了。

    怪不得会引得,这么多人来此地,看着这李彻现在已经恢复。

    石兹手一挥,将李彻体内,最后一道后手,直接取出,让这李彻又是一阵惨嚎。

    执事堂三人对视一眼,陈石,石兹暗自摸向了自己的兵器。

    等到把这李彻扔过去,只怕,也是

    也没有心思,与李路风扯皮,青阳剑气一动。

    将李彻的经脉,以执事堂的手法,进行直接封锁,然后剑气一松。

    李彻就如同,离弦的箭一般,直接插向了对面的阵法。

    这李彻少爷刚刚恢复,还没有享受一下战斗,就又被如此狂暴的,封锁了经脉。

    刚才所想的挑战石兹,只怕也是做不到了。

    而且青阳动手的时候,将李彻的衣服,也是重点照顾,一身华服,也是变作了丝丝缕缕。

    李彻紧闭双眼,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耻辱,风驰电掣的砸向了阵法。

    两名结丹强者,天地之力一动,将李彻托住

    李路风眼中,也是充满阴霾,虽然双方已经,无法回转。

    但如此侮辱,在李路风看来,还是过了一些。

    看着执事堂三人,李路风也是再没有了顾虑,这三人今日也不用离开了。

    李路风压下心底阴霾,朗笑一声:“执事堂三位大人,在下听闻执事堂阵法强大,还请指点一下,我器洪城的阵法!”

    话音未落,李路风眼中闪过寒光,手一挥,抢先攻击,对于执事堂这三人。

    李家也是多有研究,自然明白这三人不弱,又怎会落于人后。

    看着执事堂三人的轻蔑,李路风眼中闪过嘲讽,现在就让你们笑吧,一会就该哭了。

    执事堂三人对于李路风,这种行动,也是没有意外,更是早有准备。

    而且三人并非没有发现,李路风的小动作,但是三人等的,就是李家攻击执事堂。

    但阵法中,原本正常的修道阵法中,一道不属于修道者的气息。

    突然开始酝酿,执事堂三人,面色一变……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