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道纹到手
    幽冥山脉外的平原上,兽尊者已经在这里,呆了快有半月。

    也挡住了一波又一波,前来查看的,北元宗之人,看着下面的黑影,融合越来越缓慢。

    兽尊者叹了口气,按照这种架势,没有一年半载,根本是难以融合的。

    虽然急切,但兽尊者作为北元宗,在这里看守的人,也只能继续看守。

    感受着无尽的距离外,一出虚空中的,那些种种波动。

    兽尊者也是十分感兴趣,毕竟这种东西,即便是兽尊者,也是很难遇到。

    嘿嘿的笑了两声,兽尊者双眼,越来越浑浊,手中一道气息。

    缓缓而出顺着虚空,不知去了哪里,兽尊者旁边,一道苍老的叹息响起,却也没有多说。

    平原上,陷入了表面的沉寂中……

    楚泽的泥丸宫中,惊雷响起的一刹那,不仅是虚空兽的神魂,有一些颤抖。

    就连楚泽的神魂,也是有一股颤栗的感觉,楚泽还好一些。

    毕竟前世一路历险,经历这种事情,也是太多太多,许下这种誓言,也是常事。

    许下誓言,有异状是很正常的,有了这种异状,也就不担心,对方会违反誓言了。

    而无十七心中惊讶更甚,雷劫允诺,这可是誓言异状中。

    最难出现的,却没想到,一个人族修士,许下的誓言,就有如此异状。

    无十七眼底闪过后悔,现在真的要被,约束十年了。

    因为就在惊雷响起后,楚泽与无十七之间,都感到了,冥冥中的一丝联系。

    不仅约束着楚泽,还隐隐约束着无十七,这就是誓言的力量了。

    就连虚无的道,也是首肯了这个誓言,无十七吞了口唾沫。

    这次遇上的,该不是那个强大势力中,巨擎的后代吧,泥丸宫如此神异。

    而且周身也被,一种奇异的气息所包裹,即便是无十七,也是很难找到这股气息的存在。

    只有运起虚空兽的天赋,才能发觉一二。

    楚泽已经许下誓言,这次的事情,也就这样定了

    虚空兽摇了摇头,大不了就在这里,住十年罢了,妖兽的十年。

    不过是一次闭关的时间,对于妖兽悠长的生命来说,更是不值一提。

    想到这里,无十七没有丝毫的犹豫,把神魂最深处。

    刚刚藏好的本源道纹,再次拿出,缓缓递给了楚泽。

    这次的本源道纹,在这泥丸宫中,也是十分平静,无十七心中更加惊讶。

    楚泽并没有多说,接下了这本源道纹,塞入了混沌空间中。

    而这无十七,最后所在的地方,还是要考量一下。

    而递出本源道纹后,无十七也虚弱了一些,但还是强撑着,撕裂了一丝神魂。

    把这一丝本源神魂,也递给了楚泽,楚泽瞳孔一缩,看来这无十七,已经是彻底放弃了抵抗。

    本源神魂给出,就相当于,无十七的性命,已经捏在了楚泽手中。

    只要楚泽捏碎,这一丝神魂,无十七的神魂,就会慢慢消散在天地间。

    ,连番的手段用出,应该已经震慑了,这无十七,即便是以无姓的强大。

    遇到楚泽这些手段,只怕也要折服,而这无十七的身份,已经被惊雷认定。

    楚泽也不必忧虑太多,看着手中的本源道纹,以及这混沌魂光下,慢慢恢复的无十七。

    心神一动,楚泽的心神,遁出了泥丸宫,若是一直沉寂,只怕会被巡视的,北元宗强者发现。

    当楚泽睁开眼时,发现船舱中,倒也没有太多的人关注自己。

    只有李家那些人,一动不动的,带着愤怒的目光,似乎要刺透楚泽。

    楚泽的神情古井无波,并没有与这些,已经被隐隐隔离开的人多说。

    在楚泽眼中,这些人已经成为了死人,即便是渡空船的操纵者,不处理这些人。

    楚泽也会亲自出手,这些人的用心,实在是太过险恶,一日不除,楚泽也是芒刺在背。

    看着外面的虚空兽,居然有一种,由死转生的样子,楚泽并没有多管。

    不论这无十七是否逃出,都与楚泽关系不大,即便是逃出,有那道誓言的保护。

    那一丝神魂,与本源道纹,也会在楚泽的泥丸宫十年。

    若是逃不出,也与楚泽无关,楚泽也不会因为本源道纹,与北元宗的强者对抗。

    当然楚泽也不会故意作梗,让这无十七,藏匿在楚泽泥丸宫中,顺其自然就好。

    感受着泥丸宫中,无十七那一丝神魂,隐隐的喜悦,楚泽并没有在意。

    尽管逃出,被北元宗盯上,这一只落单,或者被抛弃的虚空兽,又能逃多远呢。

    再次闭上双眼,楚泽开始了真正的修炼……

    渡空船的御使舱中,就在这些人,松了一口气时,已经奄奄一息的虚空兽。

    突然有了一丝生机,就在这巧妙的时候,这些元婴强者,集体换气的之时。

    恢复了一丝的,虚空兽本体,感受到控制的减弱,也是心中一喜。

    再次开始了挣扎,虚空兽境界的提升,让这些元婴境的强者。

    本来就是越来越吃力,现在又是百上加一,更让这些元婴境的强者,如遭重锤。

    哇的一声喷出了,淡金色的鲜血,这鲜血虽然极少。

    但这一滴鲜血,比外界一座小山,都要重上一些,其中磅礴的血气。

    更是让御使舱,也有些不堪重负,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而为首的中年男子,虽然好一些,但也是面如金纸,要不是境界高一些,恐怕已经重伤。

    其他人能够继续坚持,也是因为这中年人,承受了一大部分,虚空兽的反击。

    感受到这虚空兽的反击,中年人眼中,也是有了一丝后悔。

    这突如其来的生机,让本来大好的形势,急转直下,虚空兽境界的提升,也是快了一些。

    但现在已经不可回转,中年人眼中闪过狠辣,若是让这虚空兽,提升到元婴境。

    不要说活捉了,只怕这一船的人,都会被这虚空兽所屠戮。

    低沉的吼了一声,中年人开始念动,奇异的咒语。

    身后的元婴老者们,眼中遍是苦涩,但也只好与中年人,一同念动密语。

    而在密语之下,这些人的境界,居然开始慢慢提升,但却更加苍老了一些。

    中年人眼中,闪过了无奈,但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若是被这虚空兽逃出,他日幽冥山脉,这一条虚空之路,只怕是再也不会安宁了。

    而就在这中年人,思索的时候,虚空兽居然再度异变。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