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消失
    渡空船内,楚泽看着突然消失的,无十七本体,也是一愣。

    如此诡异的消失,楚泽也是没有想到,以楚泽的想法,这无十七,只怕是在劫难逃了。

    即便活下来,恐怕也是回到北元宗,被当做研究对象了。

    因为到了现在,虚空兽一族,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以楚泽的想法,除了虚空兽一族以外,应该也不会,有别人来救无十七了。

    毕竟虚空兽一族,虽然极为强大,但也是极为臭名昭著。

    吞噬虚空时,根本不注意,吞噬的是修士所在的虚空。

    还是别的妖兽聚集地,只要是虚空,这些虚空兽就不会放过。

    而且妖兽聚集地的虚空,对于虚空兽来说,更是无上的美味。

    人族修士虽强,但是对于虚空,却并没有太多的强化。

    即便是少有的强化,对于虚空兽来说,吸引力也不大。

    而妖兽就不同了,后期的炼体,基本上都在族群的虚空中。

    一次次妖形的撞击,将虚空一层层夯实,对于虚空兽来说。

    这种虚空,才是真正所需要的,但长久这样下来,虚空兽一族的盟友,是越来越少。

    妖族中都是如此,更不要说人族了,对于虚空兽,更是恨不得生啖其肉。

    以虚空兽一族的,人脉来说,除了同族的人,会来营救。

    别的族群,只怕都会对,虚空兽亮出屠刀。

    但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一幕,也是让楚泽,有些回不过神。

    暗中出手的人,不仅不是虚空兽,一族的强者,反而是一个人族。

    但这人族的气息,对于楚泽来说,却是太过陌生了一些。

    并非是北元宗的人,根本没有北元宗,那种功法的痕迹。

    以及运功行气的方式,甚至与这北边大陆,都是根本不同。

    但楚泽居然在,完全的陌生中,感到了一丝丝的熟悉。

    楚泽眉头一挑,也没有多想,不过这虚空兽的本体,应该是被人,直接藏起来了。

    对无十七的身体,并没有太过伤害,反而是给无十七,进行疗伤。

    这一点从无十七,潜藏在楚泽,泥丸宫中的,一丝神魂,就能看出来。

    刚才本体消失的一瞬间,无十七的神魂,就陷入了沉睡。

    即便是楚泽,又打了一道混沌魂光,进入无十七的神魂。

    也只是让无十七,神魂的状态变好,并不能让无十七醒来。

    但无十七神魂的状态,不仅是从内部慢慢好转,冥冥中的一丝气息。

    在到达楚泽身体后,毫不停留,直接穿过了,楚泽的泥丸宫。

    而后到了,楚泽的神魂中,对于无十七,进行慢慢的救治。

    虽然不知道这股气息,与楚泽相距多远,但效果还是十分显著的。

    本来已经快要消散的,虚空兽神魂,在楚泽的混沌魂光,与那丝气息的帮助下。

    终于开始慢慢凝聚,也开始慢慢平稳。

    楚泽明白,这就是带走,无十七本体的人,在对无十七,进行施救。

    虽然有效果,但无十七神魂内,那混沌魂光,已经开始了治疗。

    突然涌入的这丝气息,虽然救了无十七,但也扰乱了混沌魂光。

    或许这就是无十七,昏迷不醒的原因。

    楚泽眼中闪过寒光,不能让这种情况,就这样持续下去了。

    刚才通过混沌魂光,切断了无十七,与本体的联系后,还是有这样的气息。

    从冥冥中闪出,虽然对于楚泽的神魂,也有一些帮助。

    但是既然有一丝气息闪过,救出无十七的人,就可以通过这一丝气息。

    找到楚泽的所在,毕竟虚空兽的本体中,最重要的东西,都在楚泽这里了。

    那具本体,说好听一些,是一头准元婴境的妖兽。

    但说的直接一些,就是一头,没有用的废物,没有本源道纹。

    只怕这虚空兽,也只能替人赶车遛马了。

    楚泽明白,现在要做的,就是彻底消除,无十七这丝神魂,与本体的联系。

    否则被那强者寻到,只怕是神仙难救了。

    楚泽手中法决连动,混沌空间有了些许异光,将无十七的神魂,直接吸入了混沌空间中。

    虽然混沌魂光,挡不住这丝联系,但是混沌空间,一定可以挡住……

    渡空船,御使舱内,中年人与后面的,一些元婴强者,看着虚空兽,消失的这一幕,愣了半饷。

    即便是这些强者的神识,已经彻底锁死了,虚空兽周围,方圆万里的虚空。

    但还是没有感受到,何处来的光芒,带走了虚空兽的本体。

    中年人不敢再想,也是有些后悔,刚才若是直接下杀手,擒下虚空兽。

    然后带回北元宗,或许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能从这么多元婴强者手中。

    悄无声息的带走虚空兽,这种人的境界,以及实力,已经不是中年人的身份,可以进行猜度。

    中年人也是后悔不迭,拿出秘密武器,虽然是含怒出手。

    但还是有些分寸,也不会真的带回一具尸体。

    毕竟再过愤怒,这些人也不会失去,真正的理智,到了元婴境后,万事不乱其心。

    又怎会因为一些挑衅,而放弃到手的利益呢,刚才的含怒出手。

    也是为了挽回一些,北元宗的面子,但看着虚空兽突然的消失。

    这些人也是慌了神,虽然活捉虚空兽,带回去想办法繁衍更好。

    但即便是真的,在这里杀了这虚空兽,拿回一具尸体,对北元宗内,也是有一个交代了。

    但现在不要说,活的虚空兽,或者是死去的尸体了。

    即便是虚空中,有关虚空兽的气息,也是在极快的消散。

    看着这一幕,纵然以中年人,在北元宗内的,身份与地位,也是慌了神。

    渡空船在狂暴的虚空内,被席卷了,有小半的的时辰。

    也不像原来那般威武,反而是如同凡尘间,出海遇见风浪后,残破的帆船。

    但现在想的再多,也没有用了。

    中年人叹了口气,还是还是,太过贪心一些,若是……

    摇了摇头,中年人一挥手,让渡空船向着原来的地方,慢慢前行,回到正常的轨道。

    这次的事情,虽然结束的诡异,但事已至此,也只能结束了,暗中的强者,没有对付渡空船。

    已经是万幸了,若是船毁了,中年人即便是,有十条命。

    也是不够北元宗高层,来发泄怒火的。

    但这次的事情,回到北元宗后,只怕也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了。

    想到这里,中年人突然想起了一事,眼中闪过道道寒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