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堕境
    幽冥山脉外,一处平原,兽尊者气息一动,将极远的地方外。

    一处数百棵巨树,组成的树林,震成了齑粉,眼中不仅有着不甘,也是闪过了暴怒。

    看着手中飞回,空无一物的光芒,兽尊者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么多年了。

    还是第一次出手后,毫无建功,看上的虚空兽,居然被人暗中截胡了。

    若是无人的地方,一个人抓捕妖兽失败,兽尊者还能平静一些。

    但现在的平原上,还有一位多年的老朋友,就在旁边,这样的一次失手。

    也是让兽尊者,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正想着岔开话题,避免一些尴尬。

    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你这小家伙,这次还是没有争过,老酒鬼啊,还是好好练一练吧!”

    兽尊者想要反驳,但看着手中,空无一物的光芒,也是没有多说,闭上双眼盘膝而坐。

    兽尊者对于,苍老声音的主人,心中有的弯弯绕,自然十分清楚。

    这老者,要的就是兽尊者,含怒离开这里,然后这里就成了,老者一人研究的地方。

    兽尊者怒哼一声,一只妖兽而已,只要没有出北元宗。

    就是没有大碍的,舍下面子出手抢夺,这妖兽肯定又会回到,北元宗手中。

    而黑影以魔器,成魔的景象,可是十分罕见,兽尊者又怎会,在这个时候上当。

    苍老的声音,轻笑了一声,见兽尊者没有上当,也就没有多说……

    渡空船内,额头上已经有了,细密汗水的楚泽,在神魂发出,一丝轻响后。

    楚泽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现在被混沌空间,彻底隔绝的神魂。

    终于松了口气,现在可以放心了,那股神秘的气息,也被彻底隔绝。

    对于还在昏迷中,无十七的神魂,楚泽把这一丝神魂。

    直接塞入了混沌空间,但也是对其,用混沌灵气,进行了隔绝。

    要不然如此多的混沌魂光,只怕会让无十七,彻底恢复的。

    有混沌灵气的阻隔,这无十七可就看的到,但却吃不到了。

    虽然这次,失去了吸收那种,特殊气息的机会,但楚泽也不后悔。

    比起自身的安全,一些看起来,对于现在很重要,但却可能危及,生命的机缘。

    还是敬而远之为好,拥有混沌空间,就是楚泽两生为人,最大的机缘了。

    摇了摇头,楚泽听着船舱内,不断有北元宗强者,利用修为,安抚人们的慌乱。

    看着现在,渡空船内,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情况。

    楚泽的眼底,也是有了考量,现在虚空兽,已经彻底离开,这已保护为名的监察。

    只怕是北元宗强者,为了找到一些,关于虚空兽的蛛丝马迹了。

    刚才危险时,都没有如此的特殊照顾,现在危险解除,倒是有这么多人“保护”。

    但这些人也只是,对于一些散修,以及一些小家族的人,进行了大略检查。

    对于李家人,还是没有上手,对于北元宗弟子,更是一笑而过。

    楚泽也是嘴角一抽,真的是好险,闭上双眼,快速的利用,混沌魂光包裹双眼。

    片刻后,楚泽睁开双眼,对着北元宗的强者一笑,缓缓抱拳。

    明面上是,左右环视一番,只是观察了一下,渡空船的情况。

    但实际上,楚泽已经将神魂,在一瞬间,撒到了渡空船外。

    下一个瞬间,楚泽居然感受到了,原本渴求的虚空之力。

    居然向着自己的,这一丝神魂,奔涌而来。

    惊慌下的楚泽,看了一眼,虚空中,渡空船刚刚,经过的航道。

    便赶忙收回了神魂,楚泽心中,现在也是懊悔不已。

    这一丝异动虽轻,但楚泽明白,恐怕还是惊动了北元宗,渡空船上的高层。

    恐怕北元宗真正的强者,不久后,就会来到这里,进行彻查。

    然而现在,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楚泽眼底一动,混沌空间的遮掩下。

    神魂境界,也开始慢慢压低,一边把楚泽的神魂,从结丹境的神魂,慢慢往下压。

    另一边,楚泽也做了,另一手准备,把一丝丝神识,包裹到了李家在场的,为首之人身上。

    这样故布疑兵,应该可以隐瞒,一些时间了。

    现在的楚泽只希望,在船舱内,真正彻查开始之前,就已经压下了,自己的神魂境界。

    果然,就在楚泽的神魂,发出异动时,刚刚命令属下,彻查渡空船的中年人。

    就感到了这丝奇异的波动,中年人神魂一动,眼中闪过寒光。

    找寻的就是这一道神魂,刚才攻击虚空兽时,这道神魂,就在不断逡巡。

    后来这道神魂,虽然彻底隐遁,但是中年人还是发现,这丝神魂的异动。

    现在是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放过一个的时候,中年人千辛万苦,还是捕捉到了。

    虚空中那道神魂,留下的一些痕迹,通过这些痕迹。

    虽然无法具体的,找到修士,但确定大致范围,还是够了。

    中年人手诀一动,这丝残存的神识,飘飘忽忽的飞向了一处船舱。

    “七长老,追寻这道残存的神识,不论何人,格杀勿论,一切责任,由我承担!”中年人阴冷的声音,让船舱内更加压抑。

    一名元婴境的老者,眼中也是闪过了煞气,相比于中年人。

    他们这些,元婴强者的损失,或许更大一些,不仅什么都没有得到。

    就连一名修士,最珍贵的精血,也是失去了不少,现在可以杀人。

    就是让这些老者,进行放松的唯一方式了。

    就在楚泽刚刚把神魂,压到筑基期时。

    船舱内,一道道穿着,北元宗内门服饰的,强者面露阴寒,站在船舱内。

    阴冷的气息,在船舱内,不断的回荡,楚泽叹了口气,这些人还是来了。

    虽然这些人已经来了,但楚泽还是没有放弃,压制境界的速度。

    现在的每一息时间,都是格外珍贵,而且楚泽布下的傀儡,还是有一些作用的。

    楚泽看着,自己的神魂境界,慢慢到了练气境界,也不会被注意到。

    看着这些李家人,楚泽也是有些犹疑,仇还需要自己报。

    现在已经没有了危险,这些傀儡,还是先放一马吧。

    就在这时,一道苍老的身影,突然走来,虽然身影佝偻,

    但让人看起来,这名老者,比起旁边的,北元宗内门强者,也是丝毫不弱。

    就在老者刚准备开口时,一道巨大的轰鸣声,突然在渡空船内响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