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暗处
    洪城,城主府,一座大殿内。

    一名名平日里,蛮横无比的长老,一个个都收敛了气息,安安稳稳的,坐在大殿外侧。

    而代领李家,一切事物的中年人,此刻端坐在殿中,也是如同芒刺在背。

    看着旁边一道道,穿着黑色族老衣服,气息无比磅礴。

    但怒火滔天,似乎要焚烧,这大殿的族老,中年人眼底闪过寒光。

    对于这些面容如出一辙,背影苍老,神态阴翳的老者。

    中年人也是叹了口气,不敢多看,只好看着大殿最中央,已经晕倒的一名老者。

    以及一名,神魂快要崩碎,气息驳杂的,化神境中年人。

    还有一块,已经成为碎末的玉牌,逸散着寒气,以及数块闪着,血色光芒的玉牌。

    玉牌内的气息,也是不断的虚弱。

    而周围的老者,心中的怒火,也是不再压制心中。

    一名名老者,看向了中年人,希望中年人,能够给出一个,让所有人都满意的答案。

    感受到这些老者的暴怒,这中年人,也实在是有苦难言。

    对于这些族老,每次不通知家族,就派出族人动手,私下犯事后,就推卸责任。

    随随便便召开,族老大会的举动,中年人也是敢怒不敢言。

    这一次看来,又要让中年人背锅了,中年人苦笑一声,别的家族都是,族长当家做主。

    但这李家的代族长,也是实在难做,中年人感受着,体内还没有,恢复好的伤势。

    心底也是燃起了一股,无名的怒火,这么多年一直兢兢业业。

    不仅没有得到报答,反而被家族中,一些老东西呼来喝去。

    更是如同傀儡一般,被彻底操控,把原本还正常的李家,已经慢慢带入深渊。

    中年人眼中闪过厉色,家族中的事情,他已经不想再管,所谓的族长,也是不想再当。

    至于族长之位,还是让给真正的族长吧,这次的事情,已经彻底激怒了中年人。

    家族中,以前做事还算狠辣,但现在,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敌人跑掉。

    招惹的敌人,也是越来越强大,想到这里,中年人从怀中,掏出了一封,血色的辞呈……

    北元宗外门,种子弟子院落,李沉道盘膝而坐,忽然感到心神不宁。

    李沉道睁开双眼,心中也是疑惑万分,但片刻后,李沉道还是有了,一个怀疑对象。

    能让自己如此,心神不宁的,最近也只有那,练气的蝼蚁了。

    本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心理,李沉道眼底闪过考量。

    顺手拿出一枚,散发着苍茫气势,但破旧不堪龟壳。

    如同朝拜一般,李沉道先是对着,龟壳一拜,然后抬手注入灵气。

    一道道异光闪过,一颗颗星辰,明灭闪现在,龟壳的纹理上面。

    一股股晦涩难明的信息,顺着龟壳,到了李沉道脑海中。

    这庞大的信息,骤然进入,脑海中的泥丸宫,让李沉道也是,感到痛苦万分。

    一股难以抑制的疼痛,洗刷着李沉道的神魂,李沉道压下痛苦,在这些信息中,开始掐指推算。

    无用的信息,慢慢被剥离,沉淀在李沉道的,泥丸宫中。

    对于李沉道,被冲击的神魂,进行着温养。

    李沉道的神魂,也是在微不可察的凝实,但李沉道已经,顾不上关注这些了。

    原本风轻云淡,清秀无比的俊脸,开始慢慢扭曲,眼中也闪过了疯狂。

    片刻后,慢慢平静的李沉道,突然喷出了,一口黑色的鲜血。

    眼中也是赤红一片,所有的信息,已经被全部排除,只剩下了全部,无用的信息。

    这种情况,从没有出现过,即便是利用龟壳,占卜一些巨擎的事情。

    也是可以得到,一些蛛丝马迹,虽然无法推知事情的真相。

    但占卜者,占卜高于或者,低于自己两个境界,以内的事情,却是屡试不爽。

    虽然付出一些代价,但可以预测很多事情,也是值得的。

    然而这次的李沉道,付出的可不是,一些代价这么简单。

    一口黑血,可是李家血脉中,最精华的一部分,失去了,可就永远失去了。

    而且最近已经,渐渐出现的筑基境,天地之力的召唤,也是在失去,一口黑血后,彻底消失。

    对于天象的反噬,李沉道也来不及细想,而是陷入了,另一件事情的思考中。

    若是占卜一些大能,什么都没有得到,还情有可原。

    毕竟所有大能的天象,被天道自动遮蔽,自然无法占卜。

    但现在占卜一个,普通的练气之人,还被如此反噬,也是让李沉道,心中骇然无比……

    那股股晦涩的气息,不断的滋养着李沉道,因为占卜,而受到的损失。

    李沉道拿起龟壳,想要再试一次,但片刻后,还是放弃了这种想法。

    天象的反噬,定有其中奥妙,第一次占卜,失去的是,突破的机会。

    那第二次失去的,恐怕就不止这些了。

    压下心中的探寻,李沉道盘膝而坐,开始慢慢疗伤……

    一处绝巅上,原本亲如兄弟的刘兄,与叶兄二人,此刻已经是势如水火。

    隔着绝巅,却是再也不见面,在这里的每一刻,对于二人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折磨。

    不过对于叶兄来说,这种折磨还轻一些,虽然神魂与宝藏的联系,被人抹去。

    但血脉与宝藏的联系,却还是淡淡的存在着,特别是每过一段时间。

    都会受到藏宝之地的回馈,这个发现,也让叶兄,十分的激动。

    刘兄那边,则是真正的愁云惨雾,现在可以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原本是叶兄吃肉,刘兄喝汤,但现在不要说汤了,就连渣滓也是没有了。

    最关键的是,为了那宝藏,刘兄放弃了外界,高绝的地位。

    来这里陪伴叶兄,并且收叶兄的后代为徒。

    但只要能得到宝藏,一切都是小事情。

    然而在这种鸟不拉屎,没有灵气,又不能修炼的地方,呆了这么长时间。

    终于利可以出去,拿到宝藏时,却意外得知,不要说这次的宝藏了。

    即便是以后的,宝藏开启时,不仅不能抢到先机,甚至连参与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事情也让刘兄,心中怒火升腾,目标难以实现,二人也就此分道扬镳了。

    就在二人,继续冷战时,一道身影,却默默的站在了绝巅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