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放回
    渡空船内,本以为又是,一顿鞭打的李家人,却是被一道光芒环绕。

    倒也没有太过伤害,反而是给这些人疗伤,这光芒,虽然不是医道的光芒。

    但境界极高,恢复这些人的伤势,也是小菜一碟,然而恢复的同时,这些人却发现。

    对于发生的这些事,居然渐渐忘却,意识越来越模糊。

    所有的李家人,眼中怒火更甚,渡空船的掌控者,居然在给李家人,利用修为洗去记忆。

    李家人拼命反抗,但还是无济于事,在这光芒下,浑身的伤势,开始结痂愈合。

    神魂也在被慢慢的修复,李家人的气息,却在慢慢下降。

    李家的人,也发现了这一幕,但却没有挣扎,而是冷冷的看着,北元宗的强者。

    这些人明白,因为家族任务,受到这种处罚,而掉落的境界。

    回到家族后,家族中会有,专门的强者,帮他们恢复境界,甚至比原来,还要高上一丝。

    而且实际上,渡空船内这种处罚,是按照北元宗的门规,进行处罚。

    只不过没有走,北元宗的审判而已。

    虽然境界下降,但这些人还是,在默默承受,毕竟每个人,储物戒指内的东西。

    是不能示人的,若是与渡空船上,这些强者发生争执。

    储物戒指内的,一些东西,若是被搜出,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不愿意看到的。

    这些人的境界,开始慢慢下降,到了最后,每个人的境界,也只是落了一个小境界。

    伤势也已经复原,李家人被元婴强者,直接带出了御使舱,放回了原本的船舱。

    这些李家人,回到船舱后,看着北元宗的,这些强者,离开船舱,回到了各自的地方。

    赤虎看着李家的人离开,虽然不甘心,但也只能如此了。

    而船舱内,也开始慢慢有了议论,各个船舱内,原本被隔绝的,神识交流,也开始重新放开。

    这些李家人,所处船舱中的信息,也是慢慢被散布。

    所有散修表面上,一个个闭口不言,虽然明面上,不敢议论这件事情。

    但一道道神识,还是把这些消息,传到了各处的船舱。

    各处的船舱,听到这消息后,也是引起了,巨大的震动。

    器洪城李家,与北元宗近年,虽然已经不和,但是表面上,还是有着微妙的和平。

    最近发生的一件件事情,以及现在这,突如其来的消息。

    不得不让人,感到了危险的意味。

    最近的事情,让原本想要去器洪城,闯荡的散修,也是打消了,这个危险的想法。

    北元宗与器洪城的争夺,旁人还是离远一些比较好。

    但还是有一部分,眼中闪过了精光,越是混乱的时候,就越是机会存在的时候。

    器洪城的危险,让这些人嗅到了,一股股灵石的波动,以及强大的味道。

    李家的人,感受到这些散修的目光,心中也是大为光火。

    感受到这些人,赤果果的嘲笑,很多李家人,虽然灵气鼓荡,但看着为数不少的散修。

    还是送开了,腰间的长剑,一些散修见状,甚至吹起了口哨……

    幽冥山脉外,一处平原,兽尊者也是眉开眼笑,旁边一个老者,则是愁眉苦脸。

    不过兽尊者这笑容,还是有些牵强,看着手中赌赢的东西,虽然开心。

    但兽尊者,宁愿赢不了,因为这赌注,是被抢的东西,让贼人主动还回来。

    兽尊者也是没有办法,选择贼人不还,只能压下贼人归还宝物。

    但这个赌局,怎么说对于兽尊者,都是有些不公的。

    贼人不还宝物,兽尊者输了赌局,贼人还了宝物,对于兽尊者,更是赤果果的打脸。

    而现在,兽尊者感觉自己的脸,被人无形的抽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以后这修炼界,同一辈人中,只怕是会被嘲笑了,然而想到那贼人做的事情。

    兽尊者心中也是释然,有那老东西陪着,被笑话也无法。

    但面对手中赢了的赌注,兽尊者还是,十分开心的,都到这把年纪。

    脸面什么的,还是不如这种,真正的好东西,来的重要。

    旁边的老者,虽然一脸肉痛,但是也感觉自己值了……

    一处绝巅上,一道飘忽的身影,顺着绝壁上来,快要到了叶兄,与刘兄面前。

    叶兄与刘兄,虽然兄弟情义断了,但是守护绝壁的职责,还是有的。

    尽管不想和刘兄战斗,但为了这绝巅,也只好勉强合作了。

    看着这道身影,两人虽然不认识这人,但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的,也只有敌人了。

    尽管二人都受了伤,但是握着剑的手,还是如山般稳重。

    二人的气息,也在慢慢的爬升。

    但这道身影,却根本没有敌意,只是如一块顽石,在逆水行舟。

    顶着巨大的水流,向着高处而来。

    或者换一个说法,绝巅上的这二人,根本不配这道,清癯的身影,散发更多的气息。

    刘兄与叶兄,再度对视一眼,感受到这道身影的气息,二人的剑,也开始了颤抖。

    而且神识环绕下,二人发现这道身影,只是一个淡淡的,虚影而已。

    也就是说,只是一个分身,就已经如此强大,二人面色一变,正要拿出玉牌示警。

    但原本闪着幽光的玉牌,此刻却和,普通的美玉,没有丝毫区别。

    而在这时,二人才感到,一股沛然的气势,顺着那道身影,慢慢的散发而出。

    却不知何时,已经笼罩了,整座绝巅,将这里与外界的联系,已经彻底切断。

    连北元宗内,特制的传讯玉,也是毫无动静,在这种强者面前。

    二人的长剑,铿的一声,落在了绝巅上,虽然心中想要拣起长剑,但身体却被直接锁死。

    这股气势中,隐藏的嗜血,疯狂,以及淡淡的魔族秘术,引发的异象。

    让二人心中,一股惶恐之意突然升起,难不成化外的魔门,要攻打北元宗了。

    这里只是个开始,二人的眼中,闪过了绝望,平日里的强大。

    在这一座座绝巅上,又算得上什么呢,与在真正的绝巅上,镇守的人比起来。

    二人不过是,最渺小的蝼蚁而已。

    随着那道身影的赶来,二人的无助,也是越来越浓烈。

    身影看似慢慢走来,但速度却是极快,数息间,已经踏过了万丈。

    到了二人面前,从袖间拿出一物……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