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选择
    器洪城内,得到楚泽消息青阳三人,也是有些惊骇。

    对于楚泽斩杀,北元宗犯错弟子,罪力飙升的事情。

    三人也有些后悔,没有提前告诉楚泽,这里的规矩,一千多罪力,可不是一个小数字。

    即便是三人一起出手,只怕也要不少时间,才能完成。

    但是楚泽已经斩杀,而且斩杀以后,与人组队,直接离开了器洪城。

    让三人也是暗叹大胆,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敢出去晃荡。

    但是三人也明白,楚泽顾虑的事情,毕竟外门大比,更加重要一些。

    三人更明白,只怕消除了,一千多罪力,回到北元宗后,也是赶不上大比了。

    但三人的想法,却是无法告知楚泽。

    只好安静的等着,本以为楚泽消除罪力,还需要很长时间。

    这两天都没到的时间,让三人即便是,北元宗的精锐弟子,也是惊掉了下巴。

    一番打听后,才明白如此快的消除罪力,原来是把李家的人,当鸡杀了。

    如此以来消除罪力,倒是快了不少,但是更大的问题出现了。

    四人离开器洪城,只怕是难了太多太多。

    对于楚泽赶回器洪城,三人还没有发表意见,楚泽就已经切断了联系。

    三人也是有些无奈,但也是只好叫来敖血,商量一番。

    现在楚泽已经动身,三人一兽也只能跟着,楚泽的脚步走了。

    正准备悄无声息的离开,等三人悄无声息,与执法堂高层,都没有打个招呼。

    就到了执法堂的殿前时,却被几名执法堂弟子,给拦住了去路……

    而万藏谷内的,空间阵法中,刚刚拿到号牌的楚泽。

    一抬头,与对面的一个老者,四目相对。

    老者眉头一挑,发现了什么,但也没有多说,楚泽也是讪讪。

    但二人擦肩而过,准备一同,登上远处的渡空船时。

    一直被楚泽,压着的乱云剑,却是嗡鸣一声,欢欣的冲到了,这名老者面前。

    发出了清越的剑鸣,楚泽与老者对视一笑。

    这人正是卖给楚泽,乱云剑的那名老者。

    与上次见面不同,这次的老者,虽然身影更加佝偻一些。

    但眼中闪过的光芒,以及淡淡的精芒,也是让人有一种忌惮的感觉。

    楚泽大眼一看,又用神魂,探测了半饷,还是没有感受到。

    这老者的一丝修为,楚泽心中更是骇然,这老者到底该有多么可怕。

    即便是混沌空间全开,也是感受不到老者,一丝一毫的边界。

    刚才两人的互相假装,让二人也是有些尴尬。

    楚泽的假装不认识,是为了掩盖身份,但这老者的遮掩。

    却是有些太过蹊了,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手里的乱云剑,已经表明了一切。

    楚泽也不会,再掩饰自己的身份:“北元宗外门弟子……,多谢老丈赠剑。”

    一番话说完,楚泽却发现,自己的名字,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

    “我不在乎谁的到我的剑,不管是修士,一些妖兽,以及魔道,冥修,只要拿到我的剑,他们都只有一个名字,持剑者。”

    “还有,并非是我赠你的剑,而是你的剑选择了你,你也选择了你的剑。”

    看着对面的老者,有些浑浊的目光,楚泽也是有些明悟。

    老者并不想知道,北元宗外门的谁,买到了乱云剑,老者在乎的。

    或许只是乱云剑,是否有真的归宿。

    而最后一句,乱云剑与剑主,之间的互相选择,更是让楚泽,心头大震。

    而乱云剑在老者身边,逗留了一圈以后,也是鉴定的,回到了楚泽的身边。

    老者古井无波的眼光,也是有一些惊讶:“这么多年了,你还是第一个,让我炼的剑,在这么短时间内,彻底认可的剑主!”

    楚泽眼底有了一丝惊讶,老者似乎只炼剑,却不用剑。

    而且听着口气,似乎乱云剑,认主的时间短,并不值得夸耀。

    看着老者背后,背着的巨大包裹,楚泽细细感受一下。

    居然是种种,珍奇的炼剑材料,而且根据老者的切割,只怕是一柄巨剑。

    压下心中的探寻,楚泽轻轻一拜:“老丈谬赞了,不过老丈这是去往何处?”

    老者看着乱云剑,浑浊的眼底。

    也是有了一丝思考:“不管如何,你我都不会顺路,纵然你我同去器洪城,但是你我并不同路,你的因缘,太过险恶,沾不得。”

    老者的话,让楚泽也不知,该如何回答,若是不愿意同行,又何必说出这种话。

    楚泽的想法,刚刚升起,只见刚刚还在,楚泽面前的老者。

    下一息,在楚泽数道神识的,层层封锁下,居然悄无声息的离开。

    连楚泽的一丝神魂,都没有惊动,楚泽的心中,已经不是震动,可以解释。

    而下一刻,老者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你的因缘,太过险恶,你的乱云剑,也是太过险恶,你的路太过难行!”

    楚泽居然看见了,老者这一瞬间,融入了平静的虚空。

    还没有考量完,老者所说的话,一道声音,又慢慢响起。

    “记住了,乱云剑选择了你,你也选择了乱云剑,握好你的剑,时刻明白,你的剑,为何而握,为什么而握,你的剑斩向哪里!”

    楚泽烦躁的心中,突然宁静下来,听着老者的话。

    第一次,开始慢慢思考,老者的问题,乱云剑与楚泽的战斗。

    也一场一场的,浮现在楚泽面前,楚泽的心中,也是有了一丝明悟。

    剑与剑主的关系,并不是剑主,用一切控制剑,也并非是,手中的剑控制剑主。

    而是一种平等的关系,剑与剑主,互相选择的关系。

    楚泽可以极快的,掌握乱云剑,或许真的是因为,乱云剑选择了楚泽。

    下一刻,平静的虚空,在老者身前,变成了一处星海,老者彻底的,消失在星海中。

    楚泽拿着自己的号牌,登上了渡空船,一路上也是有着各种的想法。

    老者的强大,以及老者的话,包括老者口中的持剑者。

    在楚泽心中,也是留下了,一个又一个,浓浓的问题。

    但此刻老者,已经飘然而去,楚泽也是只能压下问题。

    老者对于楚泽的影响,也是慢慢显露出来,握着乱云剑的楚泽。

    即便是下了渡空船,也是没有注意到,身畔的种种异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