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悄然离开
    器洪城外,楚泽踏出空间阵法。

    却发现本应空荡的,空间阵法中,却被器洪城执法堂的人,团团围住。

    而青阳三人站在人群中,也是看着楚泽,楚泽眉头一皱。

    对于执法堂这举动,楚泽也是有些意外。

    一名执法堂弟子走过:“楚师弟,执法堂有一批物资,需要运送,张堂主让我等,与师弟四人同行,也算有个照应!”

    这张堂主,应该就是那张华了,楚泽眼中一动,这次回去若是搭上,执法堂的路子。

    倒也顺遂太多,现在也赶时间。

    想到这里,楚泽一抱拳:“多谢这位师兄!”

    走到青阳三人旁边,互相眼神示意,也没有多说,跟着这些执法堂的人。

    也是一路到了城外,执法堂运输物资的地方。

    被执法堂征用的妖兽,一个个也是任劳任怨,看着这些壮如山岳,又有些奇形怪状的妖兽。

    楚泽也是不得不暗叹,这执法堂的大手笔,这种妖兽是,结丹后期的搬山兽。

    力大无比,速度极快,防御也是极强,也是一些宗门,用来运输资源的,最佳选择。

    而最前方,一些执法堂的弟子,看着楚泽前来,也是纷纷来打招呼。

    此刻闲来无事,楚泽也是一一回复,看着这些人的目光,全部击中在勋章上。

    楚泽也没有多说,登上这搬山兽,也是没有大的波澜。

    毕竟李家胆子再大,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触执法堂的虎须。

    楚泽选择和这些人同行,也是因为这一点,有执法堂的掩护。

    回去的速度,也是快上很多,踏上为首的搬山兽时。

    楚泽居然真的,感受到了,如同踏在了大地上一般。

    而搬山兽的背上,也是由北元宗的强者,开辟出了一个个,隐秘的方格。

    供这些弟子,进行日常的修炼,已经休息。

    凭着这枚勋章,楚泽也是得到了,一个不错的方格。

    楚泽也没有多说,进入方格后,就摒退了,所有神念的窥探。

    开始了自己的修炼,刚才偶遇那老者,楚泽心中,也是有着太多的明悟,需要整理……

    而几乎在楚泽,登上搬山兽时,北元宗外门,种子弟子院落。

    李沉道也是得到了,这个让人心烦的消息,近日来也算是,李沉道最不顺的时间了。

    楚泽突然被北元宗,外门进行授勋,也让李沉道,已经安排好。

    只等楚泽回来后,就猛然爆发的各种攻击,也是全部,落在了空处。

    只能把根本,不存在的希望,寄托在器洪城,李家的身上。

    但是李家果然,又让李沉道,直接失望了。

    对于器洪城,李家的无能,李沉道也是有了,新的认识。

    李家这么多人出手,对付一个,外门的普通弟子,不说击杀了。

    反而让这楚泽,拥有了一道,又一道的护身符。

    想到这里,李沉道心中的怒火,也是不断被点燃。

    不管是来自,执法堂的友谊,还是这次,被授勋的事情。

    都应该属于李沉道,这个天之骄子,但李沉道一样都没有。

    荣耀属于楚泽,所有的好处,也都属于楚泽。

    而如今,执法堂又与楚泽,开始沆瀣一气,对于执法堂,李沉道也是无从插手。

    家族中多次,想要渗透执法堂,都是被各种阻力,直接切断了,与执法堂的联系。

    执法堂走不通,李沉道也不敢,在这种事情上,落下把柄。

    压下心中怒火,李沉道明白,现在已经无法,再明着对付楚泽。

    不过外门大比时,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进行挑战了。

    对于情报中提到的,楚泽拥有异宝,李沉道也没有多想。

    发出一道道命令,将早已布好的,天罗地网一一收回。

    在外门大比前,就是留给楚泽,最后的荣耀,与欢愉的时间。

    想着自己送出的丹药,李沉道心中,也是有了期待。

    若是一箭双雕,也是不错……

    而器洪城内,一股股暗流,被刚刚上台的李其星,彻底压下。

    并没有如同,所有族老恐惧的那样,一朝天子一朝臣。

    李其星对于这些族老,也是十分恭敬,不过暗中却是让,这些族老,放下了手中的权力。

    做出的种种决策,也是直接实行。

    虽然心中不愿,但所有族老都明白,这是李其星,在为老祖宗复出,进行铺路罢了。

    李其名的鲜血,似乎还滚烫,这些人又怎敢,违逆这李其星。

    而对于自己的堂弟,掌握了李家,这么多年的李其名。

    李其星也是,直接把李其名,废去了一半修为,打入了族中,最险的险地。

    对于北元宗内,传来的各种事由,以及家族中,受了损失的各大族老。

    李其星也是选择了,以老祖宗的名头,全部压下了,这些人的想法。

    对于这些族老,李其星与李其名不同,李其星不会妥协。

    有老祖宗撑腰,有何惧这些人,明里暗里的威胁。

    况且对于这,一切事情的根源,李其星也不会再多追究。

    毕竟李浩被废了丹田,与他这个堂伯,可是没有太大关系。

    想着李浩这小杂种,平日里的冷嘲热讽,李其星对于李浩,也是没有半点怜悯。

    面对北元宗,这个庞然大物,李其名也是进行了,不得已的妥协。

    不过那北元宗,只怕也不敢,贸然挑动,与李家的争斗。

    李其名坐在,族长宝座上,享受着权力,带来的快感。

    整个人也是不复,原本的阴狠之色,反而有些族长的威严。

    只不过极度煞白的脸色,也是让李其名,看起来有些可怖。

    周身的皮肤,也是变的透明无比,普通修士练功逆转。

    才会出现的,气血亏空之象,在李其名身上,慢慢出现。

    盘膝而坐,李其名开始了修炼,握着手中的,一块血色流动的玉牌。

    玉牌上,血红的李字,如同最可怖的恶魔,吞噬着,旁边的灵气。

    那玉牌中,缓缓流动的血色,也是慢慢的流入了,李其名的身体。

    李其名的脸色,也是好了很多,但眉间的阴郁,也是慢慢浮现。

    与李其星的一战,显然也并非那么轻松,不过这一切,都值得了。

    李其名喃喃道:“李其星,这就是你我,最大的不同了,有这件东西,即便是族老,又有何惧!”

    淡淡的声音,也是在殿内回响。

    一个清冷的声音,也是突然传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