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争斗
    北元宗外门,每日清晨,都会有执事堂的,一些弟子,教导其他弟子,进行练功。

    但这一日的清晨,练功堂内,却是空无一人,而执事堂内,对于这种异状,也是没有管束。

    一切都因为,北元宗执事堂,传出的一个消息,授勋者,今日回返宗门!

    一名名的北元宗,外门的弟子,全部换上了新袍,想看一看,授勋者真正的风采。

    平日里,安静的山门,今日也有些,莫名的躁动。

    执事堂的执事,对于这种情况,也是有些无能为力。

    突然一个弟子,看着极远处,天边的点点黑影。

    疾呼道:“那是不是,内门的搬山兽?”

    这句话顿时让,嘈杂的山门,安静了下来。

    所有的弟子,开始默不作声,看着远处的黑影,都已经确定,那就是授勋者的坐骑。

    而远处搬山兽上,楚泽虽是衣着光鲜,但眉间居然有些疲惫。

    身后几名强者,给虚弱的楚泽,慢慢渡着一些灵气。

    楚泽在最合适的时间,打开了那枚戒指,却因为力竭倒地不起。

    众人费尽周折,才替楚泽换上了,那件遍是流光的华服。

    也是给楚泽,急忙渡气,所有人看似都很紧张,但还是有一些人,有着小动作。

    楚泽眼底,闪过了寒光,做这场戏为的,就是把这些,心中有鬼的人。

    一一试探一下,看来执法者内,也不是如同传说中那样,铁板一块啊。

    片刻后,楚泽“慢慢”站起,看着近在咫尺的,北元宗山门。

    楚泽的气势,突然大变,原本有些瘦弱,撑不起这华服,穿在楚泽身上,也是有些宽大。

    但一瞬间,楚泽的气势,已经让这华服,无比的贴合。

    流光闪动间,楚泽的双眼,也有着一些,淡淡的光芒。

    看向搬山兽上一些,目光明显有闪躲的人,楚泽也是冷哼一声。

    华服的流光,似乎也有些愤怒,巨大的搬山兽,也是轻轻的摇晃一下。

    所有的人,赶忙轻轻一拜:“拜见大人!”

    华服的气势,慢慢衰减,融入了楚泽体内。

    但楚泽的气势,却是越发的浑厚,虽然修道的境界,没有太大的变化。

    不过眼中的光芒,也是慢慢变的凝聚,看着一些人,不甘的眼神。

    楚泽心中明白,这些人拜的,只是一件衣服,不过总有一天。

    这些心怀叵测的人,听到楚泽二字,便会真正的,心悦诚服。

    而楚泽的气势,引动了风云变幻,一条条云龙,慢慢出现,狂风席卷,似乎为楚泽助威。

    而那件华服,即便是稍显宽大,也让楚泽看起来,别有一番,张扬的味道。

    楚泽那原本,略显清秀的五官,也在转瞬间,有些不怒自威,隐含天怒的味道。

    搬山兽的速度,慢慢减缓,到了外门的山门。

    楚泽带着一条条云龙,落在了山门前,任何人都不允许,飞跃山门。

    而在楚泽带着云龙,踏足地面时,一道山呼海啸的声音,慢慢传来。

    “北元宗外门弟子,拜见授勋者!”

    三声接连而至,楚泽也是慢慢步入了山门,气势流转间。

    所有的弟子,也是不敢抬头。

    楚泽眼底闪过精芒,慢慢撤去了气势,今日的威势,也不是为了,震慑这些弟子。

    现在真正的人,还没有出现,楚泽慢慢走过,倒也不急。

    所有的弟子,艳羡的看着,楚泽的华服,这华服的妙用,所有人都知道。

    但今日一见,却让这些人,真正的感到了,神魂的震悚。

    这些人却不知道,楚泽如今的威势,还没有真正施威。

    若是楚泽真的运起神魂,调动华服内,潜藏的气势,恐怕一个眼神。

    这些弟子,都会神魂俱灭。

    楚泽缓步而行,对于这些弟子的恭敬,也是没有多说。

    却把目光,看向了执事堂的,一众执事。

    这些执事,对于楚泽来说,可是真正的,落水狗了。

    执事堂今日派出这些人,也是为了让楚泽,出气用的。

    楚泽将泄露的气势,全部压向了,这些有着,隐隐愤怒的执事。

    一名名执事堂的执事,看着所有的弟子,都在拜见楚泽。

    眼底也有了怒意,但这些执事,同样明白,执事堂高层的想法。

    对于楚泽的逼迫,更是承受不住,一个个弯下了,挺直的脊梁。

    旁边的弟子们,看到这一幕,也是心中暗爽,对于这楚泽的行事,这些人也是有些明白。

    行事狠辣,不顾后果,这种人还是,不要招惹为好。

    所有的弟子,头都更低了一些。

    一个声音,也在缓缓响起:“拜见授勋者,拜见授勋者!”

    刚开始的声音,还有些混乱,但片刻后这道声音,随着楚泽是脚步。

    也是一声声,慢慢有了独特的节奏,每个弟子似乎都被感染,也都用上了,一丝丝修为。

    这个声音,似乎也成了,所有弟子的心声,整个北元宗山门内,回荡着这个声音!

    而在楚泽即将,走到山门的尽头,回到北元宗外门时。

    突然山门外,传来了一些异变。

    一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种子弟子,突然出现在山门外,一个个也是,穿上了华服。

    在北元宗,外门的山门外,这些人拿出了,一些准备好的软椅。

    似乎无视了楚泽,也没有听到,这山呼海啸的呼声,开始缓缓坐下。

    平淡的目光,扫过其他的外门弟子,带着一丝阴冷,以及一些警告。

    喧闹的气氛,顿时平淡了下来,这道外门弟子,共同发出的声音,也是慢慢变小。

    所有的弟子,都咽了口唾沫,这数十人,已经压过了,太多的弟子!

    华服中,一股股沛然的气势,开始慢慢出现,渐渐的相连在一起。

    这些种子弟子,对于今天的事情,似乎有着一些,别样的想法。

    而维持秩序的执事们,对这一切视而不见,把头低的更深一些。

    李沉道端坐在,一方软椅上,看着这一幕幕,也是没有主动开口。

    这件事情,也并非李沉道,一人组织起来的,不过是随大流而已。

    虽然对于用华服,来压制楚泽,这件事情,李沉道感到一丝不对劲。

    但也没有多想,有暗中的人保证,这事情也是没有太大问题。

    数十道气势,与楚泽的华服,开始分庭抗礼,一股股淡淡的波纹,也开始慢慢成型。

    这时,一个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情况,却突然出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