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生死台(上)
    北元宗外门中闻名外门的生死台上也是血迹斑斑,相传北元宗外门大能以神通拘来一块巨大的天外陨铁分成两份,化成四块沉入冰山八日,火海九夜熔铸了七七四十九日。

    打入九九八十一神通化成的生死台,坚固无比一共八块也是八个,如同魔神之冢一般凶煞的地方,登上生死台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外门的绝世天骄或者是一些法外之徒。

    碍于北元宗外门不允许弟子私斗,这些人也是通过生死台一决生死!活着从生死台下来的才是真正的强者,将会得到北元宗弟子真正的尊敬。

    一是因为在斩魔渊旁经年累月下来累计的煞气,二来有这些弟子的淡淡冤魂,一般的弟子不要说站上去了,即便远远看上一眼都会神魂大动。

    这八座生死台矗立在北元宗外门最大的险地——斩魔渊之畔,一股股凶焰滔天一缕缕魔气入渊。

    平日里数月都没有人前来的生死台,今日却是聚集了大半的外门弟子,不过却是被一片光罩笼罩隔绝了所有的煞气,一些种子弟子也是纷纷赶到。

    今日的这些人也没有了平日的傲慢,反而是缩在一些普通的弟子中,看起来有些畏缩一名身着执法堂锦袍的中年人。

    站在所有弟子面前,却没有执事堂的阴冷反而是有一股淡淡的堂皇之意,不过林风等人看着这位执法堂的大人,没有丝毫尊敬反而有些怨愤。

    刚才已经要逮捕楚泽,却被此人直接出现打断了逮捕,更是批准了挑战如今才闹的沸沸扬扬。

    而其中五座生死台上,也是不得不少的站了十人,林风就站在其中一座上,其余四座生死台上也有着执法者进行仲裁。

    执事堂的五人脸黑的如同锅底一般,林风看起来最轻松但实际上,却是压力最大的一人了。

    而其余四人也是嘴角一抽,面对这四个上一次外门大比遗留的内门之人,即便是执事堂高级执事,这些人也是压力不小。

    执事堂说白了也就是欺软怕硬而已,其余的执事堂弟子,看着六名结丹境的执法堂之人,眼中有火但也只能忍耐。

    即便是最后赶来的几位,破关而出的执事堂凝魂强者,也是微微致礼对于执法堂也是不敢异动。

    虽然结丹境对于执事堂算不上至强,但执法者三字也已经压倒了执事堂,所有的外门弟子看着这一幕也是有些幸灾乐祸,这些执事堂的人也难得有今天。

    执法者的首领站在所有弟子的前面,轻咳一声周身气势一动,再次检查了一下生死台的防御以及这些弟子面前的护盾,确认无误后轻轻点了点头。

    所有的执法者也不拖沓,毕竟来这里也算是处理公务了,看着有些萎靡的执事们,执法者眼中也是有些鄙夷,但还是朗声道:“北元宗执法者奉门规监督,弟子挑战执事战斗开始!”

    话音落下五座生死台上,气势猛然爆发一道道灵气开始环绕生死台,不过这些生死台却是纹丝不动。

    其余四座生死台上,执事堂的执事也是选择了率先出手,四位内门弟子也是毫不落后,一番争斗下居然是平分秋色,就连两位少女也是压制了执事。

    但大多数弟子看的也不是这四人,九成九的人都在看着楚泽的生死台,毕竟内门之人与执事一战相对来说赢面还是很大的。

    而且这些人都是成名已久了,功法也不是外门功法能压制执事并不奇怪,但楚泽的生死台上却是有些特殊,本应该是最惨烈的战斗,此刻居然有些诡异。

    在林风的长剑。即将靠近楚泽时,原本无比阴狠一剑封喉的林风,却是和失心疯一样颤颤巍巍的直接倒在地上。

    全身的修为被一道光芒笼罩也在极快的下降,所有的弟子也不再看别的生死台,而是看着这位林执事在台上抽搐。

    楚泽摇了摇头,看着这林风也是有些无奈,这执事堂的执事都是如此的急躁么,未伤人先伤及自己,也算是让人难以理解。

    走到林风面前,将勋章的光芒彻底笼罩了这位林执事,虽然这种修为下降是暂时的,但作为对于弟子的严惩,这种境界的掉落带来的痛苦,甚至不亚于真正的堕境。

    甚至比起真正的堕境还要痛苦数倍,吟诵被勋章的光芒笼罩身体,神智还是无比清晰的,林风已经开始惨嚎。

    虽然明白强势出手会被勋章碾压,但林风却没有想到这种碾压是如此的快,即便以林风如今的实力也是承受不住。

    丹田的烧灼以及筋脉的滚烫,让这位执事的惨嚎传遍了整个斩魔渊。

    楚泽摇了摇头真诚的问道:“林执事你这是怎么了,不是说好了生死之战么?难不成你要自裁不成,执法者大人,我的对手要自裁。”

    这大呼小叫让一旁的执法者,眉头也是皱了起来。

    底下的弟子们也是大呼无耻,不过还是有一些人吹起了口哨,看着执法者没有应答,楚泽叹了口气盘膝而坐,看着旁边几人的战斗。

    即便是楚泽也没有想到,这勋章的作用会如此之大,不过既然能兵不血刃,楚泽也不会白费力气去对付这林风。

    刘连四人也是着实不弱,秦星对战一位筑基后期的执事,平日习练的凌风剑法直接克制了对面执事的神木九剑。

    秦星也是这些人中,第一个结束了战斗的人,在第二十招时一个鹞子翻身加上横空一剑,刺破了执事的咽喉留下了一蓬血色。

    然后帅气的下台,秦星也是引得一群女弟子的尖叫。

    刘连也是紧随秦星其后,看似平淡的解决了对面的执事,楚泽的眼底则是闪过了考量,这刘连绝不简单。

    不过最吸引人的还是姐妹花的战斗,尘花尘叶二人虽然在不同的生死台,但是招数基本相同也是凌空一跳,手中的短剑,在执事喉间,留下了一道血痕也是引得了满堂彩。

    而这时观战的楚泽所处的生死台上,也是有了异变……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