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石碑
    北元宗内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不仅在外门回荡,即便十万大山内也是隆隆作响:“所有闭关弟子外门大比三日后正式开始,最迟于两日后领取各自号牌!”巨大的声音回响了两遍但也是只在弟子洞府响起。

    所有闭关的弟子即便是修炼秘术也是被这道声音直接把神识唤醒,这道声音虽然浩大无比但却有一种安抚人心的作用,虽然打断了很多弟子的练功却没有一个人走火入魔,一道道身影慢慢离开十万大山外门中的所有弟子也是自觉领取着号牌。

    而楚泽的洞府内四人也是利用神识碰了个头,这一段时间四人都是拼命修炼速度自然是极快的。尘花与尘叶已经在数日前到了筑基后期厚积薄发下实力也是越发晦涩。

    秦星的实力也是往前了半步表面上看位于四人实力最高,但秦星与尘氏姐妹心中都明白这里最强大的还是楚泽了,毕竟楚泽的实力三人一直都捉摸不透。

    “三位我们何时出关这领取号牌一事也是颇为重要的,而且还要出去观察一下旁人比如那些内门的人。”楚泽的神识也是淡淡开口。

    以管窥豹其余三人感受到楚泽的气息又凝练了太多,但还是没有突破筑基三人对视一眼心中也是无比惊讶,在练气越是压制突破到筑基后就会越发的强大,这本来就是毋庸置疑的,而楚泽这种压制却是在一直进行。

    况且听出了楚泽的意思,秦星三人也是没有拒绝:“那就现在出关吧刚好看一下内门来的几人。”

    秦星缓缓走出自己挑的小院整个人的气息也是越发出尘,虽然舍不得灵气但是也终究要离开,尘花二人越发的隐晦站在一起就如同一棵组合起来的绿植一般。

    楚泽感受到三人准备好也是缓缓走出三人也是眼前一亮,楚泽这一身外门弟子的服饰却是比三人的各种宝衣更加出彩一些,楚泽身上的自信以及隐含的锋芒即便是三人也是有些承受不住。

    没有多说楚泽当先而去三人紧随其后过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四人也是到了领取号牌的执事堂。

    如今的执事堂好像变了副样子每次外门大比时,执事堂的大殿都会变成金殿这次也不例,所有的执事也是换了金色的外袍,不过周身的气息却是越发的阴翳。

    所有的外门弟子也是缓缓地聚集在执事堂的外面排起了长龙,在执事堂中领取着自己的号牌,这大比的号牌也是按照近期内弟子展露的实力进行一一划分。

    等到所有的号牌发完执事堂的前方就会立起一块巨大的石碑,从今日开始就会不断的刷新着各个弟子的排名,若是胜了比赛拍名就会有相应的变化。

    而且外门大比也是根据实力匹配相应的对手,要不然随机匹配也是太过麻烦了而且实力相差太大的人,匹配到了一起也是极不公平的。

    前百人一组进行互相比试百名开外到千名进行互相比试,如此一一划分也是省事很多到了最后所有的优胜者再进行比试。

    看到四人前来执事堂内也是开了特殊通道,在专门的房间内奉上了四人的号牌,坐在执事堂刚刚建好的阁楼上,看着远处的几座阁楼。

    楚泽心中明白这应该就是外门一些隐藏不出的人,还有那些内门的人所处的地方了,楚泽的号牌上是二十七尘花与尘叶是二十二二十三秦星最为靠前居然是第六。

    七八百名的数字在不停的变化而刘连的名次也是在楚泽后一位二十八,对于这个排名四人对视一眼也是没有意外。

    秦星冷哼一声眼底也是有着寒光:“背信弃义的小人活该如此。”楚泽轻笑一声没有多说对于这排名看的也不是极重,毕竟许多的人还是藏拙的。

    只有第一天大比过后才会有些真实而且许多黑马还是隐藏不出的,只有最后真正的拿到了第一名的名次才是最真实的。

    尽管千名到百名这些名次在不断的变动,但是百名以前却还是变化不大毕竟修道没有捷径到了百名以前就是佼佼者了。

    这个排名也只是初次排名而随着大部分弟子已经领取了号牌,执事堂大殿前一块虚化的石碑也是在慢慢凝实,大部分弟子的排名也是缓缓地出现。

    看着石碑上的排名所有人都是惊讶不已,楚泽的实力自然极强也是前三十以内唯一的练气之人,不过最让人惊讶的还是许多的种子弟子,不要说前三十连前五十都没有进。

    比如一直被吹捧是北元宗外门大比第一的种子弟子——李沉道,排名也是第三十二也是种子弟子中最靠前的一人。

    但前三十中却出现了太多外门中不存在的陌生人了,排名第二的人更是在内门中叱咤风云的人——高七亭,所有外门的人看到这个名字都是敢怒不敢言。

    即便内门的人在前三十逞凶占据了大半名额,但排名第一的却依然是外门真正的传奇——君骁,此人的身份是外门门主之子实力深不可测。擅使长剑修的道术也是极为神秘,每次出剑都只是一招每次的初次排名都是第一。

    但已经两三次次了最后的排名却总是第二也不争夺第一进入内门,最关键的是每次的最后一场决定第一的战斗时,要不然无故不参加要不然就是没打就认输,这位君骁也算是奇人了。

    别人梦想进入的内门对于此人来说却是有些可怕,虽然所有人都明白有个外门门主的父亲在哪里修炼都是一样,而且外门门主一直是世袭君骁也不可能太早进入内门,但是千年老二这种嘲讽的名头,还是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君骁的头上。

    楚泽四人也是下了阁楼对于这石碑上的名姓进行着品评,秦星看着君骁二字也是叹了口气:“这次的情况有变化就是不知这传说的君骁会不会争夺第一。”

    闻言楚泽眼中也是有一丝淡淡的战意,君骁的战斗以往的楚泽是没有资格观看的,但此人的传说却是早有听闻,如果以此人的脾气想必也不会争夺第一的。

    楚泽心中有了思量还是轻声道:“君骁即便是出手想来也不会夺第一吧,只不过高七亭被人相让的第一想必更加耻辱。”

    秦星哈哈大笑想来也的确是如此,但刚想接话一道冰冷的剑光突然袭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