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隐秘的挑战
    “拜北元老祖背影!”君久的声音突然响起在所有的人还没有回过神以前,摄人的声音也是突然降临所有的人也都是缓缓一拜。

    即便是血魔宗的人也是不敢拖沓整个血海都微微的颤抖,其实相比正道魔道更尊崇强者,而楚泽也是赶忙躬身一拜而且十分奇怪的是,对于这道苍老的背影楚泽居然有一分熟悉,但却是怎么都想不起来何时与这道背影在何地相遇。

    在所有人一拜后君久平静的声音也是再次响起:“外门大比开始第一项——争夺玉椅所有弟子共登天梯,第一日玉椅争夺正式开始不准暗下杀手其余手段皆可!”

    所有的弟子眼中也是有了精芒这一次的规则,似乎与以往并不相同啊以往都是最后进行登天梯,用来确定北元宗外门玉椅的归属,这第一日就如此的快也实在是少见一些。

    五十道巨大的天梯自天空的玉椅上缓缓的降下落在了各处,所有的弟子缓缓的围住但是没有君久下令还是没有人敢于异动。

    “前五十弟子按照号牌上座。”君久也是不拖沓宣布了开始的命令,不过眉间的郁结却是慢慢隐现与血魔宗的比试马上就要开始,这炼器宗大部分都是辅助弟子,一般情况下炼器宗出的也只是法宝罢了。

    而万剑宗的人前期功法更是被血魔宗克制,血魔宗进行挑战时万剑宗也是挡不了太久,每次的比试还是主要依靠北元宗进行,而前两次的挑战北元宗独木难支已经是输了。

    即便有君骁打底还有几人不错,最后获得几场胜利也是没有什么大用,而且君骁已经扛了数次的第二从而没有进入内门,君久的心中也是感到了愧疚,这次即便是调来内门的弟子君久也有些不放心。

    根据这几日的情况,这些内门的人看起来也是不怎么样啊……

    而话音落下前五十的弟子都是凭借自己的号牌,到达了天之极巅上慢慢升起的这些玉椅,玉椅的保护罩撤下也是宝光大作看起来更是不凡。

    君骁第一楚泽第二高七亭第三如此的顺序让前三的天梯,根本无人敢于攀登君骁的实力也是无人不知楚泽更是不必多说,楚黑马的名头已经是传遍了外门,高七亭再怎么不敌君骁也不是旁人可以挑衅的。

    不过从第四名那座天梯以后就稀稀拉拉的开始有弟子攀登,特别是李沉道玉椅前刚刚凝成的天梯,已经被一些疯狂的弟子直接挤爆了,拢共万余弟子大概四分之一全都聚集在李沉道的玉椅前。

    身着锦袍的李沉道此刻的面色也是铁青一片,看着旁边的人幸灾乐祸的样子李沉道心中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楚泽与君骁对视一眼也是有些无奈,本以为会被围满却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

    “楚师弟高师弟既然无人挑战又没有太大的热闹看,咱们三人还是好好享受一下这玉椅的不凡吧,反正别的人即便抢也不会找到我们。”

    君骁慵懒的声音响起也是有些疲惫,似乎不想再看别的地方的争夺。

    楚泽点了点头:“君师兄既然说了那么如此也好。”感受着玉椅上无尽灵气的洗刷楚泽感觉自己每个毛孔都被净化,如此好的机会若是不珍惜进行修炼恐怕会遭天谴的。

    高七亭嘴角一抽这君骁的意思即便是高七亭也是有些不懂了,君骁看着楚泽修炼的样子笑了笑,虽然说的是享受一下但君骁目光灼灼看向的地方却是血海。

    高七亭这时也没有闲着作为内门来的人之首,高七亭自然明白自己来到外门真正的任务,对于血海中弟子的实力也是进行估测。

    良久楚泽睁开眼看着这二人诡异的样子也是有些疑惑的问道:“二位师兄你们这是?”

    君骁叹了口气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楚泽还是要知道暗中的事情的,也好让楚泽暗中早做准备了要不然到了最后也是无法说破。

    “楚师弟第一次参加可能你是有所不知以你和我还有高师弟的实力,这次可是中奖了血海中邪道会在大比结束时发动一次挑战的。”君骁看似漠不关心但实际上眉间的隐忧已经是十分明显。

    连高七亭也是有些无奈:“血魔宗的实力本就不弱习练的又是极为邪门的法术,身处苦寒之地也只剩下修炼了。”

    听到挑战二字楚泽也是眉头一挑神识一动也开始观测这片血海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里面大概三十余弟子基本上都是筑基中期。

    还有着几人甚至到了伪结丹的实力最隐晦的一人,即便是楚泽也是感到了危险正如高七亭所说,这些人的法术以及灵气根本与正道不同。

    与魔道以及冥途修炼的法术也不是一个路子,魔道还追求用灵气强化身体将灵气纳为己用,但这种邪道追求的只是攻击的强大以命换命以血换血。

    而楚泽再次要冲击第一的话恐怕在最后要对上这些人了,感受到楚泽三人不间断的扫视血海中也是一道意识慢慢的横扫,却被君骁手间一道雷霆直接打灭。

    “而这血魔宗与北元宗更是长久的世仇,每次的挑战也是互下杀手楚师弟可要小心一二呐。”似乎是吹灭了一根风中的烛火对于这一丝神识君骁不为所动。

    楚泽的眼中也是有了考量对于这次外门大比出现的内门弟子,也是有了一些别的想法这些人的来路也是慢慢理清了。

    对于君骁的笃定以及眼中的希冀楚泽也没有回应,毕竟这次的大比变数还是太多若是有别的变故,现在贸然应了君骁与高七亭的话到时候也是不好答复。

    “二位师兄的意思师弟明白了只不过今日这事情,还是到了眼前再说吧不过二位放心该做的准备师弟会提前做的。”楚泽这话已经说的十分明白话语中的意思也是清楚,君骁与高七亭对视一眼也是没有多说。

    而是看向了别的玉椅的争夺这争夺也是越发激烈,每个玉椅的占有最多不超过三息便会被再次挑战,只不过前十还好一些尘氏姐妹也是放弃了自己的玉椅,转而挑了九十两个玉椅上的人稳稳的进了前十。

    而最惨的似乎就是李沉道了被数十弟子车轮战以后,也是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玉椅转而回去,但即便如此想要下天梯人李沉道,还是被无尽的弟子直接包围了,看到这种情况李沉道也是有些呕血。

    但法不责众即便是李沉道也不愿意得罪如此多的弟子,突然间一道嗡鸣打断了所有的争夺李沉道离开的希望似乎近在眼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