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一次意外
    楚泽正整理着君骁与高七亭传来的讯息,而原本空无一人的玉椅旁,突然被一股血芒占据了挑战席,血芒慢慢成形最后化成了一个阴翳的男子,五官还属正常但一道剑伤由额头横贯下颚,整个人的气息也是血煞滔天一个个骷髅在周身凝形。

    “北元宗的各位师伯师叔以及各位师兄弟们,我是血魔宗血明也是血魔宗外门第二十七。”空中的血海一动血明阴冷的声音慢慢响起,带着一丝丝奇异的力量顿时传遍了所有的天梯。

    楚泽睁开双眼看着突然降临的血明,眼中无喜无悲一股无情之意慢慢的逸散,不过是一个筑基中期气息中有些血煞的修士,连刘连的含怒一剑可能都接不下,也敢挑战楚泽楚泽的心中也是有了杀意。

    但是此刻血明的话还没有说完,而且君骁与高七亭暗中的阻拦,也让楚泽慢慢闭上了双眼等待着出手的时机。

    不管是北元宗外门还是楚泽都不会忍下这种挑衅,北元宗维持秩序的强者发现不对刚要登上天梯阻拦。

    只听血明的声音再度响起:“北元宗内想不到已经破败至此一个练气的蝼蚁,却骑在了这么多筑基强者的头上。”

    “既然如此那么作为邻宗血魔宗不入流的弟子,前来讨教一二让贵宗看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强者楚泽你可敢一战!”话音落下血海内顿时一片血气翻涌一个巨大的比武台,一息之间迅速的凝成北元宗的强者也在逐渐的赶到。

    但是血明料想中北元宗弟子义愤填膺,甚至恐惧的情绪并没有出现,所有弟子看向血明的目光仿佛像看着一个大傻子一样。

    血明感到一丝不对再次定睛一看,面前的练气蝼蚁居然已经深不可测,而神识扫过更是发现不了楚泽是身影。感觉不对血明正要再说什么,楚泽冷冷的声音也是突然响起却是问向了君久。

    “门主大人弟子想要违反门规进行应战,斩杀这位血魔宗的师兄不知可否?”虽然说的平静如同宰鸡宰狗一般但是话中的寒意,才让所有人明白楚泽这次是真的动了杀意,北元宗的弟子这次才有了冲天大笑。

    但是也并非嘲笑楚泽的狂妄而是嘲讽着血明的愚蠢,“准!”君久也是忍不住一乐说不准这次还会有别的转机。

    楚泽身形一闪并没有给这血明丝毫思索的时间,听到耳边传来的一道神念楚泽轻声一笑剑气随风而动,稳稳的站上了血魔宗的比武台感受到比武台的压制。

    楚泽心中也是有些异动既然血气被慢慢压制,那么这特殊的地方就该用特殊的手段,对着刚才牛气冲天现在还在发愣的血明,楚泽直接发起了挑战一道剑气掠过血明身侧,惊动了还在思索不知如何是好的血明。

    “血明我以练气之身向你血魔宗第二十七人发起挑战你可敢接受?若是不敢就让血魔宗第二与我生死一战!”楚泽的声音在天地间回响并没有被北元宗强者加持。

    但一丝狂傲却让这句话留在了所有北元宗弟子的心中,然而落到血明耳中时已经带上了一丝丝的蛊惑,无尽的血海中传来一道惊异刚刚要阻止但已经晚了。

    血明已经携带着冲天的煞气化作了登上比武台的天梯,虽然没有楚泽那么的飘逸但是血煞涌动间,血明的气息居然在逐步的膨胀如同食用禁药一般,筑基中期巅峰后期后期大成!

    登上比武台时血明也变了一个样子全身被一套血甲覆盖,双眼中也被无尽的血色占据:“十九长老外门血明请战!”

    “准战生死不论!”一个苍老的声音淡淡的响起,虽然有一丝不对但此刻的血魔宗已经没有退路了,这练气之人的实力当真是有些奇诡苍老的话音落下。

    血明抬手就是一条血蟒稳扎稳打捆向了楚泽,远程如此攻击倒也是无错但是遇到的确是楚泽,无尽的血气凝聚成一条血蟒带着这些浓郁是血气冲向楚泽,看着栩栩如生的血蟒楚泽刚要出剑耳边一声扮猪吃虎,也让楚泽苦笑一声记起了这件大事。

    本来打在蟒蛇脉门的乱云剑偏了三寸楚泽惊呼一声,来不及多说已经被血蟒缠绕血明的担心也是一招下彻底的消失。

    这楚泽看似气息隐晦但实际上却是真正的蝼蚁,而蟒蛇内楚泽看着这血气凝成的蟒蛇也是有些无趣,本以为是魔界真正的血魔道统没想到却只是一丝皮毛。

    不过既然要扮猪吃虎楚泽自然要像一些哇的喷出一口鲜血,顿时被这血蟒吸收血脉的缠绕越发紧了一些,楚泽的头也是被露出血蟒的缠绕也是只在楚泽的脖颈,楚泽的面色逐渐的青紫四肢也开始慢慢的抽搐。

    一招解决敌人血明也是有些无趣:“本以为是何等的敌人去没想到会是如此弱鸡,这件事情真是太令人失望了哈哈哈。”

    血明的声音慢慢的响起在比武台上无比的冷冽,这北元宗大比的排名第一日只是天资的排名楚泽,但排名第二实力如此的弱,想必是重要人物,血明的心中闪过这些念头正准备下杀手,走到了楚泽的身边撤去了血蟒血明叹了口气。

    拍着楚泽青紫的脸看着楚泽便是血污的衣服也是摇了摇头,倒也算个真正的修士血明手中拿出一把血色短剑,看着楚泽喃喃道:“楚师弟啊来世做个普通人吧……”

    所有的北元宗弟子也是没有想到楚泽会一招如此,然而所有人都能看出来楚泽的骨骼已经尽断,但事已至此所有人还来不及多说一句话,刚刚靠近楚泽的血明也是叹气的时候。

    已经昏迷的楚泽突然睁开了双眼,演了这么久也是有些太累了,手中乱云剑一动楚泽的手,看似只是胡乱的一挥就巧妙的划破了尽在咫尺的血明喉间。

    血明的眼中还透着不可置信自己只是来补一刀怎么会如此,但心中的不甘还没有散去血明就发现自己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楚泽心中叹了口气你小子下辈子也别做修士了……

    看着血明缓缓的倒在了地上楚泽也是面色青紫的将乱云剑收入鞘中,有些畏惧的艰难开口:“血魔宗内还有活的吗还敢再来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