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对手
    楚泽话音落下即便是北元宗弟子对这一剑也是十分意外,毫无灵气的一剑居然抹了对方的脖子,血海中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下巴,已经形同死人的突然一剑,居然斩杀了血魔宗真正的精英。

    而且这一剑也并非什么绝妙的剑法,只是随手的一划,那么剩下的解释应该就是剑的问题了,血海中一片翻涌对于师弟的死去没有人在意,毕竟邪道内师门情义又算得上什么但是接下来可就是这些人上场了。

    一个弱弱的声音似乎对说话有些生涩但也是突然响起:“那楚泽他的剑有问题!”这道话音落下终止了所有的讨论,看着此人最靠近长老所有人也是不敢反对。

    血海中央的十九长老对此也是不置可否但也是有些麻了爪子,那楚泽现在看来也的确只剩下一口气,即便是十九长老也是没有发现异样听到楚泽的挑衅之言,十九长老的心中也有侥幸之心。

    血海内的气势也是纷纷翻涌只剩一口气远远一击应该没有问题吧,十九长老轻咳一声:“二十六你上吧一招!”所有的气息都是羡慕不已却也只能羡慕了,二十六作为十九长老弟子自然有所特权。

    一名干瘦的男子直接踏上了高台看着奄奄一息的楚泽,冷笑一声:“血魔宗外门第二十六血石取你性命!”

    北元宗的弟子也是纷纷抗议却被维持秩序的强者直接拦下,血石话音落下就是一击打出楚泽被直接打飞落到比武台的另一侧。

    但是让所有人哑然的是楚泽的气息又是微弱一些,却还是出气多进气少了血石压下心中疑惑,手中一把妖异的长剑轻轻一动原地上只剩下一道残影,长剑快要到达楚泽身前时一道轻喃落在了血石的耳中。

    “大道无情天威自动,血魔道法不存此中。”血石眼底闪过惊悚一丝诡异的波动突然在血石身畔炸响,却是根本无声血石在半空中直接落下哇的喷出一口鲜血。

    连一丝神念都没有逃出直勾勾的撞向了楚泽随手丢弃的长剑,噗嗤一声血光闪过比武台上又是多了亡魂,楚泽缓缓站起眼中也是有了庆幸这一次也是艰险,与血石的一战看似比血明的一战看似简单,但实际上这血石的戒心也是极强,楚泽引动一丝天威才让这血石神识一瞬间恍惚。

    天威对于这些邪道果然有着特殊的克制,即便是无情道也会尊重无情二字,但是这魔道与邪道只重视自己只尊崇自身的实力,天威对于这种人更是有着最强的克制。

    就比如现在楚泽这一丝天威对于别的修士并没有太大作用,但是对于血石来说却是最致命的一击,楚泽压下别的想法青紫的脸上也是一抹惊悚话语中也是讥讽。

    “这血魔宗的人都喜欢自杀么真是可怕,这些师兄喜欢用生命来教导师弟,真是让人感动不过这教导还是算了吧。”说的也算是十分情真意切如果除去脚下的尸体或许是宗门一家亲了。

    但这话在现在听来也是无尽的嘲讽血海内十九长老的脸色也是如丧考妣,这带出来的弟子有损耗没什么但如此被侮辱,血魔宗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经受,即便是瞎子也能看出这楚泽的作法是在扮猪吃虎了。

    但是这真正的猪只怕是血魔宗的弟子,听着楚泽的嘲讽十九长老虽然愤怒,但现在也不敢让弟子再上去了,楚泽的诡异手段即便是十九长老也有些迷茫,况且这些带来弟子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

    而且有的弟子即便对于这位十九长老的话,也是听调不听宣根本不会服从,数道靠近十九长老的气息就有些蠢蠢欲动,十九长老叹了口气如今只能用弟子的性命进行填补了,即便是用弟子的生命堆也要把楚泽堆死。

    “十七上!”挑了一个背景不怎样的弟子十九长老也是寒声道。

    一道沉默的背影冲天而起落在了楚泽面前,一柄巨大的镰刀插在二人中间:“你活着不必知道我的名字你死了不配知道我的名字,我希望与你真正一战你只需要知道我代号十七。”

    此人的身影十分消瘦穿的也不是血魔宗的血袍,而是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不过周身凛然的战意,也让楚泽心中一惊大敌就凭这一股战意,楚泽已经不再扮猪吃虎了这人的气息不仅超出邪道,而且气息的淡漠是真正的淡漠不仅对于万物淡漠,即便是对自己的生命也是淡漠无比。

    楚泽亮出乱云剑眼底也是有些无奈,面色一正楚泽也是将外袍整理一番,以面对真正的对手对十七轻轻一拜:“北元宗外门楚泽请战。”

    这次虽然是公平一战但奕剑对镰若是远程可能楚泽会吃亏,但是如此近的距离剑还是有优势的。

    十七看着楚泽的面色也是明白楚泽的想法:“你不必觉得不公这修炼界内本就没有公平,况且镰刀不一定弱于长剑而且比武台对你的压制也是慢慢提高的。”

    对于这一点楚泽也是有所感觉只不过这压制,却是被混沌空间彻底的阻隔:“多谢给出时间让我恢复……”

    楚泽的话音延长了一息身形也是一闪,出现在一丈外看着突然降临的巨镰,楚泽朗笑一声:“果然不凡!”躲过十七一击楚泽也是与十七拉开了一段距离。

    “镰影遮天!”一声断喝传来两人高的巨镰居然在十七的舞动下,带起了一股股血色旋风短时间内楚泽根本无法靠近。

    眼中闪过哑然楚泽心底一动气息也是骤变,对着血色旋风执剑而上:“无情剑意!”一股悲凉的气息顿时包裹了整个比武台。

    其中的悲凉连旋风内十七的眼底也是有一抹动容,感受这一股悲凉的意味十七喃喃道:“北元宗半剑客不对这是林惊澜。”无情剑意加身十七挥舞巨镰的速度也是慢了下来。

    “人无情。”楚泽的心底轻叹一声长剑已经出现十七眉心前,十七周身的气息慢慢变弱只需前进一寸此战就已经结束,但此刻异变突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