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十七
    在楚泽的剑距离十七最近楚泽的人也距离十七最近时,十七突然睁开了由黑转灰的双眼轻叹中带着浓浓的漠然:“你太自信了自信于林惊澜自信于你的剑法自信于你的剑,但你错了悲凉并非无情绝望也不是无情。”淡淡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莫名的波动。

    看着十七醒来楚泽自然退开一些但还是晚了一步,十七的镰影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慢慢的弯曲不知何等材质制成的巨镰,在一息间裹挟着漆黑的镰柄砸到楚泽身上,楚泽龙血的防御似乎根本不存在一般经过龙血强化的身体,也似乎成了一张薄纸噗嗤一声传来。

    乱云剑在最关键的时候放弃了已经近在咫尺的十七,呼啸间点在了巨镰镰刃上模糊的一点,轰鸣声响起楚泽与巨镰的镰刃只有一丝距离,但也是停顿了一息就只是一息的时间楚泽向着旁边一闪,握着乱云剑退避间也是闪到了一旁。

    看着这柄透出了一丝冰寒之意的镰刀楚泽的眼中再无轻视,心中也是第一次把十七当做了真正的敌人,逃开的楚泽并没有关心自己的伤势而是认真的问道:“生死三境不对二境巅峰?”

    十七听到楚泽的问话也没有继续追击,看着楚泽手中的剑以及自己挂满冰霜的巨镰,灰色的眼底也是有了寂寥:“你的剑看起来很奇特你也有些泼天的奇遇,但你的道太过驳杂一些无情并非只是一个工具,而是真正的大道并非只是一个宣言而已,至于你所说的所谓境界也不过是衡量大多数人境界的标尺。”

    楚泽也是苦笑一声真是好运气刚一上场不久居然遇到一个看透生死的人,这十七也是着实不凡了看似说的是无情,但周身的气息涌动间却是有一种半生半死的感觉。

    这也是刚才十七可以遁出楚泽无情剑意的原因,楚泽叹了口气:“生死之道果然难缠却没有想到会有人能在筑基悟出。”

    “道的存在本就是为了让人感悟,无尽的星空中甚至有真正的天才,清晨凡俗朝练气夕入元婴夜至无上大道第二日晨又化凡俗。”十七的话戛然而止但其中的内容却让楚泽心惊,描写的看似是一个天才或者是一场幻梦。

    若是别人听了只怕是当这十七是失心疯,但楚泽明白这种天才是真的存在,前世这种情况又算什么楚泽见过一些真正的大才,出生时就是别人一辈子都到不了的境界——元婴境,修道的速度更是旁人的数十倍。

    “十七师兄的话倒也是有趣一朝悟道一日幻梦,倒也是值了只不过黄粱一梦也属实存在对于道的领悟十七师兄也的确神妙我先输一程。”这次坦然认输楚泽眼底也是毫无波澜才是心服口服,自己对于道的理解也是太过肤浅一些生死之道也不过是道而已。

    况且生死与无情不同两种道的区别也让境界划分不同:“幻梦之内不过是真实虚假十七你这话却是难以代表太多事情,比如生死合为一体阴阳并做二道又该当如何。”

    楚泽淡淡开口问的却是别的问题二人看似只是在对话,但十七身后不知何时却多了一个阴阳鱼,形成的阴阳之气白为生黑为死带着各自的气息缓缓地移动,白中有黑黑中有白中间的一条灰线就是十七所在的地方。

    而楚泽身后一柄长剑直指苍天悲凉慢慢消去反而是有些淡然,随着十七的话楚泽的无情剑意也是有了改变,由学习林惊澜的无情道转向自己的道,楚泽身后桀骜的长剑对于天地不敬,但对于阴阳鱼却似乎有一种天然的敬畏。

    既然十七以无情胜了楚泽一程那么楚泽就以阴阳试着扳回一些,楚泽看着这阴阳鱼也是暗叹一声,这血魔宗果然不凡如此的弟子都能拥有。

    十七闻言眼中也有着思索楚泽的话看似简单无比但却别有玄机,阴阳的论述比起无情道可是难了太多,毕竟无情道之中只是无和有的矛盾身在局外就可以看穿,而阴阳包含四象五行八卦乃至于一些诡道都可以谈到。

    “生死之意莫过于阴阳平衡也就是一个点的存在,比如你的一剑杀人便是一点无论如何你都避不过这一点,即便是你以神识杀人。”一点这句话让楚泽的眼底也是有了动容。

    这十七的话总让楚泽茅塞顿开,但是破局的点楚泽还是没有找到现在的无情剑意虽然在改变,比起生死之道也还是差了一些,龙血难以用出风雷剑意遇上生死之道只怕也是无用。

    楚泽的心底顿时有了别的东西如今也只好用驳杂的道来慢慢消磨:“生死的论述或许大抵如此,但是生是真的生死又是真的死么。”楚泽话音落下这个突然的问题也是让十七面色有了变化。

    这就如同十七直指无情剑意的有和无一般,楚泽也是直指生死之道的根源何为生何又为死一句,就已经让十七原本静谧的心彻底有了松动。

    “生是……死……”十七的话第一次有了直接的中断,原本的打算也彻底落空了十七一开始就没打算和楚泽直接动手,要做的就是利用自己对于无情的理解,来打消楚泽对于无情的认识在楚泽改变的时候彻底湮灭楚泽。

    但是楚泽改变的快速以及楚泽对于生死这种问题,让原本心中有了答案的十七一瞬间有些颤抖,原本坚定的心中也是第一次有了怀疑生死是什么阴阳又是什么。

    十七身后的阴阳鱼也是开始慢慢的垮塌阴阳开始逆行,黑白慢慢掺杂紫气开始出现黑多白少,一丝灰色也是难以在阴阳中确保自己的平衡从而做到独善其身。

    但是十七的气息却是越发恐怖灰色的瞳孔渐渐变得血红,楚泽看着这一幕:“卒道一击你又何必如此。”

    “楚泽既然我生道已去那么你我间就一招定生死吧。”巨大的镰刀越发的恐怖随着十七的紫气源源不断的涌入,镰刀的气息也是越发的恐怖咔嚓咔嚓的声音传来。

    这柄镰刀的各处都有了一些细小的裂纹,而十七的身体也开始有了一丝丝裂纹,楚泽看着这一幕眼底也是有了疯狂,无情的灰色慢慢爬到了眼底。

    但一个令人沉醉的轻喃之声却突然响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