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输赢难辨
    “天地之音阴阳并行,阴死阳生大道之始。”楚泽的话语隐逸着天威缓缓降下,在自己的身前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阴阳鱼,拓印在自己的青袍上顿时宝光大作。

    楚泽的眼睛缓缓地睁开看着十七慢慢的举起巨镰,楚泽的心底也是有一些叹惋与十七的论道刚刚开始或许又要结束了,乱云剑一动楚泽的无情剑意经过了阴阳的催生,以及这些变化也是有了一些悄然的变化,不再悲凉反而是有一种规则的感觉。

    楚泽追求的冰冷淡漠也是蕴含其中,无情剑意中原本浓浓的自信也是慢慢消弭。十七看着这一幕突然惨笑一声:“没想到我这么些年的感悟居然是为他人做了嫁衣,不过也不算亏了就让你看看我真正的感悟。”

    楚泽与十七的战斗已经不止是灵气境界的比拼,二人的战斗是真正的感悟之战感悟说起来飘渺,但实际上比起真正的境界之战还要可怕一些。

    只不过如同十七现在所说,这么些年以来的感悟也的确是给楚泽做了铺垫罢了,而对于十七临时换招楚泽也没有攻击,而是慢慢体悟十七气势的变化以及气息的鼓荡,巨镰的气息不断的变动甚至有些即将碎裂的样子,

    楚泽的心中也是有了一抹危机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也是稍纵即逝,因为这种感觉的预兆的事情也是在下一刻真的出现,原本的巨镰也是在一瞬间化为了齑粉并没有爆炸传来。

    所有的粉末并没有攻击楚泽而是对楚泽避如蛇蝎,但是这些粉末却是慢慢的组成了另一种兵器,由冰寒无比的巨镰变成了一把冰寒的长剑,巨大的剑柄上一个六角雪花的形状缓缓的形成。

    一股冰寒之意彻底笼罩了整个血色的比武台,原本的阴诡无双也多了一些摄人心魄的冰寒,完全由寒冰形成的长剑没有一丝丝别的材料,一剑而过似乎虚空都被冻结楚泽的周身也是早有了一重淡淡的寒霜。

    不仅影响行动就连灵气的运动也是变慢很多,而随着长剑的靠近冰寒也是愈加恐怖,而更加骇人的是楚泽感觉就连自己的神识,都有着被冰冻的感觉这十七委实藏的太深一些了。

    即便是楚泽也没有料到十七会修炼两种兵刃,巨镰与长剑生死与寒冰之间居然可以如此转换,不过以楚泽的为人也不会坐以待毙不过是冰寒而已。

    丹田内所有的火灵气喷薄,一瞬间注入乱云剑,但楚泽的表面上却是连连退避但是在退避的路上,楚泽还是留下了火灵气隐藏的印记,而十七一路追赶的声音也是变得慢慢冰寒。

    追赶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将楚泽彻底逼到比武台一侧时,十七冷笑一声用出这一招自己固然是要死去,但便是死十七也要拉一个人垫背淡淡的冷笑一声。

    看着近在咫尺的楚泽十七也是有些兴奋可以斩杀如此天才也算是快事:“楚泽你最大的败笔应该就是没想到我的兵器,其实并不是巨镰而是寒冰剑而已。”

    真正的冰寒却比不得十七话语的阴冷,一剑掠过楚泽的身前却又被楚泽险而又险的躲开,至于楚泽的无情剑意似乎也被这无所不冻的寒冰彻底的冰封,逐渐形成的阴阳鱼也是慢慢的有了一道道裂缝。

    看到这一幕十七的眼底也是有些快意,但紫气越发运转皮肤的开裂也是越发快了一些,十七的眼中也是有了一丝怒火感受到体内不断逸散的血气,十七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楚泽接受你人生中来自这世间最后的光芒吧冰天一剑!”话音落下十七的气息顿时彻底萎靡身体更加枯槁,但手中的冰剑却是越发冰寒一些连无尽的寒意,也是越发的冷冽距离楚泽也是越来越近。

    冰寒的剑锋快要划过楚泽的皮肤,但是就在十七,准备闭上双眼感受着这最好的冰寒时,原本冰的世界一瞬间成为了火的炼狱!

    由冰转火由冷转热只是一息的时间,但比武台外沉寂的血海中又是一片翻腾,对于这楚泽总是在最后一刻翻盘,血海内苍老的十九长老也是差一点喷出了一口鲜血,若是楚泽一招就击败了血魔宗的弟子,那是血魔宗自己技不如人自然怪不得别人,

    但是如今的形势让十九长老也是有些无奈,血魔宗这么多年了对于弟子的教导也是松懈一些,这些弟子有的是太过狂妄有的是太过畏缩。

    而对这个寄予厚望的十七十九长老更是怒火中烧,原本一击能解决结果到了现在不仅把自己搭了进去,即便是血魔宗的脸面也是彻底毁了。

    而对于这一次原本手拿把抓的北元宗挑战,十九长老心中也是第一次有些打鼓还没开始,血魔宗内就已经折了三人,这次的名额可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为了彰显血魔宗的实力也根本没带富余的人。

    如今还没有进行挑战就已经缺了三个而看这楚泽的实力,血魔宗排名十五以下的根本就不是对手,况且北元宗这一次弟子的实力个个都是十分隐晦。

    十九长老也是有些后悔来到这里了即便是大败,也比在这里被北元宗的练气弟子羞辱强啊,而比武台内随着烈火突然的出现十七的面色来不及变动。

    连自己的剑都没有拿走就是遁往了还有着一丝寒冰之力的地方,“烈山剑法!”楚泽的话淡淡响起似乎成了这炼狱中最冰冷的存在。

    十七的眼底闪过了疑惑对于这一招也是没有听过,但是下一刻一柄剑罡突兀的出现截住了十七最后的退路,十七与寒冰之力只有一步之遥并非是想要活下去。

    只是十七的心底有一丝浓浓的不解与淡淡的不甘,感受到体内血气的彻底流失十七选择了不再逃遁。

    而是看着楚泽两人异口同声的喃喃道。

    “这一战你赢了。”

    “这一战我输了。”

    两人相视一笑十七的寒冰剑彻底的融化在熊熊的烈火中,十七的身影也如同冰雕一般慢慢的融化,楚泽有些伤感的说道:“论灵气你不如我论大道的感悟却还是你略高一筹。”

    十七展颜一笑也不再纠结这些:“放心这不是你我最后一次相见,未来的你我还有着数场战斗不过你若是疯狂就按照你的想法来吧。”

    楚泽点了点头看着十七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并没有再次挑衅楚泽无视了耳边的传音。

    居然直接离开了这座比武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