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道魔
    月色下楚泽的讲述也是一直在进行,而对于暗中旁听的人也是无人点破,一直讲到晨光渐亮时,大部分人轻轻一拜转身离开。

    君骁站在楚泽身边,轻喃道:“暗中的人你也感受到了,实力如何?”

    楚泽眼中不生波澜对于暗中人的实力,经过一夜的摸索楚泽也是心中有数,清一色的筑基后期巅峰实力不说各自的功法也是极为诡异。

    这些人的功法似乎是为了克制血魔宗……

    对于君骁的话楚泽也只是淡淡的回道。

    “若是有这些人作为前三十名,血魔宗的挑战或许不必挂心。”

    君骁点了点头对着楚泽一拜,也是轻声道:“这些人自然不可能参与挑战,都是一些刚刚从各处与血魔宗接壤的地方赶来的人,为的就是训练一下我们这些人,你我以及前三十名的比斗会与这些人进行。”

    对于君骁的神识楚泽也是点了点头,轻轻一拜不动神色的问道:“难不成血魔宗当真如此可怕,宗门连各处险地的人都一一撤回了吗。”

    君骁点了点头:“血魔宗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师弟这次强行潜入一方面是实力不错,另一方面也是血魔宗隐忍,真正的挑战时这些弟子都会被血海直接加持的,而且每次来的第一人都是被传功的。”

    与君骁的话全部由神念完成,对于血魔宗的做法以及暗中的行事楚泽也是有些哑然,怪不得感觉那些弟子有些孱弱呢,而且另一个问题也在楚泽心中浮起。

    “难不成血魔宗只来外门挑衅么,真正的宗门大比时又怎么办。”

    “到了内门大比血魔宗自然收敛一些,北元宗的功法大部分都是后期功法,而进入内门的弟子即便上也都是极强了,真正的宗门大比时来的挑战者也不止血魔宗一家。”

    楚泽点了点头君骁说的也有道理,外门与内门的确是天差地别,不仅是灵气不同最关键的是弟子的心念不同。

    “那么师兄你我如此对话,也是因为血魔宗的缘故么,在师弟洞府内可以畅谈不必如此。”

    君骁的神念缓缓扫过楚泽的洞府,在楚泽的神识注视下,君骁手中雷霆闪动将一道道不起眼的血丝彻底的拔除。

    “师弟的洞府内也不干净还是要小心一二,血魔宗的手段诡异每次都有新招,若有什么秘事这洞府内还是不要谈论了。”

    楚泽眼底闪过寒光看着这些熟悉的血丝也是心中有数,对于这血魔宗层出不穷的手段也是有些难以揣测,但是洞府内已经不安全了楚泽神识慢慢鼓荡,也在研究着洞府中其他的一些地方。

    楚泽的神识缓缓扫过洞府将一切可疑的东西全部清除,这一番清除也让楚泽对于血魔宗的小视彻底的烟消云散。

    对于暗中的黑影楚泽虽然心中有数,但还是问向了君骁:“那潜藏的那些黑影对于血魔宗的克制,看来那些人也是宗门中秘密力量了。”

    君骁点了点头:“你的讲述也由这些人保护,血魔宗的人为了取胜经常会不择手段的,而他们的手段也是极为诡异很多弟子都是遭了黑手。”

    楚泽与君骁再行一步走到了洞府深处感受到即便连外面的十万大山中,都布满了血魔宗淡淡的血丝楚泽心中也是震撼无比。

    北元宗如此的不设防也是不简单呐,而随着君骁的话音落下一名黑影慢慢的浮现对着楚泽点了点头,楚泽赶忙回礼怪不得这人的气息如此诡异。

    “楚师弟也不必太过紧张这次的大比与以往都不同,前三十,而且对于血魔宗各种术法的克制这些师兄都会在比斗中一一示范的,毕竟外门已经连输两次,而且这次的星空内有特殊之处,宗门不可能让血魔宗再次进入的,有这些师兄在,至少你我的安全无虞……”

    听着君骁话语中的落寞以及最后的揶揄,楚泽也是缓缓一拜:“君师兄两次没有进入内门一直的坚守着实让人佩服。”

    “这次就不同了你我二人必会有所争夺,即便是我输了我也会进入内门的!”

    君骁的话斩钉截铁让楚泽也不知如何回复,话音落下后君骁也是飘然而去,而楚泽心中也是充满期待,与这些黑影进行比斗那可是免费的陪练啊,内门险地出来的人可都是极为恐怖的……

    修炼界之上的星空内无尽的虚空中,一个被湮灭的点被一丝丝黑气灌注,将修炼界的一点仿佛变成了魔域,一个巨大的瞳孔也是缓缓睁开看向了这个点。

    一股股恐怖的波动如同浪潮一般不断的充盈着这个点,却被这个点鲸吞海吸全部纳入这个点内。

    兽尊者盘坐在这一个点内,将这一片平原直接带上了星空,汲取着星空内关于魔道的各种力量,却被修炼界是规则隐隐排斥。

    如今的兽尊者一半被魔气笼罩充斥着对大道巅峰的渴望,想要以一己之力强行突破大道,另一半被一团团灵气包裹饱含着对大道巅峰的朝拜,如同万千修士一样跪拜在大道前感悟渴望被大道眷顾。

    魔气与灵气间开始慢慢的融合形成了一个个黑洞,恐怖的力量蕴含在灵气与魔气的交界,灵气不断的鼓荡却又被重新充盈的魔气慢慢的湮灭,魔气无法动摇灵气灵气也无法摧毁魔气,魔气与灵气涌动间兽尊者的气息也在忽上忽下的变动。

    一旁的一名老者也是如此的情况,只不过老者对于灵气的渴望还是深厚一些,浑身的气息也能慢慢的控制不过老者的眼底赤红一片,灵台的清明也开始被魔气吞噬。

    一道道魔纹在二人身边拓印,一团团魔道的虚影在二人身边凝实,虚空内巨大的瞳孔缓缓扫视二人但却闪过惊疑,这二人的实力已经是极高如今的情况连入魔也是难以判定了。

    “你我二人看来与真正的道已经渐行渐远了。”兽尊者的声音在虚空内不断回响也是引起了道道的虚空堆叠。

    “魔道魔道既然沾染了道字自然与道有关,更何况心中有道又何惧别的事情呢,等你我到了彼岸又有谁关心是魔还是道。”

    老者苍老的声音看似无力但一瞬间盖过了兽尊者的声音,但就在二人交谈时星空内突然有了一枚小剑慢慢的出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