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血斜阵
    楚泽的长剑即将划过黩青仓的身体,也已经与黩青仓四目相对,黩青仓原本一片血色的瞳孔突然恢复了正常。

    一股骇然的感觉让楚泽放弃了攻击,乱云剑掠起一道风雷就要后退,一击不成立即远扬是楚泽的根本原则,更何况是面对未知的攻击。

    “楚师弟这是血魔宗第二个比较神异的攻击,血邪阵!”面对着遁走的楚泽黩青仓并没有惊讶,毕竟黩青仓也目睹了楚泽与血魔宗弟子一战,对于楚泽的攻击防守也是极为熟悉。

    而随着黩青仓的话音落下原本残影存在的地方,一道道血色纹路突然出现这些残影的作用也开始显现,楚泽的眼底闪过惊诧刚才已经抹去了残影留下的印记,神识再三扫动也是没有发现异常。

    血邪阵变动间黩青仓的气息也是越加的诡异,黩青仓的身影也有些飘忽不定,原本筑基初期的实力也是慢慢的被加强,一息间到达了筑基中期只不过周身的血气看起来越发的虚浮。

    黩青仓手中的长剑也是蒙上了一层血雾,随着黩青仓的缓缓移动血邪阵的阵纹也开始慢慢的移动,看来这又是一种利用血气布下的阵法,而对于血魔宗弟子的加持已经明了。

    楚泽把血邪阵记在心中,血斜阵与血色惊天的配合以及互相的加持,让这两招变动的时候甚至可以爆发十二成的威力,而黩青仓发动攻击的时候用出的也不是真正的血气,七七八八的增减下来这两招的攻击已经非常骇人了。

    而初始的阵法就已经如此的可怕,看来这血魔宗的邪道也的确有可取之处,而随着黩青仓一句话原本碎裂的残影,居然再次出现而且这次更加凝实也开始慢慢的移动。

    血色纹路开始慢慢流转而这些残影也像感受到指挥一样,一股股邪恶的气息由残影的身上慢慢的喷发,残影的眼睛慢慢睁开空洞的瞳孔带着一丝阴冷,手中的剑意一动。

    这些残影闪烁间也是出现在楚泽身前,将楚泽的周身团团围绕,即便是没有残影的地方,也是布满了血色纹路。

    一股股淡淡的血煞之意在楚泽与残影间形成却是带着淡淡的黑色,在外面的弟子看来二人的比斗没有任何的异状,黩青仓剑意挥动间的血气在比武台护罩的改变下,也是成了无比锋锐的金系紫气。

    至于血色纹路也是根本没有出现,只有一道道残影不断的变化。

    黩青仓手持长剑也是不再运起残影而是要在这些纹路中与楚泽一战,来不及惊讶楚泽眼中闪过考量,赶忙离开血色纹路出现的地方,但是整座比武台已经被血色纹路布满。

    原本对付一个黩青仓就有些吃力,如今更是多了这些密密麻麻的残影,楚泽眼底闪过一抹异光,看着靠近的黩青仓楚泽甩下一道风雷之意,死死的砸在一处纹路却只是留下了白印。

    而黩青仓看似普通的一缕剑光也是出现在楚泽面前,已经来不及破坏纹路仓皇间楚泽的周身混沌灵气爆发,在湮灭了这丝剑光的同时,将已经完全凝为一体的血色纹路冲开了一丝裂缝。

    也将到达楚泽面前的黩青仓逼退了两步,而原本已经形成的阵法,在楚泽的灵气暴动下彻底湮灭一丝丝血气开始逸散,作为黩青仓杀手锏的一道道残影也在狂暴的混沌灵气下,变成了一丝一丝的血气逸散在比武台上。

    二人的比斗又回到了刚开始的时候,黩青仓也是没有料到这种情况的出现,血邪阵即便是在血魔宗也是不弱的阵法,而血海中的人对于血邪阵更是熟练无比。

    虽然黩青仓使出血邪阵还没有讲解就已经被破掉,但是这一招已经使出自然要讲解。

    身形一动黩青仓抹去了剩下的血邪阵,这血邪阵的消耗也不算小了,一剑带过一片血意将所有的血纹全部拓印在长剑上。

    “血邪阵血魔宗初始阵法依靠血气凝结,九成血魔宗弟子习练的术法,对于感悟没有太多只要求血气的浑厚就可以凝结,可以牺牲血气加持境界增强法宝攻击防御全能性阵法之一……”

    血剑横扫挡下了楚泽一道风雷之意,黩青仓的神识在楚泽耳边响起手中的长剑也是丝毫不慢,经过血纹加持的长剑,在黩青仓手上成了一把巨剑。

    “比如这柄普通的长剑经过了血邪阵加持,发挥出的威力有时候不亚于一些攻击型的法宝。”

    黩青仓神识的转换时,大开大合的剑法也是将楚泽的剑气一道道砸向了别的地方,剑光挥舞间也是形成了一面血色的护盾。

    误打误撞下楚泽破了血邪阵,却被这看似简单的剑法给拦住了攻势,被血邪阵的血纹加持的长剑果然有些奇异,剑光挥舞的血盾不仅阻碍了楚泽的攻势,更将楚泽的血气也是慢慢吸收,只不过吸收楚泽血气的血纹也成了龙血的滋补品。

    楚泽靠着混沌灵气以及龙血才可以勉强抵抗,对于血魔宗这些术法楚泽也有些无奈,破解的方法都知道就是要消耗血气,但是血魔宗弟子血气本来就浑厚又有各种加持,消耗起来的难度也是不小而

    最关键的是血魔宗的弟子不会一动不动的坐视消耗,黩青仓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这一招只是血邪阵的延伸并没有太多异样,但却包括了血邪阵的破解。

    楚泽眼中闪过考量对于宗门讲解这种初始术法的原因,楚泽自然心中有数这些东西虽然初始,但也是最基本的一旦破解了,对于其他的术法也可以见招拆招了。

    感受到体内龙血的喷涌楚泽眼底也是一喜,怎么忘了还有龙血这东西对于血魔宗来说,龙血可是最可怕的东西了但是龙血还是作为杀手锏吧。

    阴阳相克的道理十分明显,楚泽也不止龙血这一样至阳的东西,黩青仓一直不敢靠近的原因,楚泽也已经找到了就是阴冷的血气,对于楚泽气息的畏惧。

    “这位师兄血邪阵的破解方法师弟想到了。”

    楚泽的话音落下没有给黩青仓留下思考的时间:“无情剑意剑化风雷!”一声长啸穿透了整个比武台。

    黩青仓眼中一动这次却是再也避不过了,但雷光到达的一瞬间异变突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