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构陷
    “这位大人且慢李浩入魔已经定了但是这位楚师弟的灵气,以及用出的招法只怕也是有一些问题的!”这道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压下了大部分弟子的谈论,热火朝天的场面也是慢慢冷了下来。

    这位裁判的话还没有说出还没有进行定义,李浩的事情就已经被捅出让裁判心中也是有些不爽,听到这个声音的裁判也是怒火中烧好不容易轮到当一次裁判。

    这遇到的问题是一个接一个本来的比斗双方临时换人,换人以后又有一方直接入魔而入魔的人这位裁判也是惹不起……

    而裁判正想撒气时看到这质疑的人也是只能压下,这一位裁判更是惹不起——北元宗外门种子弟子第一人李沉道笑眯眯的看着裁判,但眼中的光芒却让旁边的弟子也是有些经受不住。

    裁判压下怒火没有理会李沉道的话李沉道不好惹楚泽更不好惹,对于二人的事情裁判也是早有听闻如今也不好再生波澜了:“北元宗外门比斗弟子李浩入魔,移交执事堂处理依据门规三日后万雷台斩杀!”

    听到李沉道的话楚泽眼底也是有了寒意还没有找李沉道算账,这李沉道居然自己撞了上来看到裁判压下这件事情,楚泽也是压住了心中的怒火若非最近奇遇流连,今日遇到这被李沉道培养的李浩只怕一招都撑不住。

    听到裁定落下楚泽也是下了比武台准备回到玉椅,但树欲静而风不止李沉道动用了一丝修为:“我举报弟子楚泽偷学血魔宗招式——血色惊天!”

    这一道声音顿时让比武台彻底安静了下来,裁判的眼底也是有了寒光,这次内门的手段本来就是培养一些弟子熟悉血魔宗的招数,到了现在被李沉道点出也是极为难办。

    楚泽看着李沉道也是冷笑一声不过是一个血色惊天的剑招,就算被李沉道咬死又能如何而且李沉道也是错算一筹,这血色惊天可不是偷学而是宗门鼓励的。

    “不知按照李师兄所说我偷学的血色惊天是我用出的那一招呢?”楚泽眼中闪过调笑剑法千万只要没有被当场抓住,到了事后楚泽又何惧指责呢况且李沉道敢如此光明正大的说出招法,李沉道又是从何而知呢。

    李沉道耳尖一动正要开口突然发觉不对楚泽的话中看来又陷阱,暗中的人已经指出了楚泽的剑法但是李沉道却是不好说出了,剑法的难以指认本就是所有的功法中最难的一个。

    而且即便是指认出来看着裁判的异状,即便是李沉道也是心中一跳现在也有些骑虎难下了,若是楚泽要求更多的证据李沉道可是拿不出的,暗中传音的血魔宗弟子可是绝对不会现身的。

    一时间李沉道也是踟蹰一身华服光芒流转时也是有些滞涩了,而所有的弟子也是嘘声一片李沉道也是有些惶然,如今只能忍下这事情了也是被暗中的血魔宗弟子给摆了一道,突然冲出来也是没有多加思考。

    而李沉道的旁边也是空出了一个大圈所有的弟子也是避开了李沉道,这种子弟子刻意构陷别人虽然很常见,但不问缘由随意攀咬就有些太过了,而李沉道的脑子也让所有人有些叹惋。

    若是说楚泽偷学别的宗门秘技还可以理解,但楚泽已经与血魔宗势不两立不要说偷学了,即便是楚泽靠近血海恐怕都有些不现实了。

    李沉道的沉默也是楚泽意料之中既然李沉道无话可说,楚泽就要做些事情了:“这位大人我想根据门规问一下种子弟子构陷普通弟子何罪?”

    “没有危及生命以及修道资质判种子弟子赔偿五千灵石,危及生命以及修道资质种子弟子赔偿一万灵石!”裁判的眼底也是有了异光对于楚泽敢于反击也是有些惊喜。

    “那么种子弟子构陷外门长老又该如何论处?”楚泽话音还没有落下。

    李沉道可不敢接这个锅:“楚师弟说话可要注意一些我没有构陷长老!”一字一句的说出李沉道的面色也是冷了下来,到了如今想要干干净净的脱身而去已经不可能了。

    但也不能背上构陷长老这种罪名北元宗内的任何事情,只要和长老二字扯上了关系都是无比严重的。

    但随着楚泽拿出了勋章一道光芒笼罩了楚泽,也让一些人记起了楚泽的这个身份,在比武台上楚泽是普通弟子但到了台下拥有勋章,楚泽就已经位同外门长老!

    “拥有外门勋章位同外门长老的门规莫非李师兄忘了,想让裁判大人给李师兄现场好好温习一下吗?”楚泽的话音虽淡但其中的话意却让所有弟子感到了冷意,看来这楚泽要坐实李沉道构陷长老这件事情了。

    李沉道面色一青被勋章的光芒直接照耀也是有些难以承受,而裁判的声音也是慢慢响起天塌了有个高的撑着,有了这枚勋章在裁判也是有些别无顾及,也从怀中掏出了象征外门裁判的令牌,光芒一闪缓缓笼罩了李沉道。

    “北元宗门规任何人构陷长老从严从重处理,不论缘由赔偿长老十万灵石!但现在在大比期间一切事情容后处理但理应先赔偿灵石。”裁判的话语中虽然留了一些余地,但到了现在这一些余地也是有一些嘲讽的意味。

    而裁判的话音落下也算是宗门的一项处罚了,而且这种处罚也不是随意可以避过的,李沉道眼底闪过怒火但却无可奈何,现在被勋章的光芒持续照耀修为也是有些不稳。

    心中叹了口气李沉道握剑的手也是慢慢松动,抹向了腰间的储物戒指正如裁判的话,现在在大比期间若是为了别的事情耽误了大比可是划不来,至于宗门最后的惩罚李沉道也没有放在心上。

    北元宗门规面前虽然人人平等,但其实有规定这东西就已经是不平等的表现了,压下心中的躁动李沉道手间一动。

    到了现在也顾不上脸面什么了手中宝光一闪,也顾不上储物戒指的珍贵:“这是十万灵石!”灵气一动就将储物戒指送到楚泽面前,倒也没什么手脚楚泽轻轻接过勋章撤去也是放了李沉道一马。

    但是楚泽放了一马不代表李沉道就可以离开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