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拓印
    “虽然外门大比期间可以容后处理但活罪可免死罪难逃。”匆匆赶来的高七亭声音淡淡响起,话音落下很多人还没有回过神,但高七亭手中的速度也是颇为不慢。

    站在空中如天神一般掏出一枚执法者的令牌灵气一动,将自己的气息慢慢过渡到令牌中一丝寒光闪过将李沉道打落在远处,刚才的李沉道只是气的有些发懵但这下或许才是生死不知了。

    几名李沉道的“师弟”仓皇赶来对着高七亭一拜,赶忙带走了已经昏迷但气息还算稳定嗯李沉道,虽然随着一击李沉道看似重伤但被楚泽封存的实力,却是慢慢的回复了过来。

    执法者的判决已经成了最后的判决即便是楚泽也只能压下此事,高七亭手中执法二字若隐若现带着一丝淡淡的光芒,对着楚泽虽然歉然一笑:“楚师弟放心北元宗门规在上任何人都不能欺辱长老。”

    看着高七亭突然出手而且一副冠冕堂皇的样子,即便是楚泽也是心中不喜但却有些无从辩驳,毕竟真正来说执法者处理这事情也算是合理了,一旁的裁判恐怕也没有办法多说,执事堂插手执法者的事情就算是越距,而执法者插手执事堂不执法者执法一切才是正常的。

    楚泽心中冷笑一声也没有意外高七亭突然“反水”,虽然高七亭最近看起来与李沉道分道扬镳,与楚泽也算是一个大队伍中的战友几人还要应付,来自于血魔宗挑起的最后挑战。

    但实际上高七亭与楚泽互相来说还是最大的对手,无尽星空内外门第一的君骁已经进去了数次,即便是有所收获但到了现在也得不到好东西,除了君骁外门中其他人也没有太大威胁。

    但这些内门来的家伙可是最大的威胁而高七亭的盟友李沉道,肯定有着在无尽星空内得到气运的办法否则二人怎么会狼狈为奸。

    所有人都是沉默不语虽然对于内门突然插手有些不甘,但楚泽还是轻笑一声毕竟也没有准备一次性处理李沉道:“多谢师兄襄助了!”

    话音落下楚泽无视了高七亭正准备转身而去,即便是队友又能怎样对付血魔宗的人,楚泽也不算太过费力现在要做的还是赶快充实阴阳循环。

    而最好的地方就是楚泽的洞府了现在有钟灵,这东西上可是有很浓重的阴阳二气只不过需要转换罢了,身形飘忽间楚泽也是到了洞府自从有了阴阳二气。

    楚泽与天地的契合也是慢慢的加深平日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回到洞府布下一块钟灵楚泽也开始了慢慢吸收,明日的比斗倒也不急提前定好时间即可。

    虽然混沌空间可以极快的提炼阴阳二气,但是对于钟灵的感悟还是要楚泽自己完成,这可是急不得的放好钟灵,楚泽眼中闪过灵光慢慢扫过钟灵一道道模糊的纹路慢慢出现。

    先要将这些纹路全部拓印在泥丸宫先把泥丸宫铸造成铜墙铁壁,毕竟泥丸宫不仅是楚泽的根基更是混沌空间的基础,泥丸宫慢慢强大混沌空间就会缓缓加强,混沌空间才是现在的楚泽处身立命最重要的东西。

    第一块钟灵就用神魂来感应楚泽神魂一动,调动了混沌魂光进行着最基础的感悟,感悟着钟灵中一道道纹路楚泽的神魂刚刚接触到这些纹路,一种浩瀚的感觉让楚泽的神魂似乎都被突然间洗礼。

    一股被荡涤的感觉传来楚泽眼底闪过了一丝丝明悟,而周身中一丝丝酥麻传来筋骨中也有一些舒爽,就连已经被提纯数次的龙血也有一些杂质被慢慢的排出,一股更加堂皇的流光也是慢慢流转,楚泽心中闪过明悟。

    这应该就是灵气冲刷后天地最精纯的一些感悟,虽然这些纹路对于现在无法明悟但是对于灵气还是有加强的,也不能坐视这些感悟逸散在天地中,即便是混沌空间也只能延缓这种逸散,而不能让钟灵的感悟一直存在。

    否则也不必如此火急火燎的拓印感悟,到了筑基境进行拓印才是最合适的,一方面感受着这些纹路的浩然之意慢慢的吸纳,而这些纹路也随着楚泽是吸纳慢慢的拓印在楚泽的泥丸宫中。

    一道道纹理如同最晦涩的符号形成了密密麻麻的印痕,楚泽心中也有了些许的纹路这些东西就是真正的大道基础了,楚泽的前世也得到过很多这种钟灵。

    但是那个时候楚泽的境界太高那些感悟已经无法适用,到了最后这些钟灵也只是疗伤药罢了,这种钟灵上有关天地的感悟,也只有在结丹以前就拓印在泥丸宫或者丹田中,才可以算是效果最好的。

    所谓的筑基二字筑的就是这种大道之基,现在的好处已经慢慢显现了,楚泽的神识感应范围也算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比起拓印以前又扩展了五百丈左右。

    这些纹路不仅布满了泥丸宫就连几件已经完成恢复的铠甲,也是有了一些淡淡的花纹看起来更加强悍一些,而处理好泥丸宫以后下一步楚泽要做的就是将纹路拓印到丹田中了。

    而失去了感悟的钟灵反而有了很多灵光,楚泽眼中有了一些明悟真正的好东西已经消失,这已经是真正的疗伤圣药了,第一块钟灵放好再拿出一块摆在身前的丹田位置,一丝丝冰凉的感觉传来楚泽的灵觉似乎又有提升。

    眼中有了一些灰色的印文这次拓印到丹田中,也就相当于另一种炼体了不仅会加强丹田就连灵觉都会上升,如今即将要探宝灵觉的提升才是最重要的。

    照着葫芦画瓢丹田内一丝混沌灵气引动了钟灵内的灵气,而这些潜藏在钟灵内的纹路也是再次显现,楚泽心中一动引动了周身的气势开始进行拓印,而一种极致的痛感传来随着这些纹路拓印到丹田。

    钟灵内一丝丝泄露的灵气也将楚泽的肉身经脉进行驱杂,不仅如同被重锤击打而且最重要的如同灵气被挤压的感觉,让楚泽心中也实在有些难以忘怀。

    楚泽眼中瞬间变得赤红周身的灵气涌动间气息也是愈加鼓荡,即将结束时下一刻一股浩瀚的气息突然出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