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礼物与暗斗
    密室外扑通扑通的声音响起刘清眼底一动轻笑一声:“灵石的调派还有一段时间刘家为道友也是准备了一场好戏,还请这位道友移步密室外去看一看。”

    楚泽眼底一动黑袍无风自动跟着刘清走了出去只看见密室外,齐刷刷的跪倒了一群人倒也不全都是陌生人,其中的陈青如今被混沌灵气也是折磨到昏迷,

    而其他这些人似乎也都是陈家人只不过这些人一个个鼻青脸肿,被直接压倒在密室的外面一个个也是不敢多说,而一些白袍侍者也是站在密室外每个人的气息也是十分隐晦,仔细查探一番每个人的实力也大概到了结丹后期左右。

    只不过这些白袍侍者的修为是一方面,能够彻底压制大半个陈家这些人靠的是神识鼓荡间,形成的一道道锁链不断的缠绕着这些陈家人,而这些锁链又缓缓地形成一个类似于囚笼的结界,在神识鼓荡中包裹住了整个密室。

    楚泽与刘清站在密室的门口隔着一道石门看着这些人,楚泽眼中一动这刘清下手也是极快看来是把陈家一锅端了啊,只不过这暗中的试探虽然让楚泽不喜,但是这种试探确实是必须要经历的。

    “道友不知这礼物你可满意?”刘清的话看似恭敬一些但知道了楚泽的修为后,还是忍不住想让楚泽看一下刘家的实力。

    楚泽表面上古井无波但心底还是有些叹惋,对于这一幕并没有太多的想法也不过是刘家单方面的行动,而对于这陈家楚泽也委实没有动手的想法但陈家也太倒霉了一些,刚好撞上了刘家想要示威的枪口

    看出了刘清的用意楚泽眼中也是有些寒意闪过,并没有关注石门外这些陈家的人与白袍侍者,反而是对于这些白袍侍者气势连成的结界有了极大的兴趣。

    这层结界也算是用心了外面的神识根本透不进来,却也恰到好处的让楚泽的神识能够感受到刘家,对于这陈家随意处置的实力以及淡淡的超然,但感受到结界中蕴含一丝阵法的韵味后,楚泽也是失去了兴趣这种没头没尾的感悟也是浪费时间。

    不过楚泽也没有发作毕竟还要用到这刘清,楚泽神识一动黑袍鼓荡间,轻轻推开了围在密室外的这些白袍侍者形成的威势:“这份礼物还算是不错了也让老先生费心了,只不过以后这种事情还是少做一些吧如今的出手想来刘家也并不轻松。”

    最后一个字闪过楚泽的神识泄露了一丝,不仅扫过了有些愕然的刘清刘清感受到这股神识,背后瞬间冷汗涔涔对于试探的决定也是有了一丝后悔,而楚泽的这丝神识更是让外面白袍侍者形成的气势。

    在一个瞬间内直接被破开一股无形的气浪出现,白袍侍者形成的这种气势彻底化成了碎片,楚泽心中冷笑一声气势的强大与否与神魂有着联系,这些人的修为虽然强大但是神魂却是弱的可怜。

    刘清眼中一动虽然对楚泽的表现感到了满意,但是仅仅如此还是不够的与楚泽的合作就如同光脚走钢丝一样,刘家也不会只听一位少爷的一面之词以及给出的令牌。

    “陈家冒犯了道友也就相当于冒犯了刘家,刘家虽然一贯和气生财但是若有人忘了刘家的寒锋,刘家会帮着记忆一二的。”刘清的实力也是慢慢显现能够坐镇一道拍卖行除了鉴宝师这个身份,自身的实力自然不弱。

    但也没有动用修为镇压楚泽只是利用了一丝气势想要挽回一些主动权,而话音落下原本已经被破开的气势重新凝结,又化成了一层结界将楚泽的神识彻底的排开。

    刘清要的也是不多只要楚泽能够扛住这一股气势,就有了可以与刘家真正交谈的潜力,商贾之家看重的是眼下的利益更是一个修士未来的发展。

    楚泽心中一动风水轮流转本来还在笑话陈家,但到了现在要帮助陈家的却还是楚泽,若是楚泽可以破开刘清的阻拦以及这两层结界,那么今日的事情就已经彻底掌控了主动。

    要是说到别的楚泽可能还会隐蔽一二,但到了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只不过楚泽也不会彻底暴露自己,毕竟若是真的暴露了神魂的强大那么引来的就不会是合作了。

    神识运转间借助混沌空间的一丝气势,楚泽的气息越发飘渺越发的阴诡,刘清神识一动闭上双眼居然感受不到楚泽的存在,只感受到一袭黑袍在结界中不停的鼓荡气势。

    楚泽要做的也不是彻底破开结界虽然全力施威下可以做到,但楚泽要做的是找到这个结界的一个点,既然是阵法形成的结界那么就与阵法差不多会有一个控制的地方,而这种结界控制的地方就是一个点。

    若是破开这个点给刘清的震动想必会更大,混沌空间中楚泽的神识慢慢的延伸到结界中不断的探测神识鼓荡中,楚泽慢慢回到了原本的座位盘膝而坐眼底彻底被魂光占据。

    在黑袍中也是闪出了隐隐的光亮黑袍也是不再鼓荡,如同两道照亮夜空的光芒慢慢穿透了黑袍,两道光芒在密室中不断的梭巡触碰到结界,结界就会有一些闪避不断的躲避着楚泽的探测。

    密室慢慢陷入了一股诡异的死寂也慢慢安静下来,楚泽与刘家的斗法正式开始刘清看着楚泽的举动也是有些愕然,仅仅是楚泽在刘家强者的包围下

    可以在结界中,静心探测整个结界这种心性就已经是修士最重要的品质了。

    感受着楚泽的神识慢慢鼓荡似乎有所发现,事到如今刘清也是老脸一红淡淡开口:“这位道友既然陈家冒犯了道友那么就交给道友处置吧,道友不妨给个参考的意见如何!”

    楚泽被这句话彻底打断了探测一时间也是气息不稳,而刚刚有了一丝踪迹的点又是再度消失只不过随着刘清的话,楚泽也是锁定了一个不大的范围神识又开始了搜索。

    对于刘清的问话楚泽更是早有想法:“既然如此就由老先生把这些人丢出去游街示众吧!”话音中带着淡淡的叹惋似乎只是一件寻常的小事。

    刘清刚刚在思索但下一刻异变突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