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剑心
    刘清步入院落后楚泽也是跟在后面但砰的一声响起,火炉中一丝青色的炎火挡住了楚泽包裹楚泽是周身后也是一动不动,炎火并没有进行攻击只是困住了楚泽,一股股温润的气息传来楚泽也是感到了身心舒爽。

    而楚泽被挡住刘清刚要开口却被一道苍老的声音打断:“刘家的小辈你的话不用说了你走吧我修复剑不会用刘家的机会……”苍老的话音落下一股青色的炎火逼退了刘清,刘清在这道炎火前毫无还手之力。

    与楚泽四目相对时刘清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炎火裹挟着去往了远处,楚泽眼中闪过疑惑刚要说话一道炎光突然袭来:“小子我看看你的剑。”还没有来得及阻挡乱云剑已经和楚泽失去了联系。

    而炎火的束缚与阻挡也是更紧了一些楚泽眼底闪过考量,青木应该只是看一看乱云剑不会直接出手的,那么现在过早的出手暴露混沌空间也是不值得。

    不过也不能什么都不做楚泽心念闪过乱云剑剑光一动,却没有在院落中掀起波澜剑光湮灭在院中的炎火中,院中又陷入了沉寂而这时一道轻喃声响起:“小子是你的剑需要修复呢还是你的心需要修复呢?”

    苍老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在月色西垂的时候也是问出了这个问题,面对这个简单的问题被炎光包裹一丝丝奇妙的感觉闪过,此刻的楚泽却是被彻底难住了面对青木大师这个问题。

    感受着青木之火中一丝丝沁人神魂的凉意,楚泽的心也是慢慢的静了下来修复剑或者是修复心,楚泽眼中闪过迷茫本来修复长剑的话,如今也是有些不好回答了。

    “何为修复心?”楚泽的眼底带着一丝丝迷茫被青木之火包围也是有些疑惑,剑与心两者看似毫无关联但这里的心却是对于剑道感悟的剑心,但现在的楚泽不要说真正的剑心了,就连最基础的剑意还没有练出何来的修复剑心。

    “修复剑只需要一些材料以及时间而已纵然你的长剑奇异,也不过是多花一些心思多费一些资源而已,但是修复剑心要的就是与长剑无比的契合,以长剑作为丹田以剑意化作神魂以剑势并做气势,进行不断的磨练如此便是修复你的心。”

    苍老的声音缓缓地响起楚泽身形一闪,眼前也是一阵恍惚似乎不再处于院中,而是处在了一个巨大的长剑中,剑体成大路剑锋为边缘剑柄是重点剑穗做高台。

    楚泽看着慢慢凝成的巨剑虽然有所疑惑,但还是不由自主的顺着巨大的剑体走过,看着面前熟悉的剑纹楚泽心中一动这是乱云剑剑体的云纹,慢慢是踱步楚泽已经走到了剑体的末端。

    面对这熟悉的云纹楚泽心底也是有了一些感悟,蹲下身抚摸云纹楚泽心中也是有了明悟,以长剑作为筋骨如此的云纹,便是一个修士真正的筋骨么。

    而乱云剑是裂纹在此处也是变成了一道道极深的沟壑,不断吞食着周围的云纹虽然吞食的速度慢了一些但是云纹却是在真正的消失,楚泽眼中闪过了考量事到如今应该是青木大师,利用了一些神妙的方法让楚泽与乱云剑进行这种特殊的交流。

    不仅是在修复长剑更是有一种慢慢悟道的感觉,楚泽嘴角闪过笑意而不远处的剑柄仍在等待着楚泽,遥遥望去楚泽似乎在剑柄中感到了一丝丝熟悉的意念。

    正是乱云剑中一丝丝稚嫩的剑意平常根本感受不到,但是现在细细感受这种与寻常婴儿相差不大的意识,楚泽也是心中狂喜有了这一丝意识乱云剑也就真的与神剑距离不远。

    楚泽眼中也是有了一丝明悟如此便是剑意化作神魂么,踏上剑柄后楚泽也是感到了神魂中一阵阵嗡鸣传来,原本沉寂的铠甲似乎有些躁动但还是慢慢安静下来,剑有剑意意识慢慢出现剑势最后生出了剑魂。

    楚泽心中一震顿时明白了青木的话中的意思,如此的修炼还真是有可能修炼出剑心的,而远处剑穗飘摇间也是有一种别样的感觉,楚泽心中一动张开手就要握住巨大的剑柄,现在既然已经明白了其中是关窍,那么就要与这一丝剑意慢慢的融合。

    手中一道淡淡的光芒亮起与剑意遥遥呼应,盘坐在剑体与剑柄的交界处楚泽是身体与神魂也在慢慢的变化,似乎更加像一柄长剑一样不仅有着无尽的锋芒,而且周身涌动的气势居然有一种君子如剑攻受皆藏的感觉。

    一道道淡淡的印符从乱云剑中生出开始慢慢的在楚泽身前萦绕,印符显现明灭间这些印符又与楚泽慢慢的融合,一声声似乎从远古传来的轻喃淡淡响起。

    但其中的话语却是幽微难明楚泽想要记住一些然而仓促记下的又慢慢消散,只不过楚泽与乱云剑的结合也是越发是紧密,楚泽身形飘闪来到了乱云剑中央几道裂纹前。

    周身的印符似乎找到了存在的价值感受到这些裂缝,印符一股脑涌入了这些裂缝中如同最好的修补材料一样,裂缝也是慢慢的有了被填补的感觉原本深不见底的裂缝,如今也有些可以窥测的冷意但既然有效,无穷无尽的印符顿时包裹了裂缝。

    一丝丝异光闪过裂缝有底而楚泽这次的感悟可以说近乎与无穷!而且随着裂缝不断被填补楚泽的感悟更是越发的明了,虽然心中急切外门的比斗但是楚泽更明白这种机缘的可遇不可求,一场比斗不参加或许掉一些名次但感悟不可错过。

    而且即便是楚泽想要离开现在看来也是不可能的,良久裂缝彻底消失而楚泽与乱云剑的结合似乎也到了某个关键的点,闭目间眼中一道道异光闪过无情剑意也似乎有了更大的提升空间。

    一种奇异的感觉也让楚泽似乎看到了无尽的虚空外,似乎有一只巨大的瞳孔无情冰冷的看着一切,楚泽被这道瞳孔扫过并没有对视只是淡淡的一眼,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传来生死之危楚泽正要退避。

    下一刻一幕异象的出现也是让楚泽忘记了退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