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绝世一剑
    种子弟子院落内李沉道对于体内残留的一丝丝特殊灵气也是彻底麻了爪子,身前三个黑袍老者盘膝而坐利用自身的境界替李沉道压制这股灵气,如此急于疗伤一方面是李沉道的身份的确太过高绝。

    另一方面还是因为这次的无尽星空内的确有不俗的东西,即便这次李家付出一些代价也要把李沉道彻底送到前十,最近几场的比斗也的确顺遂人意毕竟李家的价码也是极为诱人。

    这次遇见的楚泽虽然是个异类也挫败了李沉道但是还有几场比斗,若是李沉道可以继续比斗到前十绝不是问题,但现在李沉道的状态与修为根本不稳定忽强忽弱不说。

    就连修为也是慢慢的坠落现在靠的也是家族华服以及家族秘宝冥冥中的守护,才慢慢吊住了李沉道的一口气而且也是出气多进气少了,而这次受损的还有一件秘宝说起秘宝的修复倒也比较顺遂。

    秘宝的几块碎片已经慢慢被召回虚空内一丝血色浮现,三位黑袍人松了口气只要修复好秘宝李沉道的伤也算是有救了,但下一刻这些碎片不仅没有窜入秘宝而是窜入了李沉道的身体。

    院中又是一阵鸡飞狗跳李沉道的修为这次可是彻底的紊乱了,黑袍人的修为这次才算是全部爆发稳定着李沉道的命……

    十万大山内楚泽的洞府看着自己的小手段有了作用,感受到血气的浮动以及手中慢慢返还的一些模糊场景,楚泽心底叹了口气有个大家族作为依靠就是好,即便是如此的伤势李沉道还是吊住了一口气而且修为又隐隐有些进步。

    而李沉道周身附近三股如海般深邃的气息想来就是李沉道的守护者了,这些人也不会插手北元宗是事物只会做一件事情,就是维护李沉道的安全这也是楚泽为什么没有直接下杀手的原因了。

    只不过以楚泽如今的手段李沉道这次想要进入无尽星空,只怕不能走大比这条路了楚泽留下的灵气心中自然有数,即便是那些守护者没有三五日只怕也是难以消除,而外门大比的比斗只剩下三日比斗之后最后的对决也不过一二日。

    李沉道的伤势刚刚好转的时候北元宗外门大比应该是刚刚结束,对于李沉道暗中的打算楚泽自然明白这几日李沉道比斗的诡异,大部分都是看在眼中的虽然做的隐秘但是暗中买通弟子已经是事实了,楚泽冷笑一声想要进入无尽星空还是要凭真正的实力的。

    摇了摇头楚泽叹了口气看着外面晨光熹微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彻底融合了金灵气以后楚泽的气息居然暗藏三分锋锐,虽然还是不清楚那些碎片是什么东西,但仅仅是熔炼一些碎片并且过渡到乱云剑内就让乱云剑的锋锐强了不止两成。

    原本的乱云剑就已经锋锐无双如今看来只怕更加可怕,手中灵气涌动楚泽跳入庭中一套清风剑法运起一股股灵气涌动,清风在洞府内围绕拂过了片片绿叶多多红花看似片叶不沾,但是剑气飘过很久后一道道淡淡的剑印还是散在绿叶红花上。

    而第一式结束后紧紧接上的却是楚泽改过的烈山剑诀,一道凝实的剑罡带着一丝金色的灵气化动的速度更是快了一些,而剑气锋锐的程度已经绝非昨日可比了,剑诀运转间楚泽与乱云剑的融合似乎又深了一些。

    手中灵气浮动楚泽缓缓收起长剑对于余下的三场比斗也是心中有数,这所谓的比斗绝对不会让楚泽掉到前十以后也不会让楚泽再进一步了,毕竟楚泽这次可是应对血魔宗挑战的一个秘密武器了。

    这几次的战斗已经证明了这件事情第二名不升不降让楚泽眼底也是有了考量,今天的第五场应该是君骁与高七亭比斗明天的第六场定是楚泽与高七亭比斗,而最后一日应该就是楚泽与君骁的战斗了。

    毕竟这次君骁想要夺得第一若是不和楚泽一战只怕整个外门都会抗议的,而今天这第五场战斗君久安排的对手,应该又是和外门一些成名已久的弟子进行一战了。

    楚泽气势一动眼底闪过了点点寒光对于外门一些名宿弟子进行了一一对应,心中也是大抵有数了只不过时到今日楚泽也不必太过掩盖了,明日与高七亭一战也要好好准备一下了今日的战斗可不能拖沓了。

    身形一点一刻钟后楚泽也是赶到了外门大比之地,看着涌向二号玉椅下等待楚泽修炼的弟子已经不下千余,楚泽也是嘴角一抽飞身到玉椅上也是没有拖沓接受着今日的比斗信息。

    巳时比斗第二弟子楚泽对战第四十七弟子韩明第十九比武台。

    楚泽神识一动扫过大比之地中央的石碑快速找到韩明的信息,仔细一看这人也算是宗门内不弱的弟子了筑基中期的实力,在四十多名能坚持到第五天也算是不错了,对于此人的描述也只有善用长剑四字。

    闭上双眼楚泽也陷入了修炼中对于此事没有太多关心,功行周天巳时也是转瞬即到楚泽身形一点在所有弟子翘首以盼的目光中,施施然到了比武台上与韩明也是没有太多交集。

    随着裁判的开始声音落下楚泽摇了摇头看着对面的年轻男子也不过是一剑而已,眼底闪过异光楚泽淡淡的一句:“一剑。”在比武台上留下一道残影对于今日君久送上的这位韩明楚泽也是没有留手,贪多嚼不烂的道理楚泽也是明白的。

    韩明眼底闪过惊骇今日楚泽的攻击居然完全不如那位大人物的说法,一上来如此冷酷又是如此的剑意一股剑光笼罩韩明,韩明还没来得及拔剑狂妄二字还没有说出,韩明手间便是一凉一道剑气在韩明手间腕脉另一道剑气已经出现在韩明喉间。

    楚泽的身影也是出现在韩明身后手中的长剑也搭上了韩明脖颈,韩明心中苦笑一声已经是如此还怎么比斗,面对楚泽已经留手的攻击韩明也并非不知情理之人苦笑一声,解下了腰间长剑对着裁判一拜也算是飒然:“弟子韩明认输。”

    而楚泽也没有丝毫拖沓在弟子们山呼海啸的五连胜欢呼中飘然而去,却给韩明留下了一道神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