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炼器
    无尽星空内君骁看着已经被破除一半的星辰气运也是摇了摇头,平涯手中一幅星图也是有着诡异的波动看着这幅星图中无比磅礴的气运,平涯眼中也是有了一股股狂热:“你我二人这次可是撞了大运这种星辰上如此磅礴的气运可是万年难遇!”

    君骁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星图虽然没有变化眼前的气运更是无比的磅礴,但还是有一种淡淡的危机让君骁的灵觉有着淡淡的不安。

    无尽星空外君久看着手中光芒大盛的北元宗气运标识,眼中也是骇然无比把标识暗中藏了起来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平日中财不露白现在如此的气运更是不能被别人知道了,手中法诀连动君久的面色也是平和了很多眼中隐忧却是越发的浓郁一些。

    楚泽并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引发了多大的震动只不过是暗中帮了秦星和尘氏姐妹,如今与三人的合作只怕是要告一段落如此的补偿一二也应该是够了,并非是楚泽不相信三个人只是与邪道的合作知道的人还是越少越好。

    眼中闪过一丝无奈楚泽如今停在一颗已经废弃的星辰上等待着血零,看着血玉的光芒越发强盛一些而且一个小点也在不断靠近,楚泽叹了口气还是来的早了一些看着混沌空间有了新的空间,随手布下一个窥星阵法汲取着连同旁边几个小星辰的残损气运慢慢被吸收。

    一道道光芒包裹着楚泽身后的虚影也是越发凝实阴阳鱼越发灵动,只不过鳞甲的凝实也是陷入了平静距离真正的龙甲气运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对于龙血的加持这些气运能做到的还是不多毕竟楚泽的境界限制了一切。

    背后虚影的五官也是有了一些大致的轮廓眼中闪过一道道光芒,只不过大部分的五官轮廓还是模糊的若是真正与楚泽的样子一样,那么楚泽的气运就已经到了一种无比神异的境界,对于一个修士来说凝聚气运最难的还是凝聚自己的样貌。

    随着星辰气运的涌来楚泽的原本神魂也是被慢慢的濯洗,心中一动在无尽星空中不如凝聚一把气运的兵器也算是防身了,随手凝聚来一些气运不断的挤压以星空为炉气运作为材料,虽然炼制的长剑回去以后并没有太大的作用但是在无尽星空中,就是最强大的兵器了其余的人最多有着气运守护。

    但是楚泽有了气运做成的武器比起其他人就已经强大了太多太多,想着乱云剑的样子楚泽也是开始了凝聚真正的炼制自然是不可能的,只能是做到空有其表以及拥有利用气运攻击的作用,不过这样也算是能他人所不能了而且如此的攻击也算是出其不意了。

    楚泽眼中闪过一道道灵光神魂与乱云剑的熟悉让楚泽的凝聚越发的快了起来,沉下心神的凝聚本来就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剑柄剑身剑锋,长剑各处慢慢的出现气运的变化也是有了淡淡的光芒。

    随着最后一丝凝练气运的靠近楚泽神魂终会嗡鸣声不断的响起,咔嚓咔嚓的声音传来气运长剑上一道道流光出现带起了四周气运的波动,楚泽看着这柄气运长剑心中也是有了别的想法,对于一把剑来说最重要的东西还没有制成那就是真正的剑鞘。

    修炼界中乱云剑的锋锐让楚泽没有办法炼制乱云剑的剑鞘,但是无尽星空中的乱云剑只是一股气运拥有剑鞘也能让乱云剑更加完整一些,再次凝聚一些气运根据乱云剑上一次给出的剑鞘式样。

    楚泽的心中也有了大致的想法手中带过一道道慢慢凝成的气运又重新开始不断的凝实,过程虽然枯燥无味但凝聚这些气运时楚泽也有了一些别的感悟,剑鞘的样子在楚泽手中慢慢成型如同捏泥人一样,气运的变动让楚泽对于整个大道的理解也是越发深厚了一些。

    铿然之声响起剑鞘终于成型残损的气运随着楚泽不断的汲取也是慢慢的枯涸,楚泽摇了摇头赶忙收了窥星阵法盘膝而坐正要闭目修炼,手中掐算着时间楚泽眼底闪过了考量三天已经快到了。

    但就在楚泽的掐算剩了不足一刻钟时一道身影也是悄然踏过:“楚师弟说好的三天我也是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的来了。”声音还是如同以往一般娇媚但是也难掩疲惫血零的样子看起来无比凄惨。

    周身的宝衣虽然大体完整但是原本的血芒已经渐渐的散去,眼中也是有着一股股奇异的气息不断的闪动着带起了一阵阵奇妙的波动,楚泽摇了摇头眼中也是有了赞赏到也算守时如此快的赶来,只怕也是受到了虚空中一些隐秘存在的阻拦否则周身不会有异兽的气息。

    而且血零的气息还有着一些比虚空中的异兽更加神秘的气息,这股气息根本不是血魔宗的气息可以比拟比起血魔宗的气息更加诡异一些:“血师姐的实力也真是不凡了能够从虚空中各种异兽的存在中突破,这份实力不仅是血魔宗中的绝学吧也有一些人别的气息吧。”

    血零耸了耸肩没有多说也没有否认盘膝而坐准备开始疗伤,楚泽一道气运打过围绕了血零这些平常的气运倒也没有大用,让血零早一些恢复两个人也可以早一些离开这里。

    “说起这事情只怕和楚师弟有关了本来我选的星路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那一日刚刚进入不久四神兽的气息突然出现在我的附近,惊醒了一处有主星辰以及旁边护佑星辰中虚空兽的存在,否则我去攫取一些气运离开也算不得什么难事了。”

    血零是气息刚刚恢复了一些就开始了发难话语中虽然带着考量但是灼灼的目光,却是看向了楚泽四神兽的气息中楚泽的气息根本难以遮掩,如今询问也只是打趣楚泽顺带着吐一吐苦水而已。

    楚泽看着血零的样子也是摇了摇头对于血零的暗中问询,心中也是有了考量看来这次的异状还是闹大了一些自然不会直接承认,轻笑一声再打过一道道气运把这事情谈到了别的方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