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做出反制
    咔哒一声大殿的大门缓缓的打开血零触目所及原本汹涌的魔气居然更加的汹涌,但是这种汹涌却让血零感到了致命的危险,魔气迷宫的形成对于血零来说并不奇怪,但是这迷宫中却有一种淡淡的变化让血零也是感觉到了不对劲。

    手中一道魔气涌动慢慢掌控了整座迷宫,但是一种对于阵法难以掌握的奇怪感觉,在血零的心中却是越来越浓郁血零感到不对气势一动,一瞬间到了迷宫的中央大殿内的一处高台上,看着面前与宗门内描述相同的高台血零明白整个阵法就在就在高台中,正要运转阵法离开下一刻一道剑光突然浮现在血零的面前拦住了血零的手,来不及思考气运怎么可能形成剑光血零一息间退了数丈。

    一道缩小的魔影直接包裹了血零带过了一道道奇异的光芒,剑光虽然不强但是胜在诡异更可怕是是其中蕴含着正气直接克制着血零的魔影,面对这一丝剑光魔气已经无用血零身后一道血影闪现湮灭了剑光。

    退到了高台的边沿再次定睛一看眼前的形式也是大变,那里还有什么魔气汹涌一股股正气已经包裹了整个大殿,一道道正气凛然的纹理嵌在了整个迷宫的墙壁上,虽然这些正气已经有些斑驳的感觉但是却更有一丝压制魔气的气势。

    正气不断的鼓荡让原本就感觉不对的血零一瞬间了然,楚泽已经完全掌握了迷宫不已经在血零打开大殿时掌握了整座大殿!

    整个大殿也恢复了原本的正气勃发楚泽站在高台的中央,手中一团无比浓郁的魔气已经凝成了一个有些奇特的令牌,与高台中央一个奇异的凹槽慢慢对应一股股正气慢慢的涌现,但是楚泽的手却停在了凹槽上方的三寸所在。

    血零此刻再也没有血魔宗弟子第一人的风范眼中闪过的震悚,身后涌现的邪影与魔影也是有些震颤一息间融入了身体,血零放弃抵抗慢慢的走过来也让原本平分秋色的形势,一瞬间化作了楚泽一人的戏台。

    “楚泽你怎么做到倾覆这座宫殿的魔气这座阴阳逆转的阵法,是原本的宗门布下本来就是让魔气拥有一个容身之所怎么可能被如此的破坏,你我不如继续合作如何我血魔宗也是有些手段,没有血魔宗嫡系的血脉这座阵法根本无法启动。”

    眼中闪过一股忌惮血零也是慢慢走过遮蔽了周身的气运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血零说出的话也是有些谦恭也有了一丝认真,只不过楚泽看着血零的样子也是冷笑一声。

    这血零倒也是能屈能伸了如今看着形势不对又如此的低三下四,楚泽也是有些敬佩只不过真正的秘密楚泽自然不会多说,这次利用混沌空间的气息误打误撞居然把整个大殿中,反制血气的阵纹直接给激活了也算是扳回一成,将所有的魔气直接融合成了启动阵法的令牌。

    只不过也的确如同雪玲所说楚泽根本无法启动这个阵法,现在看来血魔宗做的手脚也算是极为隐晦了也在最重要的地方,布下了一颗暗雷但是两人本就不稳固的合作如今更是破裂,想要红口白牙直接挽回这血零也有些痴人说梦了。

    “如今师姐又要谋求合作倒也好只不过我有一个要求,把你的血魔宗气运借我观摩一段时间出了饕餮气息的星辰我就还给你,不知师姐这意下如何呢?”

    血零的面色也是一苦楚泽也是眼神毒辣要出的东西就是要掌控血零,万一遇到了极好的机缘要是血零给楚泽别的东西作为保证,也可以随手丢掉就当是送给了楚泽毕竟与饕餮有关的好东西又怎么会是俗物。

    但是楚泽要的血影气运却是血零根本不能丢弃的,血零的魔影是后天出现但是血魔宗的血影气运却是先天形成,作为血零的本身气运血影气运就是血零最重要的东西了。

    “楚师弟或者可以换一个别的东西哪怕是要血零的本命婚书,我也可以给出他日若是正道无处躲藏来我血魔宗做个门主女婿也算是不错的选择,或者我把我的宗门令牌给你让师弟图个安心也算是给师弟赔罪了。”

    血零心中明白如今楚泽掌握了整座大殿又把整座大殿潜在的正气激活根本难以力敌,能够开出这些条件想来与楚泽要的也算是相差不大了,楚泽摇了摇头慢慢走到血零的面前这血零虽然面上谦恭,开出的条件听起来极为诱人但是这些条件还是不够的。

    楚泽手中一动一道淡淡的正气慢慢靠近了血零也让血零的气息越发萎靡一些,慢慢滑向血零的脖颈楚泽的眼底也是有了笑意,如同九幽魔神的声音也是慢慢传来。

    “师姐你这合作的意愿不怎么强烈啊师姐虽美血魔宗固然强大,但是师姐婚书的给出只怕师弟也会化为了血魔宗的棋子吧,出了这无尽星空师弟就化作蝼蚁只怕会被血魔宗任意揉捏,我的话言尽于此一刻后若是师姐没有想好,我的神魂会亲自将师姐的血影借来等到我回到北元宗再还你,若是师姐直接拒绝那么就不要怪师弟无情傀儡术不止血魔宗会。”

    没有给血零反应的机会楚泽的手中突然漂浮出一个印符,傀字的波动让血零眼中多了一丝恐惧正义凛然的楚泽,瞬间化作了与血魔宗弟子相差不多的邪道之人让血零也有些恐惧。

    即便血零手上也算是尸山骨海但作为血魔宗门主的女儿,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对待过楚泽手中的印符更让血零感到了神魂中的颤栗,而慢慢靠近的正气也让血零的气息越发的萎靡,血影与魔影更是变得有些虚幻正气已经浓郁到无以复加,楚泽对于血零的压制也是到了极致。

    楚泽手中印符的气息也是越发诡谲一些:“血师姐我这个印符可是某个道统中真正的傀儡密印你可要想好了?”血零眼中闪过挣扎时间的流逝让血零也是做了最后的决定,但是话还没有说出下一刻一道阴冷的声音却是突然响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