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消魂刀
    走到血零身畔时楚泽突然低声道:“李师兄你知道为什么我和你一直说话吗,其实我一直在等一个人。”嘴角牵出一抹冷笑慢慢站定楚泽的面色一瞬间清明无比。

    “那么你在等谁?”李沉道眼底闪过一抹异光身体往后闪避了一些,刚刚察觉不对劲楚泽手中的消魂刀一瞬间不知所踪,而血零的气运一息间在殿内化作了乌有一种极为冰寒的感觉笼罩了李沉道。

    对于这种感觉李沉道自然无比熟悉这是消魂刀锁定一个神魂时,才发出的一种神秘气息李沉道想要避让却已经来不及,一种被冰封的感觉彻底笼罩了李沉道与刚才不同这道消魂刀的刀意,居然有一种极为狂暴的气息:“他等的是我……”

    李沉道眼中闪过寒光怒喝一声:“楚泽你居然敢勾结血魔宗魔女攻击北元宗弟子,即便是林惊澜出现这次也救不了你。”明知无法躲避李沉道也不再多费气力周身一瞬间光芒大作,血零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李沉道的身旁一道寒光彻底笼罩了李沉道。

    楚泽耸了耸肩手中一动拿过了李沉道冒领的魔气令牌,慢慢聚拢着里面的魔气楚泽也是摇了摇头看着李沉道也是有些无奈,对于正邪勾结的事情也是淡淡的解释道。

    “李师兄不得不说你的条件很诱人但是我却不想和你合作,而且正邪并没有那么重要你确定你把留相石给了宗门,宗门就会彻底的把我抹去么你太天真了北元宗树立一个英雄不容易。”

    看着李沉道眼中的绝望楚泽慢慢走到了一旁这次受伤最大的还是血零,把消魂刀交给血零也算是给血零一个交代,至于血零用或者不用那么就与楚泽无关了。

    李沉道面色一动心中也是有了考量一瞬间心神也是失守却没有注意到一股神识悄然涌入,血零听着楚泽的话也是若有所思对于楚泽的想法也是极为惊讶,对于楚泽用出的手段也没有戳穿只是站在了一旁。

    “敢用魅惑之法如此戏耍我你也是第一个成功的你叫李沉道吧,你放心吧你这道蕴含神识的神智我会让你好好的沉寂在消魂刀中的,我问你的问题你好好回答说不定我还会给你一些生路,据说凡俗中有一种刑罚叫做千刀万剐我今日倒要试一下你能撑几刀。”

    血零的声音如同寒冰一般彻底封死了李沉道的退路,李沉道周身的光芒被血零彻底封死血零的手中也出现了一把消魂刀,与李沉道的消魂刀不同血零的刀上遍布血色的印文比起李沉道的刀甚至要好上一些。

    楚泽站在一旁看似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神识还是锁定了李沉道周身所有的缝隙,行事自然要谨慎一些李沉道本身的心计筹谋并不可怕,但是李沉道背后的势力只怕血魔宗雨北元宗加起来捆在一起都比不上。

    否则以邪道的手段血零又怎会用上魅惑二字简简单单的揭过这件事情,本命婚书并非是普通的东西差一点被骗走血零都能忍下,让楚泽原本的计划也有了一些小小的变动。

    血零轻笑一声消魂刀一动李沉道的虚影顿时被划下巨大的一片:“要不然说出你的本体在哪里,要不然交出留相石今日我收你一道神魂这事情就过去了……”

    楚泽心里翻了个白眼又怎会看不出来血零刻意折磨李沉道,这种问题就并非是要放过李沉道一马而是单纯的折磨,只要给李沉道留下一条命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大肆的报复,毕竟李沉道还处于北元宗中若是彻底的插手北元宗内对于李沉道也会有一些别的做法。

    李沉道眼中闪过寒光也是三缄其口如今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也只能忍耐了,对于血零李沉道自然不敢多想只能把所有的账记到了楚泽的头上,血零又是一刀而过划下了叹了口气:“说出你家族的大本营和你们家族功法的弱点。”

    这种问题哪怕是彻底失去气运李沉道也是咬牙不说的,血零没有意外又是一刀划过李沉道已经慢慢接受了这种苦楚,楚泽看着这一幕摇了摇头心中想起了一种特殊的炼魂之法,也要好好震慑一下血零了不是楚泽不懂邪道的术法而是不屑于用罢了。

    在李沉道的面前楚泽青袍一动也算是坐实了勾结魔女轻轻按上了血零的手,却又暗暗松了一些力道:“李师兄你既然坐实了我勾魔女那么我自然要有所汇报,血师姐消魂刀中的消魂气涌入气运丹田经过特殊手法,可以不断的磨灭这道神魂的奇经八脉你听说过这种方法么?”

    血零感受到楚泽右手的轻触以及楚泽的逢场作戏原本愤怒的心中居然有了失望,但是听完了楚泽的话血零面色大变眼中闪过了亮光:“圣道风传的九转魂刀难不成楚师弟还会运用一些么。”

    “魅惑之法可笑血魔宗魔女少年思春勾搭了正道弟子,还能如此正大光明的说出今日我这道神魂赠你又何妨,他日这本命婚书血零你可记得要送对人啊!”

    楚泽点了点头手中也是有了一种令人心悸的光芒,听到楚泽与血零的话李沉道眼底也是有了恐惧赶忙选择激怒血零,九转魂刀的名声李沉道自然明白拥有消魂刀对于这种折磨人的方法自然渴望,但是这种手法已经失传了很久很久。

    楚泽二人似乎没有听到李沉道的话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李沉道,如今李沉道的气运虚影也是所余不多只剩下一道淡淡的光芒,留相石的虚影也隐藏在其中这种虚幻的速度也太快了一些。

    “想要留下一道神魂让其余的气运全部离开你问过我了么。”血零淡笑一声手中的消魂刀又带过一道寒芒,在李沉道的气运旁边布下了一道阵纹已经溜走一些的气运瞬间又慢慢凝实,李沉道的气息越发萎靡但是神识却是无比的清晰,感受到巨大的痛楚李沉道也是第一次惨嚎出声气运被散开,但是神识的痛觉被无限的激发让李沉道也是难以承受。

    血零叹了口气似乎有些惊讶但下一刻让血零更惊讶的一幕突然出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