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卜算(下)
    混沌空间内居然有一种被推测的感觉楚泽眼底闪过异光,冥冥中一股天道的气息居然笼罩了混沌空间不断的窥测着,一个巨大的瞳孔隔着无尽的距离一息间看到了楚泽的所在,但有混沌空间的阻挡这个瞳孔也是有些迷茫。

    血零不断的推算眼中也是越发迷茫看着不远处的楚泽,眼底也有了一抹考量好不容易有了一道气运若是得不到一个答案,以后得到这种气运的机会更加微乎其微毕竟这次合作后,两个人就要桥归桥路归路了等到他日可以推算时,只怕楚泽已经屹立云端手中一道光芒闪过血零轻喃一声:“四转开。”

    混沌空间中一道道光芒也在阻挡这种窥测楚泽也是有些后悔,还是低估了血零的卜算天赋以及血零的疯狂血零居然召来了真正的天道之瞳,一股感召之意也是不断的呼唤着这个巨大的瞳孔。

    一道灰蒙蒙的光芒透过这个瞳孔隔着无尽的虚空再次笼罩了楚泽,胸腹中一股气运不断的涌动让楚泽眼底有了寒光,这个瞳孔被混沌空间阻挡难以窥探楚泽的过往与未来,居然要强行要抓摄楚泽的气运进行直接的窥探与天道的推算。

    气运的鼓荡让楚泽也有些难以适应面对这天道之瞳楚泽根本无可抵抗,盘膝而坐楚泽赶忙利用混沌空间的虚影挡住了这一股推测,如今可不是逞英雄的时候如果楚泽被天道在这种情况下抓走一丝气运,那么天道就能推测楚泽并非自己的身体到时候应该会有极大的劫难降下。

    混沌空间也是不断的流转天道之瞳也是极为虚幻只不过是一丝虚影,若是真正的天道之瞳现在的混沌空间也是难以遮掩,还是血零如今的境界低了一些否则今日还真要吃个亏。

    而血零的秘法也从前三转的借气到了第四转的引天,血零眼中的惶惑也是越发浓重引天术三转的窥魂本来这种窥测应该照到楚泽身上,将楚泽的一切窥探出来但是天道的窥探却被一团模糊的虚影给挡住。

    只不过对于楚泽神魂的大致窥探还是有一定结果的,那就是楚泽根本不是大能转世或者是附体这种特殊的手段,楚泽的神魂无比的契合而且根本没有附体或者是转世这种手段,融入新的神魂时由于一强一弱在神魂中留下的一些细密的缝隙。

    而第四转引天更是被彻底的阻挡血零的眼底也是一片忌惮,能够阻挡这种窥探楚泽的身上绝对有重宝能抵挡一丝天道窥测这种重宝肯定不平凡,血零手中一动一道道血光不断的流转,但是依然无法探查太多东西法诀再动血零只好收了秘法。

    混沌空间轻轻一动天道之瞳的虚影也是慢慢的衰减最后彻底化为乌有,楚泽摇了摇头虽然这次没有看到太多想要的东西,但是从引天术中看到以往的战斗也是有一种奇妙的感悟。

    楚泽的眼底也有了一丝侥幸看着大汗淋漓的血零也是调笑一声:“不知血师姐用那引天术到底看到了什么居然如此的劳累呢?而且这四转的引天术血师姐用出来毫不费力也是极为强悍呢。”

    血零手中血芒慢慢隐下看着楚泽的目光也是充满了忌惮,身负重宝又有各种气运加持性格无比沉稳又有神兵在手,各种秘法以及各处的秘闻对于楚泽来说也是信手拈来,先前的九转魂刀到现在的引天术已经让血零的欣赏彻底化作了惊讶。

    血魔宗老祖留下的预言并没有说如何对付预言中的人,秀眸一转血零也没有急于回答楚泽的问话眼底闪过一抹寒光,此人若是不能为血魔宗所用只怕要提前除去了,要不然等到楚泽成长起来他日这北元宗又要多一方巨擎了。

    “楚师弟果然是见多识广连传闻中的引天术都明白一些,只不过这话也是有趣刚才的引天术你也一直在旁边看着,大多的景象也都是楚师弟奕剑而过斩灭了敌人。”

    说到这里血零的眼底也是有了考量突然有了一个发现:“只不过楚师弟被打压这么多年这突然的崛起也是太过突兀一些,即便是血魔宗中利用各种秘法也没有人数日到达师弟的层次,而且师弟的剑道感悟也太过骇人一些了不愧是林惊澜的弟子,虽然北元宗内师弟习练的只有一种剑法但胜却他人无数。”

    楚泽不置可否这个问题也是难以回答耸了耸肩也是轻笑一声,手中又运起了一道正气包裹了平台上其余的阵纹,饕餮星辰外一层血色的光芒已经可以看见。

    “血师姐的话也算是有理了只不过这一方天地还是太小了,别人不知道难道血师姐贵为血魔宗大小姐也不明白么,三千大千世界中何等的天才都会存在这一些事情,当日我与贵宗十七兄也都说过但是只有活下来的人,才能算做最后的赢家而其余的人都会化作这些人的基石。”

    血零闻言眼中也是闪过了考量看着楚泽的背影以及不断被激活的阵纹:“你说过的十七其实并非血魔宗弟子只不过是一名编外弟子而已,真正的来历也是无比隐晦若是你们有缘或许会相遇,上一次你们的大战若是按照修士的比斗进行下去的话,只怕彼时的楚师弟并非是那十七的对手。”

    话语中虽然说的是血魔宗十七但是其中的意味却是点到了别的地方,楚泽也是有了一些想法看来当初十七的话也并非虚言,而话语中隐隐的震慑以及血零的变化楚泽也是淡淡道。

    “师姐的话也是有道理只不过没有或许也没有假设十七败在我手上一次,就能败在我手上十次百次哪怕是血师姐也是一样,依靠背后的血魔宗并非是血师姐最大的底牌,但是你所以为林惊澜也不是我最大的底牌。”

    话语中自然有一抹浓郁的超然血零对于楚泽一瞬间的杀意还是被楚泽感知到了,对于血零楚泽也算是比较欣赏有些话提前说出也可以避免为敌,血零点了点头并没有反驳底牌这种东西自然不可能全部展露。

    楚泽手中一动但刚一抬头突然一道异光闪现平静的眼底也有了惊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