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0章除魔(上)
    而正剑宗各处魔患爆发又静止重复数次后整个宗门的气运也是慢慢衰减,一道更为宏大的饕餮气息也是攀附了整个正剑宗的气运,只不过平日里查探气运的强者如今也是不知所踪,如同被人掳走一样整个内门中一片死寂外门中的弟子歪七扭八倒了一地。

    一道苍老的身影也是摇了摇头对于这一切也没有多说而是慢慢走出了宗门,身后一个淡淡的虚影与正剑宗的气息格格不入但却被老者强行融合,一个亦正亦邪的虚影也是在老者背后不断的凝实。

    楚泽不断的吸收魔气想要突破最后一步时一道佝偻的身影也是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靠近了魔渊,上一刻仍在天涯下一刻已经到了祭坛的前面,对于宗门牢狱中的异状老者并没有在意眼中虽然清明,但是瞳孔最深处一个淡淡的黑点也让老者引而不发的气势越发静谧一些。

    老者跨过的地方漆黑的魔气不断退避但是也并非是完全的正气,饕餮的血光与正气不偏不倚各自占据了一半的区域,老者的这种奇异也是让楚泽感到了如山的压力。

    正道与魔道再过强大都是偏重一个方面总有克制的方法,最可怕就是两道一起修炼的人近乎与没有弱点,这种人若是成长起来绝对可以纵横整个万界但是可惜的是。

    老者的身体虽然凝实但是这里的一切都是美妙的幻梦,每一次有试炼者进入一切的事情都会再次的显现,虽然每个试炼者不同的选择都会导致最后的结果不同,但是老者如同傀儡被一直摆布人的事实却是难以改变。

    看着远处的楚泽老者的眼底也有一抹淡淡的欣赏只不过也是稍纵即逝,一股浓浓的忌惮也让老者有些奇怪眼前的楚泽似乎与刚才有很大的不同,气息入魔更深一些但是楚泽的神智却是越发的清晰。

    原本的饕餮魔气只是被动的让楚泽吸收而现在饕餮的气息则是主动献出,这让老者的实力也是受到了一定的影响眼中闪过一抹异光,但是作为前辈的傲然也让老者没有主动出手已经到了现在。

    所有的麻烦已经解决只剩下所谓的楚泽而看样子楚泽的打算,也是吸收掉这道饕餮的意识完成最后一步离开这座巨大的牢笼,对着楚泽慈祥一笑如同一名真正的老者一般:“让你三剑。”

    “迎客一剑!”楚泽也不拖沓起身一道剑光瞬间到达老者面前只是简单的一挥剑,大道至简用出简单一些反而更好太过繁复的招法总会被人看出一些疏漏,简单的一剑并不简单如今的魔渊已经成了楚泽的绝对领域。

    只是一剑就封死了老者周身所有退避的后路蕴含的寒意,更让老者刚刚说出的话化作了泡影一根剑指伸出挡住了楚泽的剑光,到了楚泽与老者的境界已经不再是比拼灵气与招法。

    比拼的是对于道的理解以及对于正剑星辰上一切的掌握,楚泽掌握着这巨大的魔渊自然可以运起整座深渊攻击老者,但是老者这么多年掌控的可是整颗正剑星辰,虽然此时的魔渊已经独立与星辰中然而也被正剑星辰包裹,就像老者走进一半的魔渊也是利用整颗星辰的加持,但是楚泽也牢牢掌握着魔渊老者得到一半的魔渊已经是目前的极限。

    剑指与剑光触碰楚泽的剑光缓缓逸散但是老者充满老茧的剑指上也有了一丝血痕,虽然并非重伤但是老者的眼底也是有了一抹阴霾,刚才的豪言更是无影无踪不过话已经出口老者也不会食言:“你还有两剑。”

    楚泽的眼底也是有了怒意并非是元尊楚泽而是正剑宗剑神楚泽的愤怒,一息间这股记忆突然占据了楚泽的身体化作魔渊中一道电光:“正剑宗四十九剑术!”低吟在仅剩一半的魔渊中回荡四十九道剑光划过了魔渊也是刺入了一片光明中。

    半黑半白也是极为诡异只不过这种转变并非是由于老者的气势影响,而是长剑自己的转变楚泽已经由刚才的攻击一点变成了全面轰击,正气与魔气巧妙的转变也让老者的眼底有了一些痴迷。

    看着黑白不断的变换老者并未理会近在咫尺的长剑,因为这些长剑到了老者面前与身侧还没有形成剑阵,就化成了一丝丝剑气落在了老者手中虽然还在反抗但是也被慢慢镇压:“你还有一剑。”

    老者的话语并非是嘲笑楚泽而是在叙述一个真正的事实让出三剑便就是三剑少一剑都不算,楚泽隐遁的身影也是一瞬间出现元尊楚泽的眼底也是有了一丝异光。

    现在的修为虽然比起前世还是差了太多太多但也算是如眼,又有如此的对手楚泽的战意也是直接喷发前世的剑术也是一息运出:“天道九圣剑!”一股极为晦涩的气息突然出现在整个魔渊中,一柄巨大的长剑带着无尽的威严镇压向老者九个巨大的印觉也是笼罩老者。

    如今有无匹的魔气配合楚泽又有正气的加持楚泽也是勉强用出,本来的剑法中还能召出许多强大的剑道天才但是现在的修为根本难以维持,只能用出一些比较简单的变化即便是如此也足够了!

    一道道巨大的漆黑光芒让老者的正气被彻底镇压就在转换魔气时,这剑法中蕴含的一道道正气也让老者无比的后悔正气与魔气不断的变换也是极为神妙一些,光芒散尽老者的身影慢慢出现也是无比凄惨原本的袍服已经消去,剩下一件金色的法宝抵挡着剩余剑意的攻击。

    “如此巧妙的转换也真是后生可畏若是你和我一样存活了这么多年,只怕早已参透了一切走了最后一步不像是我挣扎了数千年,在自己的寿元将尽时才下定决心让自己走了正确的路,若是数千年以前我正值壮年时会把离开的机会让给你,但是到了如今机会只有一个我也只能让自己去往更高的地方了……”

    话语中也是真情实意只不过出手也在话语中隐藏一道道隐晦的光芒也是笼罩向楚泽,只不过让老者惊讶的一幕突然出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