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7章酒宴
    龙族离开以后万剑宗的人也是有些羞赧毕竟这里的事情与万剑宗还有些关系,本来以为只是三云山妖族但是龙族这次直接插手让万剑宗不仅得罪了李家更是与龙族有些不睦,这里也就剩下了北元宗和三云山的几个家族两位尊者身影一闪似乎去送李家人。

    楚泽正要离开这里去北元门却没有想到陈明和几名陈家的结丹强者慢慢的走了过来:“楚师弟刚才在山中一见也是极为投缘我们族长恰闻楚师弟来此,特命在下前来相邀去帐中一叙不知楚师弟可否移步去赴酒宴……”陈明言语中也有着歉然旁边的陈家强者则隐隐动了天地之力。

    楚泽心中也是暗笑刚才的李家和落水狗一样陈家躲着不出来居然做着这一手,眼中一凝手中数道神识洒下无声无息的探察着远处的陈家营地只怕宴无好宴呐,陈明说的好听只怕是刚才处于山中与陈视的位置太近一些让陈家起了疑心。

    这陈家所谓的秘法以及一一筛除时所用的一个借口罢了,陈家现在没有证据也只能让陈明来言语相请了,不过即便是有证据区区一个陈家又能拿北元宗内门弟子如何,北元宗对于陈家就如同龙族对上李家一样虽然陈家有强者,但是对于北元宗来说想要灭了陈家也算不上难事,动不了三云山庞大的妖族但是区区一个三云山的陈家还是算不了什么……

    君骁神识一动与楚泽沟通一二楚泽也没有和盘托出只是说与陈家弟子相遇,君骁眼中闪过异光倒也没有多说有什么事情去了陈家也都明白了,只是君骁叮嘱了楚泽一句

    “若是楚师弟与陈家有间隙那么不管对错若是有机会就把事情闹大,宗门中对于陈家也是想要出手许久若是楚师弟挑起事情,在宗门中也是大功一件了即便是内门中也有一席之地了,如今这陈家的事情也是倒向了万剑宗这次就要看楚师弟了。”

    楚泽眼中一动心中也是了然已经到了现在又有宗门内的事情作为理由,今天这陈家无论如何也是要去转一转了有君骁这些人一起去也算是拉虎皮扯大旗了,若是陈家识相暗中的手段早些撤开那么今日的事情也就算了,若是陈家不识相那么就怪不得楚泽了其他几人也是表明了北元宗对于陈家的觊觎,都不用楚泽多说其他几人都围了过来君骁缓缓走出也是冷笑一声:“不知陈家可否邀请了我们剩下的几人君骁不才位列年轻天才第二名。”

    话语落下北元宗其余几人也是缓缓围了过来,

    虽然说起修为北元宗几人不如陈家人但是这一股气势比起陈家还是强了太多,这陈明见状也是嘴角一抽不知道怎么做了,陈明身边几人看着君骁出来也是按下了隐隐浮动的兵刃,一时间也是往后退了一些数名伪结丹居然把真正的结丹后期强者给压的死死的这也算修炼界一副奇景了。

    毕竟陈家只是一个家族而面前这几个人没有一个是陈家惹得起的,楚泽眼中一动也是有了另外的想法还是打消陈家的想法比较好,拨开了面前的君骁对着陈明也是轻笑一声:“既然陈兄这样说了楚泽也不能直接拒绝那么陈兄面前带路,我与这几位师兄也去凑个场子想来陈家也不缺这些酒水。”

    楚泽这句话也是顾及了君骁几人毕竟君骁已经开口若是拂了面子也不好,而陈明听到后也是心中一喜如今也只能如此若是婉拒了君骁几人,那就是陈家不给北元宗内门面子不要说进行探察了,只怕北元宗都会直接动手毕竟北元宗对于陈家也是觊觎很久了。

    伸手虚引陈明也是有着大族的风范但是比起北元宗数人还是差了一些,楚泽自然不用多说其余的几人又有那个平凡对于这一切也是极为熟络,几人到了大帐前面也是有些暗叹陈家虽然不太强大但是处于三云山也是极为富足了。

    帐外的用度也是极为奢华用结丹妖兽池名首的兽皮做成了大帐,不仅防御极为强悍而且对于灵气流转也是有着极为恐怖的增幅,而且池名兽的威压在山林中也可以祛除其他妖兽的靠近,仅仅是一头池名兽的灵石就极为高昂最起码不下十万灵石,而这一座大帐最起码要有六头池名兽才能搭成。

    虽然六十万灵石现在算不得什么但是往日的楚泽对于数百灵石都要斤斤计较,仅仅是大帐也可以看出这陈家的确有着不凡之处,而大帐外数名老者也是有些讪讪如今与北元宗关系并不怎样,但是陈家长老出事总归要有个交代到了现在这么多人前来此处,本来的手段也不能用了一名老者手势一动也是撤去了帐中的布置。

    楚泽几人对视一眼也是暗笑一声几个人本来就是挑刺来了,即便是现在收拾暗中的布置也是会留下蛛丝马迹,为首老者眼中一动也是松了口气轻声一笑:“老朽陈家族长陈柄北元宗各位俊彦也算是玉树临风了,这次来到三云山又为这一方尘俗万民解去了兽潮如今将要离去,陈柄携陈家略备薄酒也是犒劳一下各位俊彦若有招待不周还请海涵!”

    陈柄一番话说的也是漂亮让北元宗这几位挑刺的人也是只能还了一礼,入了大帐众人也是嘴角一抽陈家这略备薄酒也算是不错了,道果道酒摆满其中一些平日里极为罕见的珍馐也是如同大路货一样随意的放置,侍女的穿着与动作也让几人感觉不像是赴宴更像是上了青楼中。

    尘花尘叶两人眉头一挑陈柄也是一挥手赶忙挥散了侍女,讪笑一声众人也是落座感受着这里布置的匆忙楚泽眼中一动,若是一人来这里只怕得不到没有这么高的礼遇了,而原本帐中阵法的气息虽然被巧妙的掩盖但是在坐的又有那个是傻子。

    陈柄虽然客套但是眼中的慌乱也是难以掩盖刚要举起杯中酒,楚泽自然不好多说尘叶轻笑一声手中带过一抹绿意落在了面前的道果上,一道淡淡的流光突然出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