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再次试探
    “晨柳影我不过是假寐悟道了片刻你居然又敢勾搭来我第七峰的弟子,难不成你这第九执法堂中第一弟子是当真看我们第七峰好欺负不成么,唉呀这应该就是我那林师伯出游前说过会来我们第七峰的楚泽楚师弟吧果然是一表人才啊!”一道慵懒的女声响起整个喧闹的接引堂中也是安静了下来。

    女子话音响起肉眼可见的速度一三分之一的接引堂弟子不顾还要接引弟子,如同逃难一样连阵法都忘了收起就直接离开剩下了接引堂,而说道林师伯时又有三分之一的弟子如同跑肚拉稀一样赶忙离开,还有三分之一的人还在观望毕竟这事情是第七峰和执法堂的事情也扯不到别的剑峰上。

    楚泽眼中一动看来第七峰这些人在这外门中很有震慑力,仅仅是一句话就让其余剑锋上的这些翘楚彻底的散开,而那位执法堂晨师兄此刻也不再激动虽然是执法堂弟子但是两条腿抖的也是极有频率,这位晨师兄也无可反驳以前看着楚泽也是有着求救的意味楚泽摇了摇头示意无事。

    其余剑峰的人翘首以盼而另一道谄媚的男子声音也是突然响起:“师姐你不必忧心,你们这些人也真是看热闹不怕事大到了现在还不走,难道还是想要等着我们第七峰替你这些人们管饭么,执法堂家大业大我们不能得罪你们这些臭番薯烂鸡蛋还聚着么?”

    这道话语落下所有人才是如同被刀砍了屁股一样慌忙散尽,而晨柳影的眼中更是多了一股隐隐的畏惧看着空空荡荡的执法堂,一团烟云顿生两道身影也是带着彩云到来烟云散尽,一对仙风道骨的璧人出现一身锦色内门弟子服也是极为得体。

    男子没有谄媚的面相反而是英挺俊朗和画中仙人差不多,女子素眼如画淡青色锦服上一朵深青牡丹也是有着异光,似乎不适应这种方式两人的出场极为飒然但是一路走来如同被衣服附体一样。

    “师弟楚泽拜见第七峰师姐师兄!”不知道两人的名姓但是看着两个人莫测的气息楚泽也是恭敬,对面两人也是忽略了还在惊惧的晨柳影对着楚泽轻声一笑:“北元宗第七峰洺燕(齐阳)在此接引楚师弟。”

    话音落下男子手中落过一道冰寒的光芒直接对准了晨柳影,并没有太多的攻击只是冰寒属性化作了一道道冰凌,但是却将试探的意味却是对准了楚泽而楚泽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第七峰弟子果然是不凡就是一手化冰的手法最起码入了三境,而今日的晨柳影却是因为楚泽惹了这件事情齐阳既然没有下重手,楚泽眼中闪过一道剑意周身剑气呼啸将冰凌直接拦住的一息间。

    又闪过一抹炎光将这些冰凌缓缓融化整个接引堂中顿时烟气腾腾,楚泽的身影隐现间消失在接引堂中对于神秘莫测的齐阳,如今的楚泽破了齐阳一招以后居然要反攻齐阳一招。

    洺燕秀眸中精芒连转看着楚泽破了齐阳的冰凌并不惊讶,对着齐阳吃吃一笑:“齐老六这次你可以全力出手了你二哥老四老五老六还等着你得胜而归呢,毕竟真正的四五六你都没有在三招内解决要是这次在筑基境你没有解决楚师弟,你这三哥的名头只怕要被铁师伯给真正降到齐老七了。”

    声音也没有控制本来仙风道骨的齐阳顿时红了眼睛:“寒冰领域坚壁清野!”面对着大殿中不断荡起的风雷之气齐阳以不变应万变,一道深蓝色的结界顿时出现先防守住身前三寸然后向着远处波及,楚泽隐去身形在风中不断的飘荡每一缕风都是楚泽的载体。

    面对着齐阳的坚壁清野楚泽眼中一动感受着寒冰领域中绝对的寒意,楚泽眼中一动心中突然一寒齐阳绝不可能一直防守,一道寒冰长枪突兀出现在楚泽面前以空气中波动的寒冰碎屑作为支点,险而又险的掠过了楚泽胸前虽然没有击中楚泽,但是迟缓了楚泽的速度也让楚泽飘忽的身影突然现形。

    仓皇避过以后楚泽也是有些震悚筑基境界可以用出这样的招数,只怕是寻常的结丹初期圆满的强者都没有这样的战力,而洺燕看着这一幕也是摇了摇头决定再激励一下齐阳:“老六第二招过了就看你的第三招怎么样了若还是如此软脚,只怕你老七的位置是要坐定了要是再来个老八,超了七这个数字的话只怕就要被逐出第七峰了……”

    楚泽也是面色一苦本来就被齐阳逼迫到难以进行反击,如今被这洺燕一直的施压齐阳只怕又要出狠招了,齐阳漆黑的眸子突然变得冰蓝一片手中也是第一次出现了兵刃:“寒冰血脉开启!”一阵寂灭的气息出现黑色的寒冰直接封冻了大半接引堂。

    楚泽眼中一动既然齐阳已经动了血脉之力那么今日就试一下一念生:“清风剑诀第六层一念封寒起!”剑势还没有凝聚齐阳手持寒刃已经冲了过来楚泽乱云剑一动,已经躲闪不及只能硬拼一击拖延一些时间面对着这种寒冰之剑也只有同样用灵气凝成的长剑才能抗衡。

    即便是乱云剑面对这一柄寒刃兵戈相撞的声音没有出现,齐阳嘴角划过一抹轻笑手中的寒刃居然一息间融化覆盖在乱云剑上,无尽的冰寒直接封住了楚泽的双手与长剑就连楚泽的紫气也是被彻底封死,顺着楚泽的双手直接进入了楚泽的奇经八脉疯狂的冰冻着一切,原本的风雷护盾在冰寒之力下一时间也是化作了一道道紫气。

    楚泽眼中闪过一抹寒意如此诡异的寒冰也是极为可怖,原本灵气鼓荡的经脉如同被寒冰涤荡一样紫气的流转愈加慢了一些,楚泽瞬间清醒了很多但是抵挡了一息风雷剑已经出现,不必以手操控楚泽心念一动飘渺的风雷剑似乎从九天落下。

    极致的速度即便是齐阳也是难以反应风雷剑一横在齐阳颈间也是有了寒意,放下手中寒刃齐阳眼中闪过一抹惊骇面对楚泽这突兀的一剑,即便是齐阳也不敢在这种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时候硬接,而且楚泽的雷灵气中居然阴诡阳灵气并存更让齐阳麻了爪子。

    若是释放全部修为齐阳一掌就可以重创楚泽但是如此的话,所谓的试探又有什么意思呢只是为了看一下这位楚师弟是否是盛名虚士,只不过现在的试探却是让齐阳的筑基不稳慢慢的出现了端倪,眼中闪过一抹无奈齐阳的修为又往上浮动一些才能险险避过雷霆。

    与而齐阳的寒刃覆盖在乱云剑上也是被风雷之气祛开,浮动在楚泽周身的冰屑原本就是克制楚泽速度增强冰刃的,发现了异变以后齐阳眼中一动闪过一抹异光无尽的冰屑化作了一柄全新的寒刃,融汇在楚泽体内的冰寒之气也是随着冰屑消散慢慢退却,新的寒刃锋芒扫过带下了楚泽眉前三缕青丝飘扬。

    只不过楚泽体内的冰寒退回了乱云剑中后楚泽选择握剑赶忙退避三舍,齐阳又怎会放过如此的机会自然执剑而上也是心头一苦,第七峰接连来的这些人每个都是妖孽让齐阳也是压力极大,冰屑不断出现阻碍着楚泽风雷剑与乱云剑连动带起劲风,尽量将冰屑全部卷携到风暴中眼底闪过一抹考量乱云剑入鞘。

    握着风雷剑楚泽也是可以转守为攻一直的闪躲中楚泽的反攻一直再进行,无情剑意早已暗中涌动天威辅助雷灵气判断齐阳每一步的落点,然后一道道雷光点在了齐阳的脚下尽管没有实质伤害,但是酥麻的感觉也让齐阳原本在冰寒领域中风驰电掣的速度有些放缓。

    原本的形势大好也是一瞬间被楚泽逆转洺燕眼中闪过惊讶,楚泽对于战局中形势变换的把控已经到了相当的境界,比起灵气修为来说这种洞悉一切的本领才更为重要。

    自从齐阳的第一击开始战局的节奏就已经被楚泽牢牢握在手中,虽然齐阳的变招以及紫气的运转比楚泽强上很多,但是楚泽最后以雷破冰这一招虽然偏门一些但却真的切实可行,只要可以克制对方手段如何对于洺燕来说并不重要,楚泽手中划过一道寒光如今已经用了第六层剑诀,但对于这齐阳似乎还是欠缺了一些什么楚泽眼中一动,要是继续追逐的话恐怕不需要等太久楚泽都会被齐阳追上。

    随手留下一道道寒芒却又被齐阳扑上的冰屑彻底的湮灭,齐阳也是有些疲累看楚泽的背影心中也是有些绝望,楚泽的速度一直是不减反增越发快了一些似乎并不存在灵气枯竭这一说,看着楚泽齐阳也是嘴角一抽若是普通的筑基强者如此的速度,只怕是早都累趴下了但是楚泽依然生龙活虎而且越跑越快。

    齐阳一咬牙眼中闪过一抹无奈修为又提升了一些现在已经到了真正的伪结丹,体内的紫气也是越发纯粹一些终于可以隐隐跟上楚泽的速度,然而下一刻也不用齐阳追赶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