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窥探
    楚泽看着这一道光芒也没有反抗因为反抗的齐阳已经消失在旁边的虚空黑洞中,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就被传往了不知何处楚泽只是感应了一下,一丝神识就被一股极为炽热的光芒彻底的焚为了灰烬,用烈火对付齐阳看来这暗中人也是极为强大了只怕就是那二师兄了。

    不出楚泽预料光芒笼罩楚泽只是为了杀鸡儆猴而已,看到楚泽没有异动这道光芒中传来一声微不可查的叹息,这一天楚泽并没有学会飞天但却在天空中不断的飞来飞去,只不过这次化作流光飞的是格外的快了一些依稀间看见了一个婴儿在喝酒。

    婴儿平平的看了楚泽一眼一股被凶兽凝实的感觉瞬间让楚泽心中一滞,转瞬间又看见了一名不苟言笑的中年人似乎在记载着什么,玄妙的气息在老者身边鼓荡阴阳二道似乎是老者的代名词,楚泽正要多看两眼却看见一个赤膊的大汉在一个铁匠铺中炼器,一道道玄妙的印文在大汉手中打出烙印在面前的一柄长剑上,楚泽眼中一动已经被深深的吸引被铸造的长剑气息无比宏大,即便是楚泽也感到了叹惋而大汉手中的法诀更是玄奥。

    然而下一刻画面再度一转楚泽居然看到了一处火焰围绕的地方中,一道倩影披着单薄的浴袍居然坐在岩浆附近也是肤如凝脂,楚泽只看到白花花的肩膀女子准备脱下浴袍跳入岩浆中,只是刚刚要解开浴袍时觉得有一丝不对而楚泽也感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

    这居然是那位没有大师姐而如今跳入岩浆中也是为了淬炼自己,大师姐眼中闪过一道光芒突然发现了空间中一丝不对劲,下一刻巨大的妖形高达百丈的一只火凤振翅欲飞一棵青翠的绿树在火凤身后显现,凤栖梧桐四字在楚泽的心中出现血脉如此精纯只是妖形显现就有梧桐虚影出现,这种极为罕见的情况也让楚泽心中惊讶无比看来这大师姐身份没有那么简单。

    而火凤含怒一击一爪直接袭向了仍然懵懂的楚泽面前:“登徒子!”一声厉啸传来楚泽的耳膜都要被震碎更可怕的事情也是突然出现,虽然暗中人想要带着楚泽离开但是火凤一怒赤焰千里无尽的岩浆直接围向了楚泽所处的虚空中。

    楚泽感觉脸上一凉一股火辣辣的感觉顿时让楚泽有些无奈,楚泽脸上一点点滴下的鲜血让楚泽也是难以为继炎火在楚泽体内流窜,只不过这一击还是留了手或者是有人护住了楚泽,一道灰头土脸的蓝色身影出现在楚泽面色却是化作了一头蛟龙被炎火包围。

    “楚师弟你睡一觉吧接下来的画面你刚刚如山就不适合看了……”洺燕的声音传来只不过没有了平日的平静与妖娆,反而是多了一些难以言明的怒火与愤恨还有着一些其他的意味,楚泽的心底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这事情根本不是老七可以解决的,楚泽还没有回应只听到一声惨嚎然后楚泽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良久以后滴滴清凉的液体也是落在了楚泽的嘴唇上,而突然出现的火辣辣的感觉也让楚泽突然的清醒想起了先前的一切,还没有睁眼一道碎碎念的声音在楚泽耳边响起也让楚泽有些怀疑身边的是齐阳。

    “楚师弟我告诉你女人是最可怕的今日师兄助你一臂之力就是让你明白女人的可怕,即便是火凤不是人也是如此你要明白什么人都可以招惹就是不能招惹女人……”

    楚泽有些迷茫时听到这句话一时间也是有些呕血三升的想法,窥探女子洗澡即便是打死这二师兄都应该是轻的了,而不知不觉中一股气息悄然降临冰龙眼中一动如同灯笼一样的龙眼闭上深深叹了口气。”哎说起来你这龙血也是极为精纯啊啧啧啧还有守护者的认可,倒也是不错给你介绍一下我叫敖靖是一条真正的冰龙,就刚才带着你看遍了这第七峰就是龙族天赋龙眼真视厉害不厉害,要不是你想入非非想看一些不该看的东西我们也不会这样,现在的年轻修士也真是让人无言以对人心不古人心不古,像我们这些妖族都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你们这些人啧啧啧……”

    楚泽眼中一动一看面前的一切也是极为诡异一条冰蓝色的龙被挂在火山上,而楚泽被吊在一根龙须上也是被捆的结结实实而刚才温凉的一切,居然是面前这条冰龙被炎火吊挂时的纯正龙涎,楚泽嘴角一抽赶忙抹干了这些真正的龙涎直接收入了储物戒指,虽然是好东西但是看着这条被揍的七荤八素的冰龙楚泽也是难以炼化。

    若是不看龙头的话还好一些堂堂正正的冰龙血脉也让楚泽心悸不已,但是龙头被打的鼻青脸肿龙身也有着被爪子挠过的痕迹,楚泽嘴角一抽这洺燕下手也真是会挑地方打不死二师兄,但是每一击都在龙甲的缝隙中而且火凤的炎火对于冰龙来说,更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克制让这冰龙也是陷入了沉寂。

    楚泽嘴角一抽在这种情况下也是想不到别的寒暄的话,本以为龙族全部都是极为霸气的但现在看来这位二师兄也不是什么耿直的人,要说敖靖不是故意利用龙族天赋龙眼真视附着在楚泽神识上窥探洺燕的话。

    即便是把楚泽打死也是不信的只不过面对着敖靖的污蔑,楚泽的嘴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根本张不开一时间也是大汗淋漓,而一道神识也是传向了楚泽笼罩了楚泽的神魂:“楚泽别说话师兄只是示敌以弱其实洺燕打不过我让着女人罢了,你放心只要你不反抗师兄一定带着你离开这里以后第七峰我罩着你。”

    楚泽嘴角一抽还没有回应就被龙须缠的更紧一些而敖靖的戏也是越发足了一些:“大姐我不是故意的是这老七心思叵测居然敢拐骗我,不过大姐不要生气作为第七峰唯一的人族这楚泽居然如此行事,大姐消消气这楚泽也是小地方来的修士面对师姐这种天人也是难掩仰慕……”

    “滚!”一道难掩羞意的女声传来一只素手直接拍向了楚泽与冰龙,在手掌面前敖靖直接化作了人形脸上狠狠的挨了一击,只不过敖靖也是履行了自己的诺言护住了在素手再动时护住了楚泽,却是被素手给扇了一圈直接挡在楚泽面前两巴掌下来敖靖也是晕乎乎的。

    只不过被如此打击敖靖依然在对着虚空某处不断赔笑,在洺燕久久没有动静以后敖靖身影一闪也是带着楚泽离去,对于这敖靖的奇异楚泽眼中闪过了一抹淡淡的疑惑,要说这敖靖是真正的好色之徒楚泽也感觉不到敖靖体内的奇特灵气,但是敖靖的龙魂总给楚泽一种还极为幼稚的感觉。

    出了这座火山以后看着在山清水秀的第七峰中居然有如此突兀的火山楚泽也是无比惊讶:“这第七峰中怎么会有这种接天连地的火山出现呢。”敖靖叹了口气耷拉着龙脑袋也是有些叹然突然有些后悔把老三给传走了,要是老三在的话带着楚泽游览各处的人就是老三了对于楚泽的问题敖靖思考了一下。

    “楚师弟在第七峰中区区一座火山又算什么呢等你习惯了,你会发现这里藏着整个修炼界的火山冥界鬼族龙族,传闻中消失已久的上古异族也是在这第七峰中安身立命,至于其他的一些东西你也会很快发现阴阳二道算不得什么……”

    楚泽点了点头对于敖靖的说法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看来还是自己太年轻了只不过对于突然转变的敖靖楚泽也是更加疑惑一些,慢慢的探测着敖靖的神魂却没有太多的发现,反而是感到了敖靖神魂中不断鼓荡的一道磅礴结界,一路上两人也是尴尬原本俊秀的敖靖也是如同被霜打的茄子一样彻底陷入了沉默,但是过了良久以后敖靖还是忍不住突然开口:“楚师弟你今天看到了什么?”

    楚泽点了点头:“我看到了你……”敖靖摇了摇头对着楚泽拿出了一**淡蓝色的龙血,看着不远处的一座火山敖靖突然喃喃道:“不要说发其实哩其实什么都没有探到的是二师轰给你的殿念拟(不要说话其实你其实什么都没有看到这是二师兄给你的见面礼。)”

    理了半天楚泽才明白了敖靖话语中的意味看着这一**气息无比浓郁的冰龙血,楚泽嘴角一抽看着被洺燕打掉了两颗牙如今即便是敖靖也是说话慢慢漏气,楚泽摸着脸上可能良久都好不了的伤疤也是忍痛点了点头,洺燕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敖靖的下场已然十分清楚了。

    要是楚泽说看到了什么只怕在这第七峰中会被揍成第二个敖靖的,楚泽突然明白了女人不讲道理这句话真正的含义,敖靖满带感激的看了一眼对于楚泽的配合也是极为欣赏,楚泽并没有多说拿人龙血替人消灾而已这事情不亏,带着楚泽也是没有去藏书阁而是兜兜转转去了另一处地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