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章灵玉化碧
    楚泽百无聊赖的站在队伍后面汲取着周围的天地灵气,却没有想到有人直接绕后拍了一下楚泽的肩膀楚泽反手就要拔剑晨柳影赶忙道:“楚师弟以你特殊修士的身份直接去第五峰中给特殊修士报名的地方就可以,何必在这里空耗时间呢第五峰许多人都等着你呢我也是等了好久了,还有你在第五峰中每个月的月俸依然保留着赶紧去领了吧。”

    闻言楚泽眼中一动点了点头这等了好久要从两方面来听晨柳影可能找了好久,但是第五峰找楚泽可能就是要看一看楚泽的真本事了,跟着晨柳影直接离开两人也是风驰电掣一路赶到了第五峰。

    楚泽原本以为第七峰在北大陆这种贫瘠的地方已经是奢华无比了,但是看到第五峰以后楚泽再次明白了一点作为特殊修士,享受到的东西的确是不凡第七峰的一贯行事还有一些限制只买贵的不买对的,但是第五峰如同是一个资源集合的地方只要是对的不管好坏都会收藏。

    而等候已久这句话倒也不是只等楚泽一人一群身穿七彩宝衣的修士站在第五峰主殿的前面,宝衣修士们每一个都是一身强大的法宝傍身全套的属性法宝也让楚泽十分眼红。

    而每个宝衣修士的身旁都有一名实力极为隐晦的宗门守护者,这种宝衣比起华衣来说虽然没有太多神奇的功能但却更是身份的象征,比起这些珠光宝气一身灵玉的特殊修士楚泽就显得寒酸太多,一身内门的锦袍也是很久没有洗过虽然有灵气的洗濯但是和这些人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些。

    “看见中间那个男的没有他是最近刚晋升的五级炼丹修士叫秦直,如今在第七峰的名气已经超过了你这个身在外门就成了七级特殊修士,在第五峰中一日间名声大噪的楚黑马,旁边那个马脸修士叫马五尽量不要招惹在第五峰中也属于地头蛇了。”

    晨柳影神识一动也是调笑着楚泽而楚泽看着大殿中心,一名丰神俊朗的修士也是感到了这秦直神识的广阔,作为结丹初期强者又成了五级特殊修士这样的名头已经极为不弱了,至于所谓的马五楚泽并没有在意一名六级凝玉修士而已,今日楚泽来到这第五峰就是要把七级特殊修士这个名头往上提一提。

    而一名马脸修士看着这样一位乡巴佬走了过来眼中一动对着面前的报名弟子冷哼一声:“如今这第五峰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了么如此寒酸的人,没看到我们秦大师已经受不了这种乡巴佬的酸腐么,也配和我们这些特殊修士站在一起吗那一峰的弟子你师父是谁……”

    许多人簇拥的秦大师听着这修士的话眉头也是皱了起来,周围人看着这马脸男子一时间也是有些厌恶只不过这人的身份也是不俗,男子叫马五似乎与某位第五峰长老关系极为不错,秦大师正要喝止这马五的话一声突然惨叫传来,整个大殿中的气氛也是突然冷了下来原本簇拥在大殿中的特殊修士们也是停止了谈论看着报名地方的这场骚动。

    马五的话语没有说完喀吧一声让惨叫传遍了整个大殿,下巴上一块化作粉末的灵玉变成了一道道碧色的流光,在大殿中重新化做了一块块全新的灵玉不断的闪动着楚泽眼中一动,这么长时间没有说话并非楚泽想要故作高冷只是想着怎么把第七峰的令牌拿出来,更能体现第七峰的气势磅礴以及第七峰的名头一些。

    只不过想了半天楚泽还是慢慢的掏出了一块令牌:“在下内门第七峰外界行走楚泽这位马脸大师的手段不怎么样但是这嘴也真是臭不而闻呐,在下这一手灵玉化碧的手段不知可否入了各位的眼。”

    楚泽的话语淡淡落下一道道下巴惊掉的声音突然响起,化作碧色流光的一块块灵玉也是如同传说中暗器暴雨梨花一样飙射在大殿中,四周的修士赶忙捡起来每个人也是无比惊讶,灵玉化碧这种手段已经到了六级中期凝玉修士才能拥有的能力。

    而且六级凝玉修士比起其他特殊修士更加尊贵一些,即便是五级炼丹修士秦大师的真正地位也比不上一个凝玉修士,马五能够吆三喝四和秦大师搭上关系也是因为六级凝玉修士的名头罢了。

    如此的手段让想要质问楚泽的秦大师一时间错愕不已喃喃道:“以一化百如此可怕的灵玉化碧更是一瞬间催动了灵气的变化让灵气更好的融合,让这一百块灵玉的灵气比起原来高了三成不止你是六级巅峰快要到五级的凝玉修士,楚师弟看来北元宗中另一颗新星已经出现在第七峰中了!”

    楚泽叹了口气没有否定而是对着秦大师点了点头秦大师没有帮助马五也算是有眼光了,对于话语中的交好意味楚泽也没有拒绝对着秦直轻轻一笑,毕竟一名五级特殊修士又是炼丹修士用处极大也算是结了一份善缘。

    “秦大师谬赞在下不过是北元宗中一名普通的弟子罢了。”秦直而且这一番点评也帮楚泽打下了一个不错的基础不必楚泽再多言,这一番话落下殿内又躁动了起来不要六级巅峰的凝玉修士,即便是六级的凝玉修士在北元宗中都超不过两百人

    何况快要到达五级凝玉修士这一手灵玉化碧的手段让整个大殿都被惊住了,五级的凝玉修士即便是在北元宗中也算是凤毛麟角了,将会受到北元宗中不顾一切的培养与偏袒。

    马五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砸掉了下巴一时间也是升起了滔天的怒火,旁边的守护者赶忙用凝魂境的天地之力帮助马五把下巴安上,根本没有明白秦直这一句话就是为了点明马五灵玉化碧的意义,毕竟秦直不想得罪楚泽更不想得罪这马五,但是马五很明显不解风情没有理会这位秦大师的意思。

    只不过虽然愤怒但是对于楚泽二字代表的实力马五自然明白对着旁边的守护者大喊一声:“你瞎吗没看见他偷袭我吗给我杀了楚泽,内门中宗门规定已经讲明任何人攻击凝玉修士斩立决,他只是一个七级修士以下犯上罪加一等!”

    这一句话落下更是一时间激起了千层浪整个大殿中的气氛也是越加微妙一些,北元宗内门中的确有这样的规定,而马五也是不傻毕竟楚泽已经露了一手六级巅峰的凝玉实力,要是让楚泽今日得到了六级巅峰或者是五级凝玉修士的名号,今日被楚泽用灵玉卸了下巴这件事情就变成马五以下犯上,楚泽不仅不会被处罚马五今日才是惹上了大麻烦。

    毕竟不说楚泽第七峰行走的名号单论五级凝玉修士这个称号,即便是一些剑锋上的实权长老见了楚泽也要客客气气的,凝魂初期的守护者也是眼中一苦宗门中的确有这种规定。

    只不过现在的形势根本不是讲宗门规矩的时候在凝玉修士面前北元宗一直极为慎重,只要确定了楚泽五级修士的身份即便是今日楚泽直接宰了这马五,第五峰中马五背后的人不仅不能计较这件事情甚至要为楚泽摇旗呐喊。

    楚泽眼中闪过了一抹浓重的杀意已经饶了马五一命但是既然这马五不要命楚泽也不介意出剑,而这时晨柳影慢慢拦住了楚泽直接亮出自己执法堂的令牌,晨柳影正要开口时却被一旁的秦直给直接打断了。

    “北元宗中的确有你说的这个规定但是楚泽今日前来考取更高的修士资格,对于这种考核任何人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拦这一个规矩你该没有忘记吧马五,晨师弟请你把北元宗内门千条规拿出来给殿中的各位看一下。”

    晨柳影闻言也是点了点头直接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本极厚的书籍,随手打出一道法诀金光顿时闪现执法堂一条规定顿时出现,散发着执法堂金色的光芒与一股无比威严的的气势与秦直的话大意差不多。

    这一番话看似是帮助了楚泽但是实际上还是替马五开脱,毕竟只要马五没有动手今日的一切都还有挽回的机会,马五眼中越发赤红一些凶狠的盯了秦直一眼也不敢得罪秦直,只能把一切的矛头对准了晨柳影毕竟执法堂对于第五峰没有任何办法。

    “晨柳影你是瞎了吗看不见楚泽袭击我吗北元宗对于凝玉修士的保护你居然视而不见,守护者给我斩了楚泽今日的一切事情我负全责!”虽然话语中是这样说的但是马五手中突兀的出现了一柄极小的袖剑。

    剑刃上闪过了一抹灰色光芒的同时马五的眼中也是一片清明与淡淡的恐惧,今日要趁着楚泽还没有成为六级凝玉修士直接斩杀,否则一旦让楚泽成功的成为巅峰修士即便是马五也是逃不了北元宗的惩处。

    身影如同鬼魅一样袖剑更是动若惊雷即便是秦直都没有反应过来,而旁边的守护者更是没有来得及拦阻对于马五的这一击似乎已经无可退避,但突然间远处一股极为磅礴的气势突然出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