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剑峰争夺
    就在楚泽眼前一抹带着寂灭光芒的灵气洞穿了马五的眉心,连一声惨嚎都没有发出这名带着怒气的六级特殊修士就成为了天地间逸散的灵气,寂灭光芒直接腐蚀掉了马五的神魂与身体就连冥冥中一丝灵识都彻底湮灭。

    一阵阴风呼啸伴随着寂灭的气息出现一道被黑气包裹的身影出现在大殿中,山呼海啸一样的气势突然碾压了整个大殿凝魂境后期无比凝实的神魂让大殿内所有人的呼吸都是一滞。

    整个大殿中只有秦直与楚泽不为所动秦直是与马幺同为大师马幺也不会在表面上太过威逼,而楚泽完全是用神魂的强大抵抗住了这一股无与伦比的威势,三团黑气遥相呼应慢慢散去以后一名面色阴翳的男子出现在大殿内,黑气散尽以后男子面色缓和了很多气息也慢慢撤去,一击灭杀了马五后似乎不为所动而右边袖角上五道青色纹路也表明了此人是五级特殊修士。

    一个六级修士看着这名男子似乎是想起了男子的来历颤颤巍巍的低喃道:“居然是被誉为北元宗千年第一鬼才的九转三风马幺在伪凝魂突破到凝玉大师,更是被封为了北元宗荣誉长老如今已经快要到五级凝玉修士中期,自创的九转三风凝玉术可以做到一化一百五十而且能让灵玉的灵气提升四成,即便是在整个北大陆的特殊修士中也是有着赫赫凶名……”

    这名修士的话音一出整个大殿中顿时安静了起来,袖角的青色纹路代表的正是五级凝玉大师就连修为气息也是到了凝魂后期,凝玉大师与其他特殊大师的区别也就在这里显现出来,秦直在结丹境突破到五级炼丹大师只是被称为惊才绝艳,因为北元宗中很多炼丹修士在筑基初期时通过紫气魂火都可以通过考试。

    而在凝玉大师中迄今为止北元宗有记载的凝玉大师中最快的也是在结丹后期突破到凝玉大师,不说五级凝玉大师的名头就只是马幺这份天资北元宗都会倾力保护。

    这种人即便是灭杀一百个马五都没有人敢找问题,但是最关键的马五的靠山就是马家中唯一一个五级中期的凝玉大师,敢于直接灭杀马五的恐怕现在只有这马五的靠山了,即便是执法堂面对马五也要考虑一下马家这位凝玉大师,所有人都是无比震惊五级炼丹大师都是无比尊崇更何况是凝玉大师。

    “在下北元宗第五峰荣誉长老五级凝玉大师九转三风马幺不管任何特殊修士,敢于对更高阶的特殊修士出手都没有任何缘由可以原谅,能够抗住我一道神识的筑基强者就是北元宗要倾力保护的,晨柳影作为执法堂的玉衣执事难道不明白这一点么,你在忌惮着什么难不成执法堂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职责所在?”

    淡淡的话语落下一股威势再次降临大殿中最凶猛的妖兽似乎突然觉醒了,所有的人闻言都有些无奈这马幺这问的不是废话么执法堂除了忌惮凝玉大师以外,难不成还忌惮一个已经犯了北元宗门规的六级凝玉修士不成,只不过这种想法也只能是想法了明白这马幺倚老卖老是一回事敢于出言点名就是另一回事。

    马幺出手也没有对付楚泽反而把一切的事情推到了执法堂身上,这种质控也只是一种权宜之计执法堂也不会处置晨柳影,而马幺只是为了让自己不再显得尴尬找的一个借口而已。

    身为荣誉长老马幺自然不会在这里直接出手而是先要撇清自己,毕竟楚泽筑基的神魂已经让马幺感到了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这种感觉代表的是北元宗新一代绝强者崛起的前兆。

    更何况楚泽第七峰行走的身份代表的是第七峰要是光明正大的对上楚泽,马幺也有些难以为继毕竟第七峰的人随便出来一个都不是马幺可以对付,晨柳影也是面色一滞面对这种没有来由的质控也有些无奈,正要出言辩解时突然被跨出两步的楚泽给拦住了。

    “这位长老说的也有道理只不过强者的话长老确实谬赞了,楚泽只不过是北元宗中普通的一个筑基弟子要是这样都可以被称作强者,那么想来马长老应该是没有见过什么强者了,而且将所有的事情推到执法堂身上就有些不合适吧,刚才发生的一切与执法堂没有关系反而是马五借着宗门中,对于特殊修士的保护想要铲除另一个特殊修士故作无比高贵,而且执法堂对于六级以上的特殊修士没有直接处置的权利,到了现在楚泽却想用第七峰宗门行走的身份让执法堂调查一下,有人敢于在第五峰中擅自击杀北元宗特殊修士。”

    楚泽淡淡的话语也将马五的话批判的一无是处如此的胆量,让大殿中所有的修士都无比惊讶只是一句马五没有见过什么强者,都令大殿中所有的修士无比赞叹修炼界中愚蠢的人不多楚泽更不像是蠢人,最后一句话更让整个大殿中陷入了无比诡异的气氛中。

    楚泽眼中一动并没有理会旁人的看法与马幺撕破脸只是因为楚泽,不想因为一个区区的五级凝玉修士而欠了执法堂一个人情,毕竟如今的执法堂虽然还处于中立但是楚泽与执法堂的纠葛也是极深,要是今天让晨柳影抗下了这件事情就欠了执法堂一个人情。

    手中第七峰行走的玉牌似乎感受到楚泽的呼唤一道磅礴的力量突然出现,这股属于第七峰的力量直接禁锢了面前阴森可怖的马幺,大殿中也是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楚泽出手如此的快,直接引动了属于第七峰的力量镇压了毫无防备的马幺。

    所有人这才想起来宗门行走代表的含义是什么那就是一座剑锋的象征,虽然只是一个虚衔但是对于北元宗来说宗门行走没有具体的义务但是什么事情都能插上一脚,总共八名行走以北元宗行走为首也算是对外扬名修炼界对内监察七大剑锋。

    顶着第七峰行走的身份楚泽已经代表了第七峰一整个剑锋,按照规矩自然可以命令执法堂但是这种权利很久没有人使用了,一旦用出也让所有人想起了第七峰那些怪人的狂傲,原本所有人都以为当年的其余行走狂傲但是现在看来第七峰的行走一个比一个狂傲。

    马幺的面色也是一瞬间冰冷下来不愿意得罪楚泽并非是无法对付楚泽,这一句话一出来让双方已经无可回转以马幺的身份直接毙了马五,而且没有主动找楚泽滋事已经是极为友善了。

    就在殿内的气氛越发鼓荡时远处一道身影也是飙射了过来:“北元宗内门第五峰宗门行走景风降临所有人各安其事,北元宗长老马幺斩杀特殊修士此事已经被执法堂列入调查。”

    浩大的声音响起也让殿内似乎有恢复了原本的嘈杂,第五峰行走出关那么这件事情就是第五峰和第七峰的交涉,也就是北元宗中宗门内部牵扯的事情与这些算是半个北元宗弟子的特殊修士已经没有关系。

    楚泽把这件事情硬生生的从特殊修士守护的势力扯到了北元宗内部的纠葛,把马幺凝玉大师的身份直接忽略只是点明了马幺是北元宗的长老,如此的话就算是北元宗的人斩杀了特殊修士即便是马幺也是瞬间明白了一切。

    景风突然出现头顶高冠身穿宗门华衣眼中闪烁着精光气息无比凝实,这些行走的实力或许不高但是在每个剑锋中年轻一代是绝强的第一人,样貌也极为俊朗腰间一柄赤红色长剑以及一块五级巅峰炼丹大师的腰牌,让景风只是平静的站着一动不动就可以威势逼人,而景风的出现也让马幺的眼中平缓了很多只要可以被第五峰的行走带回这次的事情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若是被楚泽带走以第七峰的名义转送到执法堂的话那么意义就不一样了。

    而景风一出现气息一动直接抓过一块楚泽凝练的灵玉,放在手中感悟半响以后眼中闪过了惊骇如此精纯的灵气已经不止是灵玉化碧这么简单,而是更深一层的灵玉碧心在提升灵气纯度的同时更让灵玉本身更好一些,楚泽的手段这已经不是在凝练灵玉完全是在创造灵玉,景风压下心底的惊骇再也没有小看楚泽的意思赶忙对着楚泽轻轻一拜礼数做的极足。

    “与第七峰楚师弟第一次相见也让景风明白了灵玉化碧真正的含义,以楚师弟的潜力只怕不仅会刷新北元宗有史以来最年轻分凝玉大师记录,更会让整个北大陆的这种记录再次被刷新,只不过景风如今还有个不情之请现在的事情既然是北元宗内部的事情还请楚师弟将马长老移交给第五峰。”

    景风说完也是讪讪一笑自然明白这事情即便是楚泽也不会轻易同意的,毕竟马幺与楚泽已经是势不两立了而第五峰偏帮太过明显了,楚泽还没有开口又有一股气息突然降临在第五峰大殿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